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们污蔑我! 补盟主纪年的欠更22/22

      甘露殿内。
  
      李泽轩又说道:“陛下,臣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二没好气道:“有话就说,什么时候你也会这一套了~?”
  
      李泽轩笑了笑,随后道:“陛下,臣觉得若是想让百姓长久行善,从而让暖唐基金会长久运行下去,就得拿出些奖励,来鼓励百姓和富商去捐钱!昔日子路拯溺而受牛被孔圣人赞赏,子贡赎人而不受金却被孔圣人批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啊!”
  
      李二忍不住道:“你不是给捐款百姓发了一个什么行善荣誉证了吗?这难道不算是好处~?”
  
      李泽轩摇头道:“陛下,这不过是小惠而已,想要让民间的有钱人心甘情愿地捐钱,咱们必须得给点有诚意的、实打实的好处才行!”
  
      “比如说?”
  
      “比如说一些特殊待遇”
  
      “混账!你这是让朕去当那刘宏去卖官不成~?”
  
      李二猛地猜到了什么,顿时拍案而起,勃然大怒道。
  
      他所说的刘宏,就是当初的汉灵帝,一个将卖官行为推向了极致的昏君。
  
      刘宏之前的一些皇帝,也曾干过卖官的事,但大都只是偶尔为之,而且所得钱款一般都是“佐国之急用”。只有这位刘宏同志将卖官这一勾当发扬光大,推到了极致。
  
      最为荒唐的是,这位仁兄竟然在西园开办了一个官吏交易所,明码标价,公开卖官。不论才学,不论品性,不论操守,但凡是有钱,就可以买官。而卖官所得钱款都流入了汉灵帝自己的腰包。
  
      这货还统一了官职的市场价,亲自制定了卖官的规定,规定官位的价格是官吏年收入的一万倍,比如说年俸两千石的官位,其标价是两千万钱!他卖官那一套是极其富有创新精神的,而且他不肯放过任何机会,连功劳甚大、声望颇高的张温等人,也都是先给皇帝交足了买官的钱,才登上官位的。
  
      李二正是想到了卖官这种可能,才怒斥道。
  
      李泽轩愣了愣神,心道小爷我何时让你去卖官了?是你联想能力太丰富了吧~?
  
      “陛下,臣可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臣的想法是,不如每隔一年,便从当年捐献善款的人群中,挑选三人,赋予天下义商的称号!这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既不会损害朝廷的威信,还能激发民间富商捐款的积极性!而且先前也有过先例啊!不外乎再多几个吧?”
  
      为了避免老李再误会,李泽轩直接将心中的打算给一股脑地说出来。
  
      “只是一个称号?你小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以为这个义商称号那么不值钱?”
  
      李二黑着脸,道。
  
      “陛下,臣可没说这东西不值钱!据臣初步估算,民间富商若想被选上,少说也得捐个五六万贯!这可一点都不便宜啊!而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商人也是陛下的子民,陛下何必要对商人抱有那么大的偏见呢?”
  
      李泽轩忍不住说道。
  
      李二凝眉不语,片刻后,他饶有深意道:“呵!你今日这是来当说客了啊!这士、农、工、商之分,春秋时期便已有之,而且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划分的,你让朕如何改之?”
  
      李泽轩拱手道:“臣没想过要改变商人的地位,但臣觉得给与某些对大唐有突出贡献的商人一个“天下义商”的称号,应该无伤大雅!就比如说先前的冯志华!”
  
      李二思忖半晌,最终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朕允你每年一个名额!”
  
      李泽轩笑呵呵道:“臣替大唐千万商人以及受到帮助的贫苦百姓,谢陛下!”
  
      李二挥了挥手,示意某人快滚!
  
      “陛下!那今年算不算?”
  
      “滚~!”
  
      “嘿!没说不算,只是说了一个字滚,那就代表今年也算啊!”
  
      坐在马车内,回想着之前甘露殿内的情形,李泽轩自言自语道。
  
      “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人间~!啊~~”
  
      正想着心事,李泽轩忽然听到马车外传来有人哼小曲儿的声音,他忍不住一乐,心道这现代歌曲到大唐后,传唱的还挺快的嘛!
  
      他却不知,这首《爱的奉献》能流传的这么快,除了其本身的曲调特别之外,主要还是首唱之人方菲烟个人魅力极大,而且唱得极好!
  
      一路听人哼着小曲儿,不知不觉地便到了家。
  
      “先生,你可回来了!”
  
      跳下马车,却发现小鱼儿正在门口候着。
  
      李泽轩笑道:“怎么了?找我有事~?”
  
      小鱼儿从背后拿出报纸,走到李泽轩近前,撅着小嘴,没好气道:“先生你这是明知故问,昨天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把头条新闻的标题改成这个~?”
  
      小鱼儿用手指着《大唐日报》上的新闻标题,脸上挂着几丝不愉快!
  
      李泽轩心中恍然,嘴里却道:“哦!这标题啊!小鱼儿你不觉得这个标题寓意更好吗?”
  
      小鱼儿气道:“哼!先生你还装糊涂!昨天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但今天才知道是上了先生你的当!这个标题,跟昨晚平康坊百花楼传唱的那首歌是一模一样的!现在编辑部的人都在问我昨晚是不是去平康坊听小曲儿了!连马管事今早也问我了!真是可恶!”
  
      李泽轩闻言有些想笑,但连忙又憋住了,他强忍笑意,板着脸说道:“咳咳!巧合!绝对是巧合!编辑部的那些人也委实有些过分,小鱼儿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他们怎么能说你去过那种地方呢!下次去工坊,我肯定好好训斥训斥他们!”
  
      小鱼儿的脸色顿时阴转晴,她道:“对嘛!先生一定要好好训训他们!明明我没去,他们非要污蔑啊!我倒是想去听听小曲儿啊,但又没人陪我去,这些人真是可恶!”
  
      李泽轩顿时愕然,敢情他根本没有get到小鱼儿的愤怒点啊!这小丫头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啊,居然想去逛窑子,额滴天,她是魔鬼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