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前车之鉴!

      第二日,《大唐日报》的头条新闻不出意外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代女强人是如何练出来的?——炎黄书院特聘教授墨凌薇!”
  
      “嚯~!炎黄书院啥时候有女教授了~?”
  
      “教授?什么是教授~?”
  
      “嗤~!我说王安福你小子平常少逛逛风月楼,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连炎黄书院的教授都不知道了~!”
  
      “哈哈!说的没错!这小子平常都把力气花在窑姐儿身上了!”
  
      “哼!有事说事,你们几个少扯一些乱七八糟的!”
  
      “啧!这么跟你说吧,教授是炎黄书院里面最高的荣耀,获得教授称号的先生,在书院里面能得到最为顶级的礼遇,优厚的薪俸自是不必说了,除了薪俸,书院的教授还能额外获得一动云山的别院,那可真是太气派了~!”
  
      “云山上的别院?嚯!我先前还远远见过,确实是气派!话说当教授就能有一栋云山别院?那可真是太划算了!改天要不我也去试试~?”
  
      “去你娘的!就你小子这不学无术的样,可别侮辱了教授这两个字!”
  
      “哈哈哈!”
  
      “就是没料到一个女人居然也能成为炎黄书院的教授,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
  
      “不过也说得过去,你看这姑娘可是参与天文望远镜建造的啊!给一个教授不算夸张!”
  
      “天文望远镜?庞兄,能否跟我说说这天文望远镜为何物?”
  
      “天文望远镜啊!这个我听一个人大致提到过…………”
  
      ……………………………
  
      普通百姓大多议论的都是炎黄书院的教授待遇是多么的丰厚,墨凌薇一个女子能成为书院特聘教授是多么令人惊讶!而一些读书人看到报纸后却不乐意了。
  
      “有辱斯文,简直是有辱斯文!永安侯太过分了!区区一个女子居然敢妄称教授,这让我辈圣人子弟有何颜面继续经世治学~?”
  
      国子监,太学馆,一个儒生在课间看完报纸上的头条后,忍不住拍案而起,一脸怒色道。
  
      “怀伯,你说得是不是《大唐日报》今天的那篇新闻?”
  
      另一个儒生起身问道。
  
      名叫怀伯的儒生起身愤愤不平道:“没错,就是那篇新闻!永安侯真乃大逆不道,他怎可将一女子与我辈圣人子弟相提并论~?实在是气煞我也~!”
  
      其实他的全名叫做郑怀伯,乃是荥阳郑家的一个偏房庶出子弟,虽说是庶出的,但头上顶着荥阳郑家这个名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我刚刚也看了那篇新闻,心里也气氛着呢!”
  
      “我也是!永安侯这回实在是有些出格了~!”
  
      “要不然我们一起去永安侯府上讨个说法如何~?”
  
      郑怀伯见教舍内的学生们都是群情激愤,他咬了咬牙,出声建议道。
  
      “好!去找永安侯讨个说法!”
  
      “让永安侯撤销那女人的教授之职!”
  
      “对!必须撤销,怀伯你要去的话,我也一同去!”
  
      先前还吵闹的教舍,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半晌后,一个学生弱弱地说道:“怀伯,我看还是别了吧!上次咱们监内的学生因为工学的事情去永安侯家理论,结果险些被废除了学籍,为首的崔云寒甚至被发配到琼州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句话一出,先前吵得正凶的那几个人,纷纷打了一个激灵,立马想起几个月前李泽轩在报纸上正式提出工学,崔云寒带着一帮学生前去李泽轩府上闹事,结果直接被李二派去的禁卫军“一网打尽”,事后李二不顾崔家老太公的求情,竟然直接将崔云寒流放到琼州!
  
      这可是真正的前车之鉴啊!
  
      而且从之前那件事中,也能看得出李泽轩如今的圣眷是有多隆,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撼动的!他们这些没有功名在身的文人更加不行!!
  
      “启昌所言有理,这事情得从长计议,不能贸然而去啊!”
  
      片刻后,有人“反水”了!
  
      这就是传统的儒学子弟,他们崇尚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一旦发现前方有可能存在危险,他们往往跑得比谁都快!
  
      “对!怀伯,此事得从长计议,不然只会得不偿失啊!”
  
      “要不然我们去崔博士吧?他可是有上书劝谏之权,我们让他帮我们跟陛下进谏此事~?”
  
      郑怀伯心中在鄙视着猪队友们,听到这句话后忍不住眼睛一亮,点头道:“好!崔博士为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咱们一起去找他,他老人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说起崔善友,这货其实也挺苦逼的。先前他联合国子监七大博士弹劾李泽轩,虽然最终把李泽轩给逼离国子监了,但他也没讨到好果子吃,不仅“竞选”国子监司业一职失败,还被李二在圣旨上称之为师德败坏,只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之人,如此一来,他在国子监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就止步于此了。
  
      后面的这段时间,崔善友一直也挺低调的,估计他自己也不会想到,好端端地在家中坐,就有人将“报仇”的机会给他送了过来!
  
      ……………………………
  
      “哇!这个墨姑娘好厉害,凭一介女儿身,居然能有现在这般地位,真的太厉害了~!”
  
      读书人在为墨凌薇“骑到”他们头上而愤愤不平,长安城的女子们则是在仰望墨凌薇的“丰功伟绩”,感叹一个女人竟然也能不输男儿。
  
      长乐宫内,长乐公主在看到报纸上的这条新闻后,也是发出了类似的感叹。
  
      “听青雀哥哥说,墨姑娘乃是出自墨家,精通算术与工程建造,如今她能有这般作为,也是理所当然!长乐若是也有墨姑娘这样的智慧就好了~!”
  
      长乐独自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随风飘落的银杏树叶,忍不住感叹道:
  
      “世人都羡慕我这个大唐公主,却不知我在羡慕墨姑娘这样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能追求自己真爱的自由人啊~!”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