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不如同睡!

      “少爷!您两宿没睡?那您快去休息吧!炼铁厂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福伯才“捕获”到了先前韩雨惜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也是最重要的一层意思,他连忙对李泽轩说道。
  
      李泽轩摇头道:“当然不是完全没睡,中途有小憩过!先不说这个,福伯您老先看看图纸,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咱们再一起商讨,炼铁厂的事情必须尽快提上日程!”
  
      “那...好吧!”
  
      见李泽轩如此坚持,福伯知道事不可劝,便低下头开始看起图纸。
  
      李泽轩给的图纸,摆放顺序都是很有讲究的,先整体,再具体,福伯首先看到的便是日后炼铁厂的整体布局图,接着才是各部分的整体构造图,再接着是一些关键部件的具体结构图。
  
      随着图纸一页一页的翻动,福伯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一座迥异于这个时代风格的庞大炼铁工厂(干了一辈子的工程,这种以图现形的本事,福伯还是有的),一座高耸的铁炉立在工厂中央,一根根管道从高炉的身体内引出,就如同老树的根茎一样,密密麻麻地盘踞在周围,两个大烟囱更是高耸入云,恨不得插入云端,正朝着苍天不断地吐着浓烟,工坊内各种机器的运转声,轰轰隆隆,不绝于耳!
  
      福伯心中震惊异常,显然李泽轩这个炼铁厂不是在小打小闹,其规模之大,绝对是整个大唐数一数二的存在!只是这种炼钢方法,怎么让他觉得好生熟悉呢?
  
      “少爷!这看起来怎么有些像是竖炉炼铁?”
  
      福伯忽然想了起来,出声道。
  
      中国是世界最早使用竖炉炼铁的国家。我国古代冶炼生铁主要使用竖炉,炼铁竖炉是从炼铜竖炉发展起来的。春秋末年便出现了竖炉冶铸生铁的方法了,不过这种方法直到北宋年间才彻底普及。
  
      竖炉炼铁是一种经济而有效的炼铁方法。从上边装料,下部鼓风,形成炉料下降,和煤气上升的相对运动。燃烧产生的高温煤气穿过料层上升把热量传给炉料。其中所含一氧化碳同时对氧化铁起还原作用。这样燃烧的热能和化学能同时得到比较充分的利用。下层的炉料被逐渐还原以至溶化,上层的炉料便从炉顶徐徐下降,炉料被预热而能达到更高的温度。
  
      高炉炼铁脱胎于竖炉炼铁,但其在某些结构上的优化,使其炼铁效率与炼铁质量都远远优于竖炉炼铁!
  
      李泽轩笑道:“这可不完全是竖炉炼铁,福伯您老仔细看看,应该能分辨出其中的差别!我管这种炼铁炉叫高炉!”
  
      福伯闭目凝思片刻,随后睁开眼道:“的确有许多不同之处!但老夫却不知道这些不同之处究竟是好还是坏!”
  
      李泽轩自信道:“当然是好的了!”
  
      说着,他指着一张图纸,道:“就比如说这高炉的进气道,它最后入炉前的那段我将之并在一起,下方设有和进气道隔离地火池,内盛煤炭,空气在进炉前,就被加热到很热很热,甚至能直接融化铁!如此一来,炼铁效率将会得到极大提高!”
  
      空气预热,这是现代钢铁生产中提高炼铁效率地最关键一步,高风温也是现代高炉炼铁的主要技术特征之一。
  
      首先,高炉冶炼所需要的热量,一部分是燃料在炉缸燃烧所释放的燃烧热,另一部分则是高温热风所带入的物理热。热风带入高炉的热量越多,所需要的燃料燃烧热就越少,亦即燃料消耗就越低。因此,提高风温可以显著降低燃料消耗和生产成本。
  
      除此之外,提高风温还有助于提高风口前理论燃烧温度,使风口回旋区具有较高的温度,炉缸热量充沛,有利于提高煤粉燃烧率、增加喷煤量,还可以进一步降低焦比。
  
      所以空气预热是高炉实现大喷煤操作的关键技术,也是高炉炼铁发展史上极其重要的技术进步。在李泽轩印象中,至少在工业革命以前全世界都没掌握这门技术。
  
      福伯好似有些明悟,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少爷所言,似乎颇有道理,或许可以一试!”
  
      李泽轩笑道:“其实这高炉的好处远不止这一点,日后福伯您自会慢慢察觉的!眼下当务之急是先把这个炼铁厂给建起来!至于炉子内部的,我打算用朔州那边的...白土矿来做耐火材料,等小斌将土运回来后再说!福伯您老现在主要任务是先看看依照这图纸,炼铁厂的建造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
  
      第一座炼铁高炉,李泽轩并没有打算建很大,他在图纸上所规划的高炉,有效容积不过百十来立方,在现代社会,世界上有效容积最大的炼铁高炉乃是中国沙钢华盛的高炉,有效容积达5860立方米,年产钢铁两达近三千万吨!
  
      所以他的这个炼铁厂,搁在现代不过是一个小作坊而已!但在古代,绝对是一个巨无霸般的存在!
  
      “唔......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最多便是麻烦些罢了!老夫近日尽快着手召集工匠筹划此事,少爷您先好好休息,别把身体给累坏了!”
  
      福伯又翻阅了一遍图纸,认真地琢磨了许久后,说道。
  
      李泽轩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相比于大多数的穿越者,他绝对算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一个工坊,身边有许多极为优秀的工匠,很多新想法他只需要将图纸给画出来,他背后的工匠们便会想方设法地将他的心想法给实现了,他自己只是费点心神画图纸罢了!
  
      “呵呵!多谢福伯关心,我身体还好着呢!倒是您老也要注意身体啊!千万别太劳累!”
  
      李泽轩温和一笑,道。
  
      福伯摇了摇头,随后起身道:“少爷不必挂念老朽,我这身老骨头是越动弹越来劲,若让我成天躺在床上,反而会躺出病来,少爷你歇息吧!老朽会工坊安排了!”
  
      李泽轩连忙起身送别。
  
      片刻后,福伯消失在了夫妻二人的视野中,只听韩雨惜道:“相公还不乖乖去歇息,难道非要妾身去寻.....”
  
      寻短见三字还未说完,李泽轩便已经用手堵住她的嘴,“嘿!你呀!又要瞎说什么?走走走!咱们回去,独睡不如同睡啊!哈哈!”
  
      “唔....不要~!”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