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竖子好狠!急流勇退! 二合一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西市,醉仙楼。
  
      “呃……刘掌柜您不知道吗?俺还以为您知道呢!嘿嘿嘿!”
  
      面对震惊的刘掌柜,胡汉云挠着头,嘿嘿笑道。
  
      刘掌柜满脸黑线,我知道什么?难道我应该知道什么吗?你倒是快说啊!
  
      “老胡,你……”
  
      刘掌柜刚想发问,这时门外又来了好几个庄户,有韩家庄的,也有梅村的,还有一些他不是很熟悉的庄户。
  
      “刘掌柜,您要豆芽不?俺这儿有五十多斤!新鲜的呢!”
  
      “俺这儿有七十斤!刘掌柜您要不?”
  
      听着庄户们七嘴八舌的吆喝,刘掌柜恍惚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看着老胡,不确定地问道:“老胡,少爷把发豆芽的法子全部教给你们了吗?”
  
      事到如今,貌似只有这么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老胡点头道:“对!少爷早在四天前就让少夫人把发豆芽的法子教给我们了!庄户们这些天买来大豆后,基本上哪里都没去,就在家里发豆芽!这不,豆芽一长出来,俺们就送到您这里来了吗?无论怎么说,咱们都是少爷的庄户,肯定要先紧着醉仙楼和炎黄书院这边的需求来啊!”
  
      刘掌柜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昨天他找李泽轩的时候,后者不慌不忙,好似成竹在胸呢!
  
      “好,好,好!老夫还正愁上哪买豆芽呢!老胡,你们都进来吧!这些豆芽醉仙楼都要了!”
  
      刘掌柜捋须大笑道。
  
      老胡他们呼啦啦地将豆芽全给挑了进来。
  
      这些庄户们也懂的知恩图报,知道醉仙楼是李家的产业,所以豆芽卖给刘掌柜的价格只有二十五文钱一斤,这个还是刘掌柜过意不去,好说歹说上调了五文钱,按他们起初的意思是只卖二十文钱一斤的。
  
      “嘿!老胡!侯爷对咱们可真是没说的!就卖这一趟豆芽,少说也能挣一贯钱,抵得上俺往常半年挣的了!”
  
      回韩家庄的水泥路上,刘家庄的一个庄户忍不住跟老胡感叹道。
  
      “老刘啊!少爷对自家的庄户当然没得说,你们跟少爷时间久了,自然就会知道少爷的好!”
  
      老胡淡淡地笑道。
  
      “诶!你们说这豆芽要是卖到其他酒楼,那得卖多少钱?”
  
      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空气陡然凝重。
  
      胡汉云面色一变,他顿住脚步,见四周没有别人,他沉着脸,说道:“做人要讲良心!俺老胡是二十多年前才搬到韩家庄的,先前在其他地方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个主家,但哪个主家特娘的不一直是想着怎么吸大家的血?俺老胡敢说,没有一个主家,能像少爷一样真心对咱们庄户!
  
      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发豆芽的法子有多值钱,但俺前两天听人说崔家的人,出了三千贯想买这秘方!可少爷呢?少爷一文钱都没找咱们要,直接就将这法子教给了咱们!如今发出了豆芽,其他酒楼的收购价的确有可能更高一些,但侯爷这么对咱们,你们有人却为了多挣几十文钱想把豆芽卖给别人,你亏不亏心?
  
      俺胡汉云今天先把丑话给撂在这儿,这八个庄子中任何一个人,谁要擅自将豆芽卖给其他酒楼,俺老胡第一个去他家把他的腿给打折!无论你是去报官,还是请人来报复,老子都认!不过以后要是还有这种情况发生,老子绝对还是要去揍你!除非醉仙楼跟炎黄书院那边收的豆芽足够多了,咱们才可以将豆芽卖给其他酒楼!但价格绝对不能比卖给醉仙楼的便宜!”
  
      老胡的话掷地有声,他面前的十几个庄户,闻言均是面色一肃,刘二爷上前狠狠地冲老胡胸口锤了一拳,然后冲众人大声道:
  
      “小胡说的没错!有些事情,少爷他不在乎,他也不会跟咱们说,但咱们既然受了少爷的恩惠,就绝对不能寒了少爷的心!谁要敢背信弃义,我刘万山绝对不答应!”
  
      “对!谁要是背信弃义,俺刘莽也绝对不答应!侯爷带咱们过上好日子,咱们也得报答侯爷,做人不能亏良心!”
  
      刘二爷可是十里八村响当当的人物,他这么一说,谁还敢不信服?他话音一落,刘家庄的刘莽连忙站了出来,应和道。
  
      他今天卖了一百多斤豆芽,足足卖了两千多文钱,刨去买大豆的成本,净利润也有两贯多了。当初李泽轩鼓励庄户搞大棚的时候,他还出不起搭棚子的钱,如今没想到仅仅是卖了一趟豆芽,就足够他搭三四个大棚了!
  
      幸福来的太快,他正打算着先把当初找李泽轩借的五百文钱还上,然后再整两个大棚,明年绝对有钱能送他家的娃娃上学堂了!
  
      所以,他现在已经成了李泽轩最为坚定的支持者之一!
  
      “老胡跟刘二爷说的对,以后咱们发的豆芽必须优先卖给醉仙楼跟炎黄书院!”
  
      “俺同意!这个必须滴!”
  
      其余庄户都跟在刘莽后面出声附和。
  
      刘二爷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你们一个个儿的回去后都管好自己的嘴,也管好你们婆娘的嘴!少爷虽然没让咱们保密,但这豆芽的秘方,别的庄子上的人要知道一天,咱们就能多挣一天的钱!若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那豆芽肯定会卖得更便宜!”
  
      老胡赞同道:“对!嘴巴都严实点,就跟先前的大棚蔬菜一样,外人无论谁到庄子上,都不许让他们去看!也不要跟其他庄子上的人说起这事儿,说了就是在砸大家的饭碗!”
  
      “没错!谁说出去就是跟我们所有人过意不去!”
  
      “对!必须不能说!”
  
      ……………………………………
  
      在老胡跟刘二爷的宣传动员下,八个庄子的庄户,很顺利地便结成了一个“利益同盟”,约定必须要保守秘密。
  
      长安城内,醉仙楼的“兄弟连心”继续火爆,但今日却来了一个“搅局者”,崔家在东市的酒楼竟然也推出跟“兄弟连心”类似的菜品,他们直接称之为“清炒豆芽”,价格倒还算中规中矩,一百九十文钱一份,比醉仙楼昨日的“兄弟连心”价格便宜了十文钱!
  
      为什么说是昨日的价格呢?因为今日醉仙楼“兄弟连心”的价格又下调了,刚好下调了十文钱,所以两边的价格是一样的了!
  
      不是崔家的人不愿意降价,而是他们为了得到这个秘方所付出的代价太过于昂贵了啊!总得先把本来捞回来不是?要不然等以后豆芽“泛滥”了,价格只会更加便宜,利润空间就会更小了!
  
      显然,经历了这几天李泽轩的一番“狂轰滥炸”,崔君绰已经料到了日后的豆芽价格走势。
  
      不过,他却没料到,李泽轩居然来了一个暗度陈仓,直接将豆芽的制作方法教给了庄户,如此一来,长安城的豆芽价格,将会加速下跌!!
  
      “什么?西市、东市有人在卖豆芽?”
  
      长安城南,东郡公府。
  
      崔君绰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都凉了半截,此时,他算是彻底明白自己上了李泽轩的恶当啊!
  
      “是的,太公!他们应该都是城外的庄户,每个人所带的豆芽还不少!”
  
      崔家家仆躬身道。
  
      “庄户?庄户怎么可能会知道豆芽秘方?你有没有打听过他们是来自哪个庄子上的?”
  
      崔君绰脸色阴沉,崔家虽然有钱,但也不会不把豆芽这种暴利的生意不放在心上啊!而且目前的情况很明显就是他们崔家被李泽轩骗了,骗了整整三千贯!作为一个顶级的世家豪门,如何能忍?
  
      “小的好像看到一个是梅村的庄户,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仆役回答道。
  
      今日刘掌柜从庄户们手中收购了两千多斤豆芽,再多的话,醉仙楼可“吃不下”了,所以剩下的庄户,要么是送到其他酒楼卖,要么就自己拿到西市、东市吆喝着卖。
  
      其他酒楼买到豆芽后,赶忙让自家后厨开始研究豆芽的做法,打算明天也开始加入到售卖豆芽菜的行列;长安城的百姓们见到卖豆芽的庄户后,一般也都会买两斤,回去了好让自家婆娘做着试试看。
  
      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去酒楼吃豆芽的人会大大减少,酒楼的豆芽菜售卖绝对不会再有往日醉仙楼那样的盛况。可以说,豆芽生意最火爆的阶段已经过去,剩下的就只剩下点“汤水”了,而汤里面的“肉”全被李泽轩给捞走了!
  
      “砰~!”
  
      “梅村,梅村!该死!竖子好狠!竟然使出鱼死网破的招数,气煞老夫!”
  
      崔君绰一听梅村,顿时明白了过来,他将桌上的茶盏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愤怒道。
  
      .…………………………………
  
      “鱼死网破?不不不!外祖父,您可能误会了,孙儿这不叫鱼死网破,而是应该叫做急流勇退!”
  
      永乐坊,李府西院。
  
      叶国重听闻韩家庄、梅村、刘家庄等几个庄子的庄户今日在东、西两市开始卖豆芽后,心中下意识地就觉得李泽轩是在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来报复崔家的窃密行为,最后鱼死网破,两家都赚不到钱了!于是,他来到西院,想要问问李泽轩究竟是怎么想的。
  
      李泽轩闻言,却失笑道。
  
      “什么急流勇退?我看你小子就是嘴硬!唉!你们年轻人就是年轻气盛,容易意气用事啊!”
  
      叶国重摇头叹道。
  
      李泽轩只好耐心解释道:“外祖父,您仔细想想,这自从醉仙楼第一天卖豆芽起,咱府上一共挣了两千多贯钱!再加上崔家那些窃密者给我们送来的八千贯,加起来就是上万贯!
  
      小小的豆芽,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带来上万贯的收益,外祖父您真觉得亏吗?先前孙儿已经说过,就算府上的下人不泄露秘方,外面的人在一两个月内,肯定也能摸索出发豆芽的方法!到那个时候,咱们加起来也未必能挣到一万贯!
  
      如今我们不仅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豆芽的收益达到最大化,而且还清理了府上不忠诚的下人,这无论怎么看,孙儿都没有吃亏啊!”
  
      叶国重听得暗自点头,末了,他哈哈笑道:“哈哈!你可真是个鬼灵精!崔家那些人招惹到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喽~!”
  
      说罢,他舒心一笑,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
  
      院门处,李老爹一脸恍然,他拍了拍胸脯,趁叶国重没走过来前,连忙离开了!
  
      他也是听到消息,想过来问问自家儿子到底是咋想的,结果走到院门口发现叶国重也在,他便止住了步子站在院门口偷听。
  
      别看叶国重对李泽轩和眉善目的,那是因为隔代效应,外公一般都比较疼外孙,但对于他这个女婿嘛,不训斥就算好的了……
  
      “这臭小子,现在做事都喜欢瞒着他老子了,害的老夫白担心一场……”
  
      李京墨喃喃道。
  
      虽然言语中有斥责,可这语气嘛,怎么听怎么像是在为自家儿子变得成熟了而高兴呢?
  
      …………………………………
  
      鱼死网破也好,急流勇退也罢,不过是一笔万把贯钱的“小生意”而已,李泽轩没怎么放在心上,他一直在意的是他的“科技树”长得怎么样了!
  
      午后,李泽轩离开长安,去了梅村的奇趣阁工坊,入眼所见便是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工坊内人来人往,西面的院落里已经搭起了架子,地上铺了不少管道,管道的正中央有一个底炉的雏形,福伯正跟一群工匠在比划着什么,李泽轩站在远处,也没去打扰。
  
      没过一会儿,福伯交待完事情,便朝李泽轩走了过来。
  
      “少爷,您来了?”
  
      “嗯!福伯,这进度还不错啊!估计再有不到一个月,炼铁厂就能开始炼铁了吧?”
  
      李泽轩扫了一眼四周,满意道。
  
      “呵呵!差不多吧!咱们工坊这边本来就有不少经验丰富的铁匠,这铁炉的建造只会快不会慢!现在就看小斌那边合适能将少爷先前所说的白土矿给运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