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不甘寂寞的老丈人!

      李泽轩明白韩里正之所以不经常过来,主要是不想打扰他们夫妻二人的生活,但他觉得没这个必要,本来都是一家人,何必要弄得跟两家人一样!
  
      再说了,他跟韩雨惜的夫妻生活一般都在晚上,白天也打扰不到啊!
  
      韩里正神色有些讪讪,他咳了一声,说道:“这丫头,唉,也怪老夫的确很少往云山这边来,不过往后,老夫就是想来也很少有机会过来了!”
  
      李泽轩奇怪道:“这是为何?难道岳父要出远门?”
  
      韩天虎道:“先不提这个!福管事有事找你,还是先说他的事吧!”
  
      李泽轩只好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将目光投向了福伯。
  
      福伯这时说道:“少爷,先前你让老朽挑选四人去宜芳县打理矿场,老朽今日将人给带来了!这是倪太峰,他是姚杰,他是余兴振,他是尚仁光,都是工坊的老伙计了,完全能够独当一面!”
  
      福伯一边说,一边指着他带来的那四个中年男人介绍道。
  
      这个倪太峰,李泽轩倒是认识,之前炎黄书院建设兵团的第五团团长,就是倪太峰。这人技术高超,可是工坊内的“技术骨干”!
  
      “嗯!你们可知这一行的任务?”
  
      李泽轩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下,然后问道。
  
      倪太峰道:“回侯爷,福管事在来之前已经跟我们交代过,我们都清楚此行的任务!”
  
      “那你们可知,到了那边,若是事务繁忙的话,很有可能在年前赶不回来?”
  
      李泽轩又问道。
  
      四人面色一滞,最终倪太峰咬牙道:“侯爷的大事重要,对倪某来说,在哪里过年都是一样的!”
  
      “侯爷,姚某也无所谓!”
  
      “余某也是!”
  
      “尚某也是!”
  
      其余三人也纷纷表态道。
  
      因为他们都知道能当面为李泽轩办事,是多么难得的一次机会。
  
      “好!四位师傅放心,你们的付出,本侯都记在心里,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李泽轩点头赞赏道。
  
      “侯爷言重!”
  
      四人忙客气道。
  
      李泽轩又看向福斌,道:“小斌,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福斌眼中隐隐有一丝兴奋之色,他道:“少爷,俺都准备好了!彪子那边也没问题,我们随时可以动身!”
  
      李泽轩满意道:“那好!宜早不宜迟,你们明日便动身!对了!小斌,我还有一事要交给你!待少爷我去拿一样东西!”
  
      “相公!妾身去拿吧!”
  
      正巧这时韩雨惜用托盘端着六杯热茶过来了,福伯、韩里正,以及倪太峰、姚杰、余兴振、尚仁光,六个人一人一杯,福斌是小辈,在这里自然没有茶喝,至于李泽轩,韩雨惜知道他不喜茶汤,也就没多此一举。她听到李泽轩跟福斌说的话后,连忙将这活给应承了下来。
  
      片刻后,她从书房内拿出了一摞图纸,以及,一张地图。然后她将地图递给李泽轩,道:“嗯,相公,你是不是要这个?”
  
      她不仅知道李泽轩要让福斌去挖铝土矿,还知道李泽轩这几日辛辛苦苦画的图纸都要交给福伯,所以她一并全给拿出来了。
  
      至于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当然是李泽轩跟她说的啊!
  
      “嗯!就是这个!”
  
      李泽轩接过地图,赞赏了一句,然后对福斌说道:“来,小斌,看这里!”
  
      福斌好奇地将脑袋凑了过去,盯了半天,他才道:“少爷,您给我看朔州的地图干嘛?”
  
      “嘿!当然是挖矿啊!”
  
      李泽轩一想起他老同学家的矿要被自己给挖了,就忍不住有些想笑,他用铅笔在朔州的地图上圈了一个圈,说道:“这里,对,应该就是这里!明日你们几人骑快马先去朔州,就在我画的这个地方附近,应该会有一种白色或者灰白色的土,尽快给少爷我挖一批回来!”
  
      “啊~?挖挖土?少爷,俺俺没听错吧?”
  
      福斌闻言,顿时傻眼,他非常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道。
  
      屋内其余人也是一脸好奇,纷纷将目光投向李泽轩,想要听一个解释。
  
      李泽轩没好气道:“你没听错!这东西我有大用,至于什么用,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诺,地图你拿着,现在赶快回去收拾收拾,明日一早你就跟彪子他们一起动身!”
  
      福斌揣着一肚子疑问,闷声应道:“是!少爷!”
  
      然后他跟福伯道了一句别,便出去了。
  
      倪太峰四人,见这里没他们什么事了,便也提出了告辞,屋内瞬间就只剩下三人了。
  
      “少爷!你为何如此确定那个地方有白土矿?”
  
      福伯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呵!我要说做梦梦到了,福伯您老肯定不信!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这个的确是做梦梦到的!”
  
      李泽轩先是煞有介事地思索了一下,然后猛然又故意“皮了一下”!
  
      福伯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真想拧着李泽轩的耳朵,质问道:你受的是什么教育?咋就这么皮呢?
  
      咳咳,前提是他得知道皮是啥意思!
  
      “小轩,这次老夫也随着他们一起去宜芳县吧?”
  
      旁边半晌没吱声的韩里正,忽然说道。
  
      “啊?爹,你”
  
      韩雨惜吃惊地张着小嘴巴,一脸的不解。
  
      李泽轩闻言,这才明白先前最开始的时候韩里正说的那句“往后老夫就是想来也很少有机会过来”是什么意思了,连忙拒绝道:“别啊!岳父!这人手已经够了,您老在家享清福就是了,何必要大老远地来回奔波劳累?”
  
      韩天虎拍开了女儿的手,然后说道:“呵呵!这不是趁着还能干些活,想帮贤婿你减轻减轻负担嘛!再说如今铁蛋入了炎黄书院,雨惜嫁给了你,老夫再无牵挂,正好去河东道帮助少爷照看矿场!”
  
      “那庄子上怎么办?”
  
      李泽轩不太想自家老丈人跑那么远去干活,于是想尽办法找借口,道。
  
      韩天虎道:“少爷不必忧心。我已将韩家庄的所有事务全部交给汉云老弟了,肯定不会出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