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这个冬天不太冷 上 !

      “呵!你小子这是欲盖弥彰啊!”
  
      醉凤轩内,李泽轩看着李恪,有些好笑地说道:“我先前可是说过,不许仗着身份请下人帮忙,你现在让青雀的人帮你放钱生息,难道不是在请下人帮忙吗?”
  
      “额,山长……”
  
      李恪面色一滞,呐呐无言。
  
      却听李泽轩又道:“不过你懂得开源节流,我还是很欣慰的。先前你说五百贯钱带着不方便,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咱们炎黄书院的人,遇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等此间事了,小恪你再好好想想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如果你能顺利解决,那你将开创一个时代,并名留青史!”
  
      虽然“五百贯钱带在身上不方便”只是李恪信口胡诌的一个借口,但这确实是当下大唐所存在的问题,笨重的货币不仅会影响商贸交易,更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宋朝国力不如大唐,但为什么经济体量是整个中国古代最大的呢?就是因为钞票(交子)取代了笨重的金属货币,极大地促进了国内商业的繁荣,当时宋朝每年所征收的商税,都远远超过农税!
  
      李恪一句临时胡诌的借口,让李泽轩想起了他之前一直在打算弄的大唐金融计划——钞票、银行必须都要搞!
  
      “开创一个时代?名留青史?”
  
      李恪本来以为会挨一顿训斥,可万万没想到会从李泽轩口中听到了这么一件震撼的大事,他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山长,什么方法这么厉害?能直接就名留青史?”
  
      李泽轩笑道:“那你得自己想啊!想好了再来找我!”
  
      说罢,他背着手便离开了,留下了愣在原地的李恪。
  
      “诶!小恪,小恪?别想了,先吃饭,下午还要干活呢!”
  
      李泰见自己兄弟跟丢了魂儿一样,他便推了推李恪的胳膊,说道。
  
      “噢噢……”
  
      李恪回过神来,这才继续往嘴里扒饭……
  
      ……………………………………
  
      “铁柱,快开门!暖唐基金会的人来给你送煤炉啦!”
  
      午后,长安城外新丰县茅家庄,四五个炎黄书院的学生,赶着一辆马车,跟在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身后,敲响了一个破破烂烂的院门。
  
      “茅里正,我们队长说了,是送温暖!不能喊送煤炉!”
  
      原来这中年大汉便是茅家庄的里正,听他这么喊,后面的学生连忙纠正道。
  
      “呵呵!行行行!那就叫送温暖!不愧是读书人,说话都跟俺们庄上的人不一样!”
  
      茅里正倒没有生气,反而憨厚地笑了一声,然后他又朝破落的院子里面喊道:“诶!铁柱,快开门呐!有人来给你送温暖来了!”
  
      院子里面这才出来了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儿,这大冬天的,她身上竟然只穿了几件单衣,而且还破破烂烂的,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她的两只腿在发抖。
  
      “里正,您来了!”
  
      那小女孩儿打开了院门,跟茅里正打了一句招呼,然后这才怯生生地开始打量起茅里正身后的几个学生。
  
      “呵!大丫啊,你爹跟你娘呢?”
  
      茅里正带着书院的学生们走了进来,他四处看了看,然后问道。
  
      “里正,我娘去山上打柴了,我爹,我爹他前两天腿疾又犯了,现在还在床上!”
  
      小女孩儿回答道。
  
      “什么?铁柱他腿又不听使唤了?唉!这大冬天的发病了可不好受啊!”
  
      茅里正一愣,他惊讶地感叹了一句,又跟身后的书院学生说道:“嗨,几位小哥儿不知道,这铁柱早些年在山中打猎不小心摔瘸了腿,每到天冷的时候就下不了床,所以秋冬天一般都是大丫他娘在忙活这屋里屋外啊!唉!先不说这些,进屋进屋!大丫,快去烧些热水来,今天来的可都是文曲星啊!是给你们家送煤……送温暖的!”
  
      说罢,茅里正招呼着这群炎黄书院的学生往里走。
  
      “茅里正,您先进去吧!我们几个去把车上的煤炉跟蜂窝煤都搬下来!”
  
      一个学生说道。
  
      茅里正这才反应过来后面可是有一车的“温暖”的,他拍了拍脑袋,道:“嗨!你瞧俺这记性!差点忘了这茬了!几位小哥儿可都是文曲星下凡,哪儿能干这种粗活?你们快进屋歇着去,俺来弄!俺来弄!保准错不了!”
  
      炎黄书院虽然是在蓝田县,但其名声之大,别说是新丰县了,就算是几百里外的州县,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炎黄书院那高大辉煌的建筑,口口相传之下,成了人间仙宫,能考进炎黄书院的学生,自然就是文曲星下凡了!
  
      而且李泽轩这个炎黄书院的山长,一身正气,对于封地的百姓一向照拂有加,仁善之名世人皆知。所以百姓们对李泽轩、以及对李泽轩的学生,都是很礼敬的!
  
      “别!茅里正!下山之前山长交代过我们必须得亲自搬运,不能假手他人,多谢您的好意!”
  
      书院的学生连忙制止道。
  
      “……唉!行!既然这样,那俺也不能坏了你们书院的规矩,只是你们这细皮嫩肉的,噢,不是,我是说你们这常年读书的小伙子,哪里能搬得动这个?”
  
      “哈哈!茅里正你放心好了,这东西都是我们亲自搬上去的,自然也能搬下来!”
  
      半刻钟后,学生们将一个煤炉,跟五十块蜂窝煤搬进了那破落的民房。耐心的教会小姑娘如何使用、并再三叮嘱烧煤取暖时要注意通风后,学生们在小姑娘亮晶晶的目光注视下、以及那个名叫铁柱汉子的千恩万谢中,告辞离去。
  
      他们还要抓紧时间前往下一家呢!
  
      “大哥哥,大哥哥!等一等!你们谁的钱袋掉了!”
  
      可谁知,这群学生刚走没多远,那小姑娘又追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黑色钱袋,呼啸的北风吹乱了她的头发,也吹红了她的小脸,但依然没有挡住她的脚步!
  
      “呼呼!大哥哥,喏,你们谁的钱袋落在屋子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