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冬日炉火!
    崔善友被李二“委以重任”,送去了弘文馆修史,国子监的那帮监生也不敢再闹了,为此,荥阳郑家还派人过来警告了一番郑怀伯,让其老实点。
  
      如今的李泽轩不仅深得帝心,而且跟他有关的势力可谓是盘根带结,几乎相当于整个大唐军方势力的一半以上!最重要的是,李泽轩手中有可能还暗藏着一个恐怖的东西,当初的蛇灵山七修派一夕覆灭,世家的人可都还记在心里呢!
  
      这样的一个李泽轩,郑家还是不愿意招惹的,不能说是郑家怕了,而是他们跟李泽轩没有多少深仇大怨,不值得去弄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世家都是重利的!
  
      日子突然变得悠闲了下来,连续过了好些天,也没有人过来骚扰李泽轩。
  
      临近年关,天气也越发的冷了,虽然还未下雪,但长安地处中国北方,一到冬天经常北风呼啸,风刮在脸上就跟刀子割一样。李泽轩最近都在琢磨要不要提前让书院的学生放寒假了,毕竟这天气实在是有点冷!
  
      严寒的天气,使得平日里喜欢出去疯闹的兰儿,也都不愿意再出去了,小姑娘成天宅在家里,裹着厚厚的狐裘,里面还穿着绵衣,圆滚滚的样子,显得更加可爱!
  
      注意,比绵衣非彼棉衣,唐代虽然有棉花,但那只不过是被人们用来当做观赏的一种花卉而已,这个时候还没有被用来做棉袄,所谓的绵袍,则是用极为高档的蚕丝絮制作而成,这种蚕丝絮又叫“纩”,主要用来做绵袍,《诗经》里那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指的就是这种袍子。
  
      这种蚕丝絮制成的绵袍,保暖效果极佳,当然造假也相当昂贵,只有大富大贵之家才能消受得起了!
  
      当然对于穷人来说,穿有“纩”的袍子是个奢侈事,基本都穿“缊”的,所谓“缊”,是用一种更为低档的丝絮而填充缊的袍子,防寒效果也极差,连好些名人不得志时,都为此闹出辛酸事,比如战国名家曾子,当年不得志的时候就是穿这个,大冬天的撸起袖子就见胳膊肘,也因此贡献个成语:捉襟见肘!
  
      当然除了丝絮材料,动物毛皮衣服,也是御寒必备,但高档的毛皮衣服,基本就是贵族有钱人专利,老百姓当然指望不上。
  
      可想而知,没有棉花的年代里,冬天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是个多么难熬的事情。听听大诗人杜甫的诗就知道:布衾多年冷似铁,骄儿恶卧踏里裂。也就是被子都冻得和铁一样冷!
  
      这还是深秋时候的杜甫家,更冷的严冬什么样?想想就得哆嗦。
  
      因此李泽轩最近也经常忍不住感叹,一个普普通通的冬天,也不知道多少穷人家会冻死人!
  
      “哥哥!你看天这么冷,你快想想办法呀!”
  
      兰儿缠着李泽轩可怜巴巴地说道,屋外冷,屋内也冷呀!
  
      虽然家里有炭盆,但她哥哥不知道发什么疯,说家里烧炭盆必须得开窗通风,但这样一来,可就是真正的冰火两重天了!前面被火烤的热,后背被风吹的凉!
  
      这个时候,她就开始羡慕起李泽轩来了,别看这大冷天的,可李泽轩由于有内功在身,只穿了几件单衣,但他的大手却永远都那么暖和,所以兰儿一见李泽轩在家,就总喜欢将手放在李泽轩手心里取暖!
  
      “呵~!你个小丫头!这夏热冬凉乃是自然循环,你哥哥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去给你改变天气~?”
  
      听到小可爱这个可爱的请求后,李泽轩有些好笑道。
  
      兰儿眨了眨眼,俏皮道:“嘻嘻!哥哥不能变天,但肯定有其他办法的呀!哥哥最厉害了!”
  
      “呵!你个小丫头,有炭盆烤还叫冷,你也不出去看看,外面的百姓有李家能烧的起炭的?”
  
      李夫人没好气地对自家女儿说道。
  
      兰儿扁了扁嘴,不可置否。
  
      李泽轩乐道:“要说这办法嘛,也不是没有………”
  
      “少爷,福伯派人送来了一个炉子,还有一批长相奇怪的煤球,说是让您试试看!”
  
      李泽轩脑海中正冒出了一个主意,三宝忽然从门外进来,躬身道。
  
      “哦~?哈哈!来的正好!东西在哪儿呢!快搬进来!”
  
      李泽轩喜形于色,大声道。
  
      自从上次运回来一批铝土矿后,福斌又派人运回来了几批铁矿石、硫矿,以及煤矿!而工坊的高炉,最近也建的差不多了,所以福伯才开始研究怎么造蜂窝煤。至于烧蜂窝煤的那种煤炉,结构不要太简单,福伯直接让手下信得过的工匠就给造好了!
  
      李泽轩给了福伯极为详细的制作蜂窝煤方法,前前后后也就只用了两三天,第一批蜂窝煤就做好了,一想到自己又将一件极为实用的现代物品给带到唐朝了,李泽轩怎么可能不开心啊!
  
      “少爷,都在院子里呢!小的这就给您搬进来!”
  
      见自家少爷开心,三宝自是也高兴,他笑嘻嘻地应道。
  
      家里其他人却是不明白李泽轩为啥突然来了这么高的兴致,叶老太笑着问道:“小轩,这不就是一个炉子嘛?至于那么高兴吗?”
  
      “呵呵,外祖母,这可不是一般的炉子,您一会儿便知道了!”
  
      李泽轩笑眯眯地卖了一个关子。
  
      少顷,三宝跟阿福合力将炉子跟蜂窝煤都给搬了进来,李泽轩上前仔细瞅了瞅,一种熟悉的感觉,顿时冲上了心头。因为从外观上看,这煤炉以及蜂窝煤跟他前世家里用的都非常相似。
  
      “哥哥!这东西是不是可以让人暖和呀!”
  
      兰儿看着那个都快有她高的煤炉,脆声问道。
  
      李泽轩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会心一笑道:“呵呵!兰儿你猜得没错,不过却没奖励,哈哈!”
  
      说罢,他也不管小丫头的撒娇不依,上前亲手拿起火钳(这东西三国之前就有了),夹死一块蜂窝煤,放进了炭盆中,然后他抬头对叶老太太说道:“外祖母,这东西是用煤做的,我管它叫做蜂窝煤!您一会儿就知道这东西的妙用了!”
  
      …………………………………
  
      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