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入了魔的炼金术士! 上

      “哦?还有这等事情~?”
  
      《大唐日报》编辑部内,听完马周的话后,李泽轩心中有些小小的惊讶,他只知道这段时间暖唐基金会的慈善“风暴”刮到了皇宫,刮到了文武百官家中,刮到了民间富商,也刮到了普通百姓,倒是没想到还刮到了“小说圈”里了!
  
      这的确可以说明暖唐基金会带来的慈善效应很可观!
  
      不过《张小华修仙传》跟《漫漫仙途》的作者陈天华、廖飞尘都是炎黄书院的学生,很可能是因为近来在各州县帮扶济困中受到影响,才去行善捐钱的,不是很能说明问题!
  
      关于陈天华。廖飞尘是这两部小说作者的事情,外人可能不知道,但李泽轩与马周这两个《大唐日报》编辑部中权利最大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自己的学生边上学、边写小说挣钱,李泽轩倒不会去批评他们什么,因为前世他上大学期间也写过小说,不过“扑街”了,要不然他毕业的时候也不会为找工作而发愁了。
  
      “明日在《大唐日报——大话江湖》最顶部放一段话,将陈天华和廖飞尘的善举宣扬宣扬,并告诉所有的作者,如果有人愿意向他们一样将自己的打赏收入捐出来的话,《大唐日报》这边可以不收任何分成,直接全额捐出去!”
  
      李泽轩想了一会儿,说道。
  
      马周含笑应道:“是!侯爷!”
  
      李泽轩又跟马周聊了两句,刚准备离开,忽然想起了一事,他又说道:“对了,马兄,今日《大唐日报》上的头条新闻很不错,马兄你胸有沟壑、腹有诗华,难怪李纲先生一直对你赞赏有加呢!”
  
      马周怔了怔,随即他摆手谦虚道:“侯爷谬赞,非是马周写得好,而是侯爷说得好!那两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真是让马周醍醐灌顶、受益匪浅!”
  
      “哈哈!马兄你过谦了!你的那篇锦绣文章,我可写不出来!”
  
      李泽轩笑了笑,负手走了两步,忽然顿住脚步,道:“其实这两句后面还有两句话!”
  
      “哦~?还请侯爷不吝赐教!”
  
      马周眼睛一亮,就像是饿汉见到了一个绝世美女一般,目光灼灼地盯着李泽轩。
  
      李泽轩叹了口气,轻声道:“这完整的四句应该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说罢,他抬脚前行,出门而去,留下怔在原地的马周
  
      “诶~?王先生?您怎么在这儿?”
  
      出了《大唐日报》编辑部的大楼,李泽轩不经意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西面炼铁厂的院子里走出来,他不由大感好奇,追上去一看,发现居然是王绩,他忍不住问道。
  
      “呃!原来是山长!”
  
      王绩此刻披头散发、胡子拉碴的,就跟刚从牢狱里放出来的囚犯一样,就他这形象,完全跟炎黄书院的先生搭不上边,他见叫他的人是李泽轩后,连忙草草地将自己散乱的头发整了整,然后说道:
  
      “山长,先前王某听说工坊这边建了大高炉在炼铁,但却一直碍于书院事务,无暇过来一观,后来学生们考完试,被山长你拉下山扶危济困,王某便想过来看看,顺便印证印证《化学》教材上记载的一些化学反应!”
  
      李泽轩无语,难怪最近在书院即便吃饭都不容易碰到王绩呢,原来这老头跑工坊来了,看他现在这副邋遢模样,估计现在吃、喝、睡全部都在工坊,这是得“多大仇”要这么拼?
  
      “只是印证一些化学反应而已,王先生您何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李泽轩状若不解道。
  
      王绩面色一阵尴尬,他打了一个哈哈,道:“咳咳!最近有些忙,忘了收拾了,失礼失礼!不过以山长现在的境界,应该不会跟世间凡夫俗子一样以貌取人吧?更何况与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相比,王某好多了!”
  
      李泽轩无语,这老头儿在书院待久了,怎么变得有些不要脸了?难道是受了虬髯客的影响?
  
      “哦!对了对了!山长!最近老夫新发现了一样东西,你快过来看看!”
  
      突然,王绩拍了拍脑袋,一脸兴奋道。
  
      李泽轩刚想问是什么,就被老王拉着胳膊,朝工坊办公大楼快步走去!
  
      登上了三楼,又是一阵左拐右拐,二人走到了一间房门的外面,王绩一边开门一边说道:“这个是王某找福管事要到的一间专门用于试验《化学》教材上面一些化学反应的屋子,最近又根据教材找人帮忙烧制了一些工具,老夫这些日子一直都在里面做实验!”
  
      谈话间,房门已经打开,入眼所见,差点让李泽轩以为自己又穿越回了现代,因为房间内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形状的玻璃容器,蒸馏瓶、烧杯、量筒、试管等等,还有,李泽轩甚至看到了酒精灯!!
  
      这老家伙可真能折腾呀!
  
      此刻,李泽轩真是有些佩服王绩了,他当初编写书院的《化学》教材时,只是在某些地方简单地画了画这些实验实验器材的大致轮廓,一些化学反应的原理,他也只是简单地介绍一下,他不奢望学生们理解书上所有的化学反应,他觉得学生们通过《化学》这门课,能认识到物质的本性就成!
  
      可以说,他编写的这门《化学》教材是不完整的,因为一些实验材料与仪器的欠缺,所以整个课程就缺少了很多实验的佐证,多数情况下只局限于理论层面的讲解!
  
      这样的《化学》当然不能称之为完整!
  
      但即便不完整,他也要推出这门课程,他想的是先把理论提出了,里面的一些具体的东西,等到以后有条件了,留给后人去验证,就比如说他提出的那个“元素周期表”,这个时候学生们可能还觉得没啥,但要等到几十年或者两三百年后,人们肯定会因为“元素周期表”将他惊为天人!
  
      他要为大唐引入化学知识,还要做这个领域的“先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