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袍泽!

      “爹!您的腿不好,怎么能去那么远!”
  
      云山别院,李家正厅。
  
      韩雨惜听自己老爹的意思是执意要去河东道,忍不住出声道。
  
      韩里正笑着说道:“雨惜,你爹可没那么娇贵!再说老夫去河东道只是帮小轩打理矿场,又不是去打仗,腿脚上的这点旧伤不碍事的!”
  
      李泽轩有心再劝,只听韩里正又说道:“当年大唐与突厥那一战,不知多少将士埋骨河东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夫市场还能在梦中见到昔日的袍泽,这一去,老夫也正好带上几壶好酒,去祭拜祭拜弟兄们!”
  
      武德五年,颉利可汗撕破与大唐的和平条约,发兵数万人,连同流亡的刘黑闼,进攻大唐帝国河东道的新城,李渊派三路大军出征,太子李建成出豳州道,秦王李世民出秦州道,分别抗击两路突厥大军。另调遣云州总管郭子和赴云中,掩击颉利可汗大军;左武卫将军段德操则奔夏州,以断突厥人的退路。
  
      当时秦琼身为李世民账下大将,自然是一起出征,而韩天虎作为秦琼的亲卫,自然也是要常伴左右。也正是那一战,韩天虎为了救秦琼而被敌人一箭射穿大腿,彻底成了瘸子!
  
      即便如此,他也算是幸运了,因为那一战,大唐折损将士数千人,他能最终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在古代,战争结束后,阵亡将士的遗体是不可能全部运回去的,也不现实,一般情况下本方战死士兵会被就近集体掩埋,高官和将领的遗体才会被运回朝廷,所以当年战死的士兵,都埋在了河东道与突厥的交界处。
  
      李泽轩听罢默然,终于不再劝阻,这个世上除了亲情、友情、爱情外,还有一种更为纯粹、热血的情,那就是战友情!一同上过战场的人,他们之间,真的是比亲兄弟都要亲,是真正可以将后背毫无顾忌地交给彼此!
  
      顿了顿,李泽轩看了看韩雨惜,见后者的脸上虽有不舍,但更多的却是理解与释然,他便扭头对韩里正道:“那岳父就去吧!矿场那边,我会吩咐倪太峰他们都听你调令,在那边若是有什么事,您老就找福斌,那小子对岚州一带的地方官府还挺熟的!”
  
      闻言,韩里正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期待与兴奋,他点头道:“嗯!放心!老夫这一生什么没见过?出趟远门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李泽轩想了想,忽然道:“岳父,你去了河东道后,记得吩咐倪太峰他们千万不能苛待矿工,都是在地里刨食的人,都不容易!”
  
      这句话让韩里正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最终他还是点头应道:“这个是自然!”
  
      其实他是不知道李泽轩的一番苦心,自从中国古代的矿产利用越广泛、采矿技术越来越发达之后,越来越多的矿场主就使劲招人采矿,但他们其中大部分都喜欢克扣矿工的工钱与伙食,而且还过分压榨矿工的力气,使得明朝时期,出现过不少次矿场矿工起义的事情。
  
      李泽轩这番交待也是防患于未然啊!
  
      韩雨惜这时插话道:“爹!那您年前一定要赶回来!女儿、铁蛋还有娘亲都等着你回来过年呢!”
  
      听到韩雨惜提起亡妻,韩里正的眸中立马闪过一丝温柔,他郑重地点了点头,斩钉截铁道:“好!爹年前一定赶回来!”
  
      说罢,他起身道:“小轩,你与福管事且聊着,老夫这就回去收拾收拾,明日就跟福斌他们一起动身!”
  
      显然,他也看出来李泽轩跟福伯还有要事要谈的。
  
      “这!岳父不如留下一起用午饭吧?”
  
      李泽轩挽留道。
  
      韩雨惜也眼巴巴地望过来。
  
      韩里正却道:“哈哈!不了!不了!老夫还得去长安买些东西,你们吃!”
  
      说完这句,他看向李泽轩,顿了顿,莫名地感叹道:“小轩呐!雨惜嫁给你,是这孩子的福气,老夫从不会说让你好好善待她,因为老夫明白你是个心善之人,即便老夫不说,你也会善待于她!这孩子比当年她娘有福气!呵呵!”
  
      一声叹息,韩里正摆了摆手,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他的背影看上去竟然有着三分凄凉!
  
      “相公......”
  
      韩雨惜的心中,莫名地有些酸楚,她看向李泽轩,泪眼朦胧,却欲言又止。
  
      “没事!岳父大人应该是想岳母了!”
  
      李泽轩fu摸着韩雨惜柔顺的长发,安慰道。
  
      “咳咳!”
  
      眼看这一对小夫妻竟然把自己这个老人家给忽略了,福伯连忙干咳一声,不然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二人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呢!
  
      “少爷!关于炼铁厂的事情,不知你可否有思路了?”
  
      福伯见这夫妻二人终于注意到自己了,连忙出声问道。
  
      李泽轩回过神来,从韩雨惜手中接过一摞图纸,递给福伯道:“有思路了!诺,福伯您老看看!”
  
      厚厚的一摞图纸,陡然落在了手上,福伯忍不住吃了一惊,“这么多?少爷您难道几个月前便开始筹备炼钢事宜了?”
  
      言语之间,倒是有些对李泽轩深谋远虑的敬佩之情,说实话他的确知道李泽轩画图纸画得快,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泽轩会画的这么快!他手上的图纸少说也有两三百张啊!!
  
      “哪是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他这是两三天前才开始动手画了,连续两宿都没睡好觉了!”
  
      韩雨惜听福伯这么说,忍不住没好气道。
  
      一般情况下,李泽轩与人谈正事的时候,她是很少插话的,这次她见李泽轩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委实是有些生气!
  
      “什么?两...两三天?”
  
      福伯真真正正地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图纸都差点被他摔在地上了,也幸亏他没有心脏病什么的,不然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晕过去了!饶是如此,他也被吓得够呛,两三天就能画出两三百分如此高质量的图纸,福伯心里不禁自语道:难道自家少爷是个长了八只手的怪物吗?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