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我劝你善良!
“嚯!韩立,这墨凌薇是你们书院的教授了~?”
  
  长安城南,安乐坊,林家后院。
  
  今日正好是炎黄书院历的周六,铁蛋便过来给林豪辅导功课了。
  
  韩里正去了河东道后,铁蛋不可能一个人住韩家庄,所以他现在住在长安李府,虽然他老姐韩雨惜因为月考成绩的事情训斥了他,但本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原则,他还是来林家履行承诺了。
  
  林豪趁着去茅房蹲坑的间隙,看了看今日的《大唐日报》,这一看差点惊掉了眼球,三下五除二地擦完屁股,他一瘸一拐从茅房出来,然后走到铁蛋身边,瞪着眼睛、指着报纸,不可思议地惊呼道。
  
  铁蛋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道:“这是我们书院的教授,林公子还请不要直呼其名!”
  
  尊师重道,这是每一个炎黄学子必须遵守的准则!
  
  “咳咳,抱歉、抱歉!”
  
  林豪干咳两声,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又道:“我的意思是说,炎黄书院怎么还有女教授呢~?”
  
  铁蛋脸上的神色这才舒展开来,他回道:“我师父说,炎黄书院是教书育人、开民智、扬工学的地方,在这里讲究唯才是举,只要有才学、有能力,不管他(她)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能得到重用!
  
  墨教授以个人才学,一共历时数月,先后往返工坊做了数百次实验,最终造出了天文望远镜这种能突破常人视距极限的神器,使得凡人也能观测诸天星辰!此等才学与功绩,我师父说她当得教授一职~!”
  
  林豪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这位墨教授还真是个女中豪杰,难以想象你们书院的天文望远镜居然是出自她之手!”
  
  铁蛋淡然地笑了笑,说道:“炎黄书院乃是真正的藏龙卧虎之地,有能力的先生多了去了,而且有能力的学生也不知凡几,等你日后考进书院,便能真正体会到了!”
  
  林豪一脸期待道:“放心,明年我肯定能考进的!不过你师父也真是一个有魄力的人,居然敢把一个女子任命为书院的教授,也不怕其余的读书人不满!嘿嘿!”
  
  铁蛋皱眉道:“炎黄书院乃是我师父一手创办的,他想任命谁当教授就任命谁当,难道还碍着别人的事了不成~?”
  
  林豪呵呵一笑,不可置否道:“嘿嘿!或许吧”
  
  ………………………
  
  李泽轩没去在意别人怎么议论《大唐日报》今日的头条新闻,反正只要新闻内容不涉密就好了,其他人爱怎么议论就怎么议论好了!
  
  午后,他收到消息,福斌从朔州运回来的第一批铝土矿已经到工坊了!
  
  时间上比李泽轩跟福伯预料的都要早上一些。
  
  索性闲来无事,李泽轩便去了趟奇趣阁新工坊,顺便确认下福斌挖的到底是不是铝土矿。
  
  “少爷,您看,就是这些,都在这儿呢~!”
  
  福伯指着工坊前院的一堆灰白色的石块状矿石,说道:“您看看是不是您要的那种白土矿!”
  
  李泽轩上前拿起一块,仔仔细细地瞅了半晌,最终点头道:“没错!福伯!这就是我要的铝白土矿!”
  
  福伯闻言,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大松一口气,笑道:“听小斌说,当地的矿工还以为他得了失心疯呢,因为若是正常人的话,怎么会出钱请人挖这种看似没用的石头呢!”
  
  福斌挖的这个铝土矿,里面主要是铝矾土,铝矾土的主要成分是氧化铝,系含有杂质的水合氧化铝,是一种土状矿物,一般呈白色或灰白色,外观上跟普通的碎石块没什么差别,但捏在手上的质感却有着天差地别。因为铝矾土的质地很软,硬度只有1~3,而普通的石头,硬度一般为5~6,相差还是很大的。
  
  直到清末、民国初年,才有人发现了从铝矾土中提炼铝的技术。
  
  “呵呵!好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的!福伯,就照着我先前给您说的法子,先烧制一批耐火水泥吧~!”
  
  李泽轩笑着说道。
  
  这都是以前都说好而且已经准备好了的,福伯自是应下!
  
  李泽轩见这里没其他的事了,便又回了长安。
  
  最近这段时间,每逢周末,他都是要回长安城那边的家。
  
  ……………………
  
  傍晚的时候,庞非基找到了李泽轩,抱拳道:“侯爷,宫里来人说,圣上让您明日去上早朝!”
  
  “上早朝?”
  
  李泽轩顿时就纳闷了:“怎么突然就让我上早朝了呢?最近朝堂上可有与我有关的大事~?”
  
  庞非基地挠了挠头,为难道:“侯爷,这这属下就不知道了!”
  
  “行了,那你下去吧!”
  
  李泽轩只是下意识地一问,并没有指望庞非基能回答出来,毕竟以庞非基的人脉,打探一点小道消息还可以,朝堂上嘛,就差的远了!
  
  “属下告退!”
  
  庞非基走后,李泽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略带郁闷地早早吃了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骑着大白,带着庞非基一干护卫,朝着皇宫而去。
  
  在太极宫外跟程咬金等人瞎扯淡扯了一会儿,却发现人群中居然有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他走上前去一看,顿时就笑了,“哟!这不是崔博士吗?您今儿个怎么来上朝了?”
  
  崔善友知道论损人,自己远不是李泽轩的对手,他闻言便“哼”了一声,惜字如金道:“陛下相召,不得不来!”
  
  李泽轩转念一想,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指不准今天自己被李二召了过来很有可能就跟这家伙有关!
  
  先不说老家伙在背后又整什么幺蛾子,单单是让他今天早上没睡到懒觉,就让李泽轩心中很是不爽!
  
  于是,李泽轩面上不动声色,转身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崔博士,我劝你善良!不然崔善福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你~!!”
  
  崔善友面色猛地一变,扭头就想出声呵斥,可李泽轩这时已经走回武将阵营了,他哪里还来得及!
  
  “上朝~!诸臣工上朝觐见!”
  
  就在这时,一个太监在阶梯上尖着嗓子道。
  
  百官顿时安静下来,纷纷排好队列,抱着朝笏拾阶而上,朝太极殿内走去!
  
  ………………………
  
  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