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这个冬天不太冷 中 !

      “哈哈!知逊你这什么记性,居然会把钱袋给忘了!得亏那庄户家的小姑娘实诚不然一会儿你上哪儿找去!”
  
      路上,那群炎黄书院的学生互开玩笑道。
  
      原来刚刚那个钱袋是狄知逊掉的。
  
      褚遂良的儿子褚彦甫也在其中!
  
      别人开自己的玩笑,狄知逊只是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知逊,你是故意把钱袋落在他们家的吧?”
  
      能考进炎黄书院的就没有几个笨蛋,有一个学生忍不住问道。
  
      此言一出,四下皆愣,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狄知逊。
  
      狄知逊无奈一笑,道:“我也是见那户人家日子过得实在艰难,但明着给他们钱,他们肯定不会接受,便想了这么一个法子,没想到……没想到那小姑娘那么实诚!唉!其实这也不过几百文钱而已,于你我来说,根本无伤大雅,可是对于那户人家来说,却是救命的钱!
  
      咱们今天送煤炉也送的快有五家了,说实话,我现在很佩服山长这个英明的决定,因为没有这么一出,我们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有些百姓活的是多么艰苦!唉!”
  
      他这番话一说,先前嘻嘻闹闹的人群,顿时就沉默了。
  
      他们之中,狄知逊跟褚彦甫都是出自官宦之家,另外三个学生则是出自商贾之家,他们从小还真没体会到过什么叫做人间疾苦,刚刚茅铁柱一家的贫困家境,也给了他们不少的触动!
  
      原来还有百姓过得如此清苦!
  
      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穷的人家!
  
      “知逊,你是对的,早知道我刚刚也在他们家偷偷藏些钱了!”
  
      先前笑话狄知逊粗心大意的那个学生,此刻却情绪低落地说道。
  
      “呵呵!辰逸,没用的!你藏的钱即便他们一时找不到,可后面一旦找到了,不论天涯海角,都会过来将钱还给你!”
  
      狄知逊摇头道。
  
      名叫辰逸的学生不解道:“知逊,你为何如此肯定?”
  
      狄知逊没有解释,褚彦甫却笑道:“好了!辰逸!知逊观事能洞察秋毫,看人能直入人心,在这方面,你就不要质疑他了!哈哈!快走吧!马上要下一家了!”
  
      ……………………………
  
      遇到这种可怜穷苦人家的,远不止狄知逊这么一小队,傍晚时分,所有的学生都回到了炎黄书院。
  
      与其他两个大队的学生相比,负责出去给穷苦人家送煤炉、蜂窝煤的第二大队的学生,情绪明显比较低落,连程处默、尉迟宝林这样神经大条的人,晚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显然,今天下午的见闻,让这些学生受到了非常大的触动。
  
      “山长,学生们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从食堂出来,颜思鲁跟李泽轩说道。
  
      书院这回组织学生下山行善,按照李泽轩的规定,书院的先生是从头到尾不能插手,最多只能负责负责后勤,所以颜思鲁对于学生们今天下午的经历并不太了解,但老先生历经人世沧桑,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学生们心情低落呢?
  
      李泽轩闻言顿住脚步,点头回道:“嗯!想必是他们今天看到了太多的人间疾苦吧!这样也好,有些事情,只有经历了,才会知道珍惜现在所拥有的!而且身为炎黄书院的学生,若只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那可不行!炎黄书院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造福大唐百姓!”
  
      颜思鲁捋了捋胡须,感叹道:“山长说的有理,这些孩子们确实不能一直呆在书院读死书,让他们见识见识民间的疾苦也好!”
  
      …………………………………
  
      第一天,炎黄书院的学生,一共走访了八百多户贫苦人家,送出了八百多个煤炉,两万多块蜂窝煤。
  
      第二日一大早,学生们就跟平常上课时的生物钟一样,卯时五刻准时起床洗漱、吃饭,辰时一刻(七点十五),学生们在教学楼前集合,然后下山去送温暖。而这个时候,路边的枯草叶上,还有薄薄的一层寒霜!!
  
      到了暖唐基金会后,三个大队的学生立即进入了工作状态,各司其职,该找官府协调的去找官府协调,该去送温暖的去送温暖,该留下来盘账的便留下来盘账,分工明确,有条不紊!
  
      炎黄书院的学生,以暖唐基金会会的名义下山行善的消息在昨天便已经传出去了,很多人都知道了消息!今日的《大唐日报》头条位置,毫无疑问地就给了这群在寒风中默默奉献爱心的学生们,标题就是《这个冬天不太冷》!新闻中有段话这么写道:
  
      “他们来自云山,他们心里装着生活贫苦的乡亲,他们赶着马车到访一个又一个的村庄,他们给一个又一个的家庭送去温暖!是他们温暖了这座城,是他们让这个冬天不再寒冷!他们在寒风中冻得脸颊通红,瑟瑟发抖,但他们仍旧无所畏惧、仍旧跋山涉水去将自己的爱心送予需要的百姓!他们就是炎黄书院的全体学生!”
  
      “啧啧!俺昨天还遇到了一群炎黄书院的学生正赶着一辆马车呢!这群孩子真是好样的!”
  
      街头上,有看了报纸的城中百姓,如是感叹道。
  
      “那可不?你也不看看炎黄书院的山长是谁?侯爷教出的学生岂能差了?”
  
      “哈哈!也对!当初侯爷说要建书院的时候,俺就觉得侯爷建的书院肯定不一般!现在一看,果然如此!你看看国子监跟弘文馆,它们能教出这样的学生吗?”
  
      “嘿!那肯定不能啊!国子监跟弘文馆早就放假了!我听说炎黄书院的这群学生本来也是放假了,但他们却自愿去干这事儿了!很多家离得远的孩子,因为这个,过年很可能都赶不回去喽!”
  
      “嚯!竟然有这等事?”
  
      “那还能有假?”
  
      “唉!以后俺家那臭小子要是考不进炎黄书院,老子就揍死他!这样的书院才是好书院!”
  
      不知不觉中,炎黄书院又在百姓们心中刷了一波声望,而国子监、弘文馆这些官学,却莫名其妙地躺枪了………
  
      …………………………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