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外面在刮着全民慈善风暴,永安侯府内,却在响着断断续续的歌声,听这歌词和曲调,分明就是现代的那首极为有名的歌曲——《爱的奉献》!
  
      唱歌之人的音色,也极为甜美,那清脆的歌声,好似山谷中黄鹂的鸣叫,婉转动听,让人沉醉其中!
  
      这声音不是韩雨惜的,更不是小荷、小兮的,她不是李府之中任何一个人!
  
      “对对对!不错不错!就是这个音调!”
  
      正厅内,李泽轩坐在上首,左侧下首坐的是韩雨惜,右边则是坐着一个姿容秀丽的绝色女子,那女子大冬天的,却只穿了一件碧绿的翠烟衫,一件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她那三千青丝仅用一支雕工细致的梅簪绾起,淡上铅华。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灵气,但细细看去,便能看出其中还带着一抹哀若自怜的淡淡忧伤!
  
      此刻,她那一双素手还抚在琴弦上,她对面的李泽轩则是在抚掌喝彩!
  
      而韩雨惜,虽然眉眼含笑,但却没人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那菲烟再为侯爷和夫人完整地唱一遍~?”
  
      女子起身福了一礼,然后轻声问道。
  
      她说话的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
  
      李泽轩笑着点头道:“好!烟儿姑娘你唱吧!”
  
      说起这个烟儿姑娘,李泽轩以前从未见过,更谈不上认识。但程处默、李怀仁那几个先前喜欢走鸡遛狗、流连勾栏的纨绔子弟,肯定认识她!
  
      因为这女子便是长安城平康坊百花楼赫赫有名的当代花魁——方菲烟!她是无数男人的梦中女神,许多富家子弟豪掷千金都无法一亲芳泽,最多只是能得女神一笑罢了!但即便如此,仍然有无数人对她趋之若鹜!
  
      李泽轩今日让庞非基去请一个长安城唱曲儿唱的最好听的姑娘回来,庞非基不知道李泽轩想要干什么,先是犹豫,犹豫该给李泽轩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随即他又有些纠结,觉得给李泽轩找姑娘会有些对不起韩雨惜这个李府的女主人。
  
      后来,这货偷偷摸摸地找到小荷,让其将这个消息送给西院的韩雨惜,让她来做决定。
  
      没让他等多久,韩雨惜的回复便传达过来了,回复的很简单,只有两个字——照做!
  
      庞非基一寻思,只好跑到百花楼,找到所谓的花妈妈,让其赶快让方菲烟出来!
  
      一般情况下,百花楼白天根本不接客,而且方菲烟也不是常人说请就能请的。
  
      但庞非基是永安侯府的人,他背后代表的是李泽轩,是整个大唐当今最为耀眼的朝堂新贵,也是商人们眼中的财神爷!花妈妈哪里敢开罪,连忙屁颠儿屁颠儿地让人将方菲烟给请了出来,后面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
  
      哦,不叫顺理成章,因为方菲烟来到李府后,竟然被李泽轩安排在李府的正厅接见,这让她感觉到一阵荒唐,因为按理说,男子倾慕她,请她到家里,一般不都谈的是风月之事吗?而风月之事哪有在一府的正厅谈的?
  
      可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更加的不顺理成章了!
  
      李泽轩请她过来竟然只是为了教她唱歌,而且还是一首歌词这么直白、没有丝毫文采的歌!
  
      好吧,看在李泽轩对她还算礼敬的份上,方菲烟只好跟着唱。
  
      不过唱了一遍之后,她便被这首歌优美的曲调给吸引住了,忍不住开始为这首歌谱曲!再到后面,她被先前她一直瞧不起的歌词也给征服了!
  
      因为这歌词虽然直白,但里面那种最为纯粹、最为无私的情怀以及人间的真善美,恰恰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愿景啊!
  
      此刻,方菲烟葱白如玉的手指,轻抚在琴弦上,时缓时急,她的手指像一只蝴蝶在弦上飞舞,口中轻轻吟唱道:“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
  
      古琴声,歌声,像一条条既细又亮的蚕丝,光滑而绵密的静悄悄地延伸着,伸长了,又伸长了!就这样柔滑婉郁,过了正厅,过了上李府大门,飘荡在永乐坊的上空!无孔不入,更是钻入人心。
  
      “小兮,你说少爷是不是迷上了这个狐狸精了?”
  
      正厅外,小荷坐在门前的阶梯上,忖着下巴,一脸郁闷地对身旁的小兮说道。
  
      “小荷~!咱们跟方姑娘素昧平生,你怎么这么说人家?”
  
      小兮拍了一下小荷的胳膊,低声道。
  
      “我说错了吗?你看她大冬天的还穿的这么少,肯定是想勾引少爷!完了,少爷若是真被这狐狸精给勾了魂去,少夫人可就惨了!”
  
      小荷忧心忡忡地说道。
  
      小兮摇头道:“不会的,少爷不是那种人!”
  
      “切!小兮你懂什么?你是不知道,这个狐媚子勾走了长安多少男人的心,少爷也是男人,你怎么敢肯定少爷不会被勾引呢!”
  
      “我就是相信少爷,少爷只是让方姑娘过来唱曲儿的,小荷你肯定想多了!”
  
      其实,不光他俩在争论,东院的李夫人也在猜测自家儿子今天是什么意思呢!
  
      “老爷,你说轩儿这是不是想纳妾了?”
  
      “纳妾?哼!他就是想纳妾,也不能纳一个青楼女子!别说咱家现在也是高门大户,就是在以前,老夫也不会允许他纳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
  
      李老爹哼道。
  
      “京墨说得对,小轩纳妾可以,但绝对不能纳青楼女子!”
  
      这是叶国重的声音。
  
      其实,这些人真心想多了。
  
      前院,正厅。
  
      曲终人散,李泽轩起身送客道:“烟儿姑娘,你回去之后,要将这首歌教给你们楼里的其她姐妹,顺便告诉你们的花妈妈,最近一个月,百花楼不是不能唱别的曲儿,但这首曲子,每天必须要唱十遍,不然的话,本侯一定会找她算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