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全家一起吃火锅! 二合一

      乌黑笨重的蜂窝煤,架在了熊熊燃烧的炭火中,本来非常暖和的炭盆,被遮挡住一部分火星后,顿时就变得不那么暖和了!
  
      “轩儿,咱家又不缺木炭,你整这么多煤球过来干嘛?这东西很难烧着的!”
  
      李京墨皱眉道。
  
      虽然李泽轩夹过来的煤球,形状有些不同,但煤就是煤,在李京墨看来无论这东西是什么形状,都不会有木炭好烧。
  
      李泽轩笑道:“爹,咱家烧得起木炭是不假,但百姓家里却大多烧不起啊!您儿子在积善行德呢!再说了,这蜂窝煤可不仅仅只是用来烤火的,您瞧好吧!”
  
      李京墨见儿子打算顽固到底,他摇了摇头,不再劝阻。
  
      倒是李夫人心细如发,她轻声问道:“轩儿,你这蜂窝煤跟火炉,是专为穷苦百姓设计的?如果真是那样,娘支持你!长安城每年不知道会冻死多少百姓,你这可是功德无量的事啊!”
  
      女人一般都信因果,再说自从当年李泽轩被灵虚真人搭救后,李夫人已经成为了一个忠诚的道家信徒,每逢月末她都会去玄都观给家里人求平安!
  
      “小轩,祖母也支持你!正所谓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李家如今也是大富大贵之家,只有多积德行善,才能富贵延绵啊!”
  
      叶老太太拍了拍李泽轩的胳膊,慈祥地笑道。
  
      叶家四代修道,叶老太太耳濡目染之下,道教的不少教义都已经刻在了她的心里。她可比李夫人更加相信因果循环!
  
      “呵!谢谢娘!谢谢外祖母!”
  
      李泽轩笑了笑。
  
      对于什么因果循环、善有善报,他其实并不在意,他做好事只是为了给自己求个心安罢了!
  
      渐渐地没过一会儿,蓝黄色的炭火火苗顺着煤孔窜了出来,煤孔内壁也被燃烧的通红,李泽轩神色略微兴奋地叫了一句:“好了!”
  
      随后他用火钳将炭盆中的蜂窝煤夹起,小心翼翼地放入煤炉之中,紧接着他在这个蜂窝煤上面又堆了一个蜂窝煤,两个蜂窝煤之间的煤孔位置正好重叠。
  
      一切完毕后,他看向李京墨,笑道:“爹,怎么样?这蜂窝煤烧起来不比木炭慢多少吧?”
  
      李京墨还没说什么,叶国重便惊讶地盯着地上散落的几个蜂窝煤,啧啧称奇道:“太神奇了!这看似无用的煤块,被小轩你这么一弄,竟然这么容易烧着!这可真的算得上是点石成金的手段啊!”
  
      唐代的木炭价格可一点都不便宜,尤其是唐初。《旧唐书》中有记载,“义师数万,并在京师,樵薪贵而布帛贱”,说的就是唐初的时候,由于国家初建,各地的义军全部集中到京师,而导致的薪炭价格上涨的情况。
  
      贞观年间的物价虽然便宜,但木炭的价格却基本都维持在每石(一百斤)七八百文左右,上好的无烟柳木好炭价格更贵!
  
      别觉得一斤木炭七八文钱看起来好像不贵,但这东西可是消耗品啊!一斤木炭能烧多久?
  
      对于李家这样的富贵人家来说,自是不在乎那点木炭钱,但对于百姓们来说,烧木炭可就等于烧钱啊!有几家能烧得起?
  
      晚唐道家诗人曹唐在其《小游仙诗九十八首》中描绘了仙境中的厨房:“行厨侍女炊何物,满灶无烟玉炭红。”
  
      在曹唐看来,用炭炊饭只是仙境中的美妙幻想,这句诗恰恰证明了当时木炭使用的一个现实,即对于普通人来说,将木炭用于炊事是一件多么不易办到的事情。
  
      事实上,有唐一代,木炭的消费人群主要都是社会上层。在当时的皇亲国戚、一至五品京官的俸禄中,便有木炭的供给。天宝年间,唐玄宗甚至在宫廷中设立了司计等职务,专门负责相关薪炭事务,而且在朝廷内,还专设木炭使一职,掌管相关事务。
  
      正是基于此,叶国重才会说李泽轩做的蜂窝煤,是点石成金的手段!毕竟以前那些煤块根本难以燃烧,与石头何异?可是现在经李泽轩这么一弄,完全就是变废为宝、点石成金啊!这蜂窝煤背后可是有些大财富!
  
      “什么点石成金?这明明是功德无量啊!小轩,这蜂窝煤应该会比木炭便宜吧?”
  
      叶老太太拍打了一下叶国重的胳膊,然后看向李泽轩问道。
  
      李泽轩含笑点头道:“当然便宜,而且还便宜不少!外祖母,这一个蜂窝煤,就算只卖一文钱,孙儿也不会吃亏的!”
  
      他现在是真正的“家里有矿”型土豪,蜂窝煤对他来说,只需要考虑人力以及运输成本而已,平摊到每一个蜂窝煤上,那成本更是低得可怜!一文钱一个,他还真的吃不了亏!
  
      “哟~!一文钱一个?那可真便宜~!”
  
      叶老太太也是有眼力劲的,她凭目测觉得一个蜂窝煤少说也有一斤。一斤不到一文钱的价格,跟木炭比起来,那简直不要太便宜!
  
      “呀!哥哥!上面的那个蜂窝煤也烧着了!好暖和~!”
  
      兰儿盯着煤炉看了许久,此刻忽然大叫了起来,她的小手则是摸着煤炉外壁在取暖,小脸上写着的满是兴奋!
  
      李泽轩瞅了瞅,又从地上夹起一块蜂窝煤给送进了煤炉,末了,他说道:“这炉子一般是要同时放三个蜂窝煤的,这样它里面的热量才能传到炉口!现在下面两个煤球已经烧着了,上面的这个会烧着的更快!小荷,去厨房帮我拿个铜壶,顺便灌满水~!”
  
      “.....是,少爷~!”
  
      小荷应了一声,连忙推门出去了。
  
      叶法善猜测到了李泽轩的用意,问道:“表兄这是要在这炉子上烧水~?”
  
      “嗯!没错!这蜂窝煤除了用来烤火取暖之外,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烧水煮饭!而且它在这方面的优势,是木炭都无法取代的~!”
  
      李泽轩笑着应道。
  
      没过一会儿,小荷提着一个铜制水壶又回来了。
  
      这个时代的水壶,有陶制的,也有铜制的,但外型上跟现代的水壶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李泽轩现在懒得管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只要能用来烧水就成了。
  
      将铜壶放在煤炉炉口上,并打开了煤炉通风孔的盖子,炉火没过一会儿,便愈加旺盛了起来。
  
      半刻钟的时间都不到,水壶中便传来“吱吱呼呼”的响声。
  
      李夫人惊讶道:“这蜂窝煤烧水可真快,比薪柴可快多了!”
  
      李泽轩回应道:“娘!这东西不仅烧水快,而且还持久,您别看里面只有三块蜂窝煤,可若是只用来烧水,一块蜂窝煤前后最多能燃烧三个多时辰,每天也就一共需要换四个蜂窝煤!
  
      如果只是保持煤球火不灭的燃烧,把煤球的通风口仅仅留一个小孔,一只蜂窝煤可以燃烧六个时辰左右,一天只需要换两块煤。这样一来就可以避免每次生火的麻烦了!”
  
      燃烧需要一定的环境:可燃物、氧气、温度。单独的一只蜂窝煤由于无法保持温度所以无法燃烧。蜂窝煤在炉子中才能正常燃烧,且炉子中至少需要两只蜂窝煤,一般家庭用的火炉需要同时放三只蜂窝煤才能烧水做饭。
  
      李泽轩说的这些可全都是他的经验之谈。
  
      前世他家里至少烧了十多年的蜂窝煤,所以对于蜂窝煤的特性,他可谓是了如指掌!
  
      旁边的叶玉竹、叶老太太等一干人等,听到李泽轩这番话后可是惊呆了!
  
      煤炉全火情况下燃烧一天,竟然只需要四块蜂窝煤,也就是四文钱!若是烧炭烧一天,少说也得要数百文钱!四文钱对上几百文钱,这可是近百倍的差距啊!
  
      而且你就算不用木炭,也得用柴禾啊!长安城外的百姓的确可以自己上山砍柴,但城内的百姓可都是出钱买的柴禾啊!算下来这一天的柴禾钱其实跟烧煤也差不多!
  
      不得不说,这蜂窝煤是真的省钱!而且这东西没有烟,用起来不知道比柴禾好用多少倍!
  
      “轩儿,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你是不知道有了这煤炉跟蜂窝煤,烧水煮饭会有多省事!这东西若是拿出去卖,百姓们不管家里有钱没钱的,绝对抢着买!”
  
      李夫人眉开眼笑道。
  
      她早年嫁给李京墨的时候,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大小姐,成了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贤惠妻子,她可是最了解厨房的难处的。
  
      在煤与石油得到大规模开发应用之前,几乎没有任何能源的重要性可与薪炭比肩。其中烧火做饭,主要还是用薪柴!那种烟熏火燎的滋味,可真是一种痛苦!
  
      “表兄!这煤炉造价几何~?”
  
      叶法善忽然问道。
  
      李泽轩沉吟道:“这煤炉是用纯铁打造,造价自然要昂贵一些,每个炉子成本价大概在一百五十文左右~!但每个炉子的寿命,至少在五年以上,五年之内基本不会出现问题!”
  
      “一百五十文...五年!细算起来,用煤炉和蜂窝煤烧水煮饭的确非常划算!但估计很多贫苦百姓舍不得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来买煤炉啊!”
  
      心智早熟的叶法善,懂的事情可比同龄人多得多,他一下子就看出了烧煤法若想大规模推行,将会面临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轩儿,咱这炉子能不能亏一些钱卖给百姓?反正咱家现在也不缺钱,权当行善了!”
  
      李夫人心善,她听完叶法善的一番话后,忍不住对李泽轩建议道。
  
      “娘!孩儿虽然不在乎钱财,但行善也不是这么个行法!这天下贫苦之人千千万,咱家的这些钱就算是全撒出去也掀不起几朵浪花!在孩儿看来,行善也要讲求可持续性,不能做了这次,便没了下次!关于煤炉的价格问题,孩儿会另寻他法,娘你不必担心~!”
  
      李泽轩摇头道。
  
      前世的那些世界级富豪,例如比尔盖茨,在离职后就将自己几乎所有的财富,全部都捐到自己名下的基金,用于慈善!当时他们还有劝过马(yun)也像他们一样捐出自己的全部财产,但马爸爸却没同意,因为马爸爸觉得,钱捐出去分给穷人就成了死钱,穷人用完了,那部分钱就彻底没了,但是钱放在他手里,却是活钱,可以用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帮助更多的年轻人创业,甚至于帮助更多的穷人!
  
      李泽轩觉得马爸爸的做法非常高明!
  
      而他现在的确很富有,但还不至于富有到能救济天下所有的穷人!不断地积蓄力量,才能持续地去行善啊!
  
      “轩儿说得没错!这天下间贫苦的人实在太多了,若是拼着亏钱也要去帮助所有贫苦百姓,那无异于是杀鸡取卵、不可长久啊~!只是轩儿你说还有更好的方法,那是什么方法~?”
  
      李京墨行商半生,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先是赞同了李泽轩的看法,然后又问道。
  
      家里除了兰儿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李泽轩的身上。
  
      就见李泽轩凝眉想了想,随后笑道:“这个方法嘛,等我明日去宫里一趟回来再说!现在既然有了煤炉,那咱们今晚就吃火锅~!”
  
      大冬天的,全家人一起围着炉子吃火锅,大概是冬日里最快乐的事吧!
  
      李泽轩的脑海中,不由浮现起前世他们一家人过年吃火锅的情形,心中莫名有些酸涩。
  
      “火锅?这火锅是什么?能吃吗?”
  
      叶国重活了一辈子,可还第一次听说火锅这个词,他便忍不住问道。
  
      李泽轩一怔,心道,难道这个时代还没有火锅?搜寻了一番前身的记忆后,他连忙改口道:“咳咳!这火锅就是类似于古董羹,不过我做的这种火锅会更好吃!娘子,走,帮为夫去准备些菜食~!”
  
      《魏书》记载,三国时代,曹丕代汉称帝时期,已有用铜所制的火锅出现,但当时并不流行。到了南北朝时期,人们使用火锅来涮猪、牛、羊、鸡、鱼等各种肉食,后来随着国内经济文化日益发达,烹调技术进一步的发展,各式的火锅也相继闪亮登场。到北宋时代,汴京开封的酒馆,冬天已有火锅应市。
  
      不过当时的火锅可不叫火锅,而是叫古董羹,因投料入沸水时发出的“咕咚”声而得名。它是我国独创的美食,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诗中,“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就惟妙惟肖地描述了当时食火锅的情景。
  
      “好啊!相公!”
  
      韩雨惜展颜一笑,连忙起身跟着李泽轩朝后厨走去!
  
      ………………………………
  
      二合一章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