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二十章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醉仙楼昨日午后收到的豆芽足足有六百多斤,刘掌柜本以为怎么说也能撑个三五天的,可结果却大出他所料,因为六百多斤豆芽,在醉仙楼只撑了两个多时辰!
  
      对,你没听错!只撑了两个多时辰!!
  
      从上午临近午时(上午11点)第一盘豆芽端出去开始算,到申时(下午3点)左右豆芽全部炒光为止,真的只用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
  
      醉仙楼所有的厨子炒菜炒的手都酸了!!
  
      “不是,刘掌柜!这才申时,你们的兄弟连心就全卖光了?”
  
      有些知道消息较晚的人,好不容易排到队,却被告知豆芽已经卖完,便忍不住对刘掌柜说道。
  
      刘掌柜苦笑道:“朱老爷,实在不好意思啊!今日买兄弟连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您明日赶早来,肯定能买到!”
  
      那朱老爷叹了口气,遗憾道:“唉!失策失策啊!上午去了趟城外的庄子,回城听说醉仙楼这儿有卖新鲜蔬菜后,老夫就立马赶过来了,没想到却还是没赶上!我说刘掌柜,您明儿可一定要多准备点啊!别又卖光了!实在不行您到时候卖贵点,那样自然就不会就被抢光了嘛~!”
  
      这话一出,许多家里不差钱儿、今日却没买到兄弟连心的人,纷纷附和道:“是啊!刘掌柜!你明天一定要多准备些兄弟连心!卖贵点都可以!”
  
      “没错!六百六十六文钱一份儿实在是太便宜了!照我看,这种新鲜蔬菜至少得卖上一贯钱!”
  
      这些人这么一说,那些家境并不富裕、只是想过来“奢侈”一回、买盘豆芽回去尝尝鲜的百姓,顿时就有些急了,不过在这些富人面前,他们穷人向来是没发言权的,因此只能眼巴巴地看向刘掌柜。
  
      刘掌柜连连摆手,道:“哎!使不得!那可使不得!这兄弟连心的售价是我家侯爷亲自定的,刘某可不敢擅自更改~!况且我家侯爷一向心善,希望能帮百姓做些实事!现在六百多文的价格我家侯爷都觉得有些贵了,要不是考虑到成本问题,这价格说不定会更低!老朽又怎敢违逆我家侯爷的意思,而擅自降价呢?”
  
      此言一出,百姓们纷纷欢呼起来,“永安侯可真是大善人呐!先前为咱们老百姓造曲辕犁,后来又降书价,办书院,免费招收穷苦人家的孩子入学,现在还想让我们穷苦百姓能在冬日尝一尝新鲜蔬菜!真是上天给我们派来的大善人呐!”
  
      “谁说不是呢!俺妹夫他家就是侯爷的庄户,听他说,侯爷对他们可好了!不仅免利息借给他们钱,还给他们免了好多租子!”
  
      “你这算啥?俺隔壁刘老二家的那小子,今年考进了炎黄书院,不仅不要钱,反而还在书院里挣了三十贯钱呢!”
  
      “嚯~!还有这等事?真的假的?”
  
      “还能骗你不成?听说那孩子月考考了前十,那三十贯是侯爷赏给他的奖金!”
  
      “这孩子可真有出息!”
  
      “切!应该是感谢侯爷给了那些孩子学习的机会啊!”
  
      刘掌柜是鸡贼的,他利用这小小的一个细节,在老百姓面前给李泽轩刷了一波声望;
  
      百姓们是淳朴的,也是健谈的,他们从豆芽定价的这件小事上,感念李泽轩的恩德,扯着扯着,却扯到了书院最近的奖学金事件上了,李泽轩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瞬间又高大了几分!
  
      ………………………………
  
      “什么?八百多斤豆芽,今天全给消耗完了~?”
  
      傍晚,云山别院。
  
      李泽轩听到三宝给传来的消息后,惊讶地出声问道。
  
      八百多斤豆芽啊!按照醉仙楼菜品的份量,一斤豆芽可以炒两盘,八百多斤就是一千六百盘!
  
      一千六百盘豆芽,居然一顿饭就给卖光了?
  
      就算是前世的那些大酒楼,也没有一样菜能卖得这么火爆吧?
  
      更何况这豆芽菜的定价并不算便宜啊!
  
      三宝兴奋道:“是的!少爷!刚刚刘掌柜到府上要货,说是再多给点,于是老夫人就将今天收的豆芽给了他一千斤,剩余的两百斤给运到书院了!少爷您当初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三宝真是佩服的六体投地!”
  
      李府的这些豆芽,极大部分都是他们这些下人动手发的,如今豆芽热卖,依照李老爹跟李夫人的性子,绝对不会亏了他们这些“有功之人”的,所以三宝此刻有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还是李泽轩的“舔狗”!
  
      李泽轩没好气地一巴掌呼在三宝的后脑勺,道:“什么六体投地?是五体投地好不好?你小子以后有空多读点书!知道吗?”
  
      “是是是!少爷您教训的是!小的有时间肯定多读书!”
  
      三宝连忙点头,嘻嘻笑道。
  
      李泽轩背着双手,沉吟道:“让府上的下人最近多发些豆芽,尽快将府内仓库的大豆全部用完!”
  
      “是!少爷!”
  
      三宝下意识地点头应了一声,可随即又觉得李泽轩话里的意思有些不对,便疑惑道:“少爷!您...您的意思是,不打算再买大豆了吗?”
  
      “嗯~!”
  
      李泽轩在想其他事情,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三宝却有些难以接受了,他焦急地问道:“少爷!为啥不再买大豆了啊?这豆芽这么挣钱,俺先前都算过了,一斤大豆可以发十斤左右的豆芽,能卖一万多文钱,可一斤大豆只要八文钱,这么挣钱的生意,少爷您怎么能说做就不做了啊?”
  
      李泽轩回过神来,见三宝这副“委屈巴巴”的可怜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他道:“呵!你小子这算术还可以啊!跟谁学的?”
  
      三宝脸上却没有丝毫被夸赞的喜悦,而是低着头回道:“是小姐之前无聊的时候教的小的!”
  
      兰儿?
  
      李泽轩一怔,摇头一阵失笑,随即,他看向垂头丧气的三宝,朝后者腿弯上不着痕迹地踹了一脚,道:“行了!做人要知足!咱们府上总不能做一辈子的豆芽生意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快滚回长安去!”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