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人情冷暖!

      早上,暖唐基金会总部的大门打开后,迎来了比昨天更多的捐献者,其中当然也有不少听了那首《爱的奉献》后,慕名而来捐钱的人。
  
      话说昨天捐了钱、拿到行善荣誉证的商人,今天都不约而同地把荣誉证给装裱了起来,挂在自家店铺最为显眼的位置上,引得往来顾客纷纷侧目。
  
      其他没有行善荣誉证的商铺掌柜见了,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于是今天便来“补证”了。
  
      不然别人家有,自己家没有,在气势上岂不是就弱了一成?
  
      对于这种做慈善也要攀比的行为,李泽轩是非常乐见其成的!
  
      他不赞成别人拼爹、拼权势,但他赞成别人拼慈善!要的就是那种你捐一百贯、我就捐两百贯的劲头!
  
      暖唐基金会火爆依旧,奇趣阁那边也不差了,而且还更加火爆!
  
      昨天过来买煤炉跟蜂窝煤的都是奇趣阁的信仰粉,那些人心中坚信奇趣阁出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所以要第一时间买。但通过他们这第一批“试用者”试用之后,人们才真正知道蜂窝煤是的确比木炭好用,好用几百倍!
  
      于是,基本上家里不穷的人,都过来抢购煤炉跟蜂窝煤了!
  
      这东西可是过冬、烧水、煮饭的神器啊!
  
      而那些家里实在困难、买不起煤炉的人,心中则是在期盼着暖唐基金会过来“送温暖”。
  
      这个冬天,长安城终于不会有人在受冻了!
  
      …………………………………
  
      “哟!胡大叔、牛大叔、刘二爷,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下午的时候,李泽轩去了梅村那边工坊,想看看煤炉、蜂窝煤的生产进度,却在工坊外看到了胡汉云、刘万山等一干韩家庄、梅村的庄户。而且入眼所见,还有他封地上其他庄子上的庄户,加起来一共少说也有几百号人!
  
      “少爷,最近天寒了,山里也采不到多少草药,正好您这工坊里需要人手,咱们这帮庄稼汉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便都过来帮忙了~!”
  
      胡汉云正在敲煤块,见李泽轩过来后,他停下手中动作,回道。
  
      福斌带着人在宜芳县那边挖矿挖的是不亦乐乎,而且宜芳县到长安的货路算是已经全部打通,基本上每过两天,便会有一大批铁矿、硫矿、煤矿被运到这边来。
  
      硫矿自然是被堆到仓库里,而铁矿和煤矿,则是直接堆在了工坊外面,因为实在是太多了,堆在里面占位置。
  
      “是啊!少爷你现在利用煤炉跟蜂窝煤做善事,咱们这些庄户就是捐钱也捐不多多少钱,过来帮少爷做蜂窝煤,不也相当于行善了吗?呵呵!正好大冬天的干点活还能热热身子!”
  
      刘二爷人老但身体却一点都不老,他永远都是一副精神矍铄的模样,感觉有些二三十岁的小伙子都没他力气大。
  
      李泽轩听罢,点头道:“也行!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再则庄户们也能因此多挣一份工钱,不错不错!”
  
      起初,李泽轩没让福伯在他的封地百姓里面招人,主要就是考虑到百姓们平常还要进山采药,而且最近每家每户基本上都在发豆芽,料想他们应该抽不开身,但现在既然是这种情况,他也没什么意见,招自己人总比招外人更加放心。
  
      “少爷,小胡他们是说什么也不肯收工钱啊!老夫为此都劝得快磨破嘴皮子了!”
  
      李泽轩话音刚落,福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只听他幽幽道。
  
      “竟有此事~?”
  
      李泽轩一怔,随即看向胡汉云跟刘二爷,他正色道:“胡大叔,刘二爷,这做工好比做生意,哪能只付出却不收钱呢?你们这样,我怎么好意思让工坊请你们过来干活?”
  
      老胡倔强道:“少爷!俺老胡没做过生意,现在也不是在做生意,俺们大伙都是欠着少爷的情,都是过来还人情的!少爷平常待我们怎么样,大伙儿心里面都有一杆秤,这种时候又不是农忙,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过来帮帮忙、出一把力气,咋还能找少爷要钱呢?你们说是不是?”
  
      “对!小胡这话说的在理,咱们庄户人不会做生意,但懂得人情冷暖,什么钱不钱的?现在大伙儿都能吃饱、喝足、穿暖就行了,要那么多钱干啥?”
  
      刘二爷也忍不住插话道。
  
      “没错!做人要讲良心,这工钱咱们不能要!”
  
      “对!不能要!少爷您就别再劝了!”
  
      “俺家最近卖豆芽都挣了不少钱,真要细算起来,应该是咱们给少爷钱,而不是少爷给我们发工钱,所以这工钱我们绝对不能要!”
  
      旁边,李泽轩封地上的其他庄户,闻言纷纷大声道。
  
      李泽轩无奈一笑,这些庄户们,平常一个个儿地嘴都挺笨,但现在却一个比一个会说,而且思路还贼清晰,弄得他现在想劝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那行!乡亲们的情谊,我都收下了!只是工钱不收可以,但大伙儿中午都得在工坊这边吃饭啊!最好把家里的媳妇儿跟娃娃都叫过来吃!饭菜都管够!”
  
      有些情谊,用钱去衡量它,只会侮辱了这份情谊,所以李泽轩果断不再出言相劝,而是半开玩笑地说道。
  
      “好!这个没问题!”
  
      “哈哈!俺老胡这下能敞开肚子多吃几碗饭了!”
  
      听李泽轩说的豪放,庄户们也豪放地开怀大笑起来。
  
      其他庄子上赶来做工的庄户,见李泽轩跟封地上庄户达成一片,眼中顿时流露出浓浓的向往。
  
      这种时候,能拿到工钱的他们,反而开始羡慕起韩家庄、梅村、刘家庄等这些拿不到工钱的庄户们了,因为他们也想拥有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主家啊!
  
      “福伯,让下面的人,提高下工地的伙食条件,至少要保证每顿都有肥肉!”
  
      进了工坊后,李泽轩对福伯道。
  
      福伯嘴角一抽,这真是数遍大唐所有的工地,有哪个工地的饭食会每顿提供肉啊!
  
      但他也知道李泽轩不差钱,所以也没有反对,“是,少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