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你有啦? 感谢Jennifer的万赏!
    一场闹剧,最终以郭子明的被抓而收场!
  
      百姓们继续排队“就医”,但排队的同时,很多人还不忘谴责谴责郭子明那个人渣!
  
      消息传到了李府,晚上吃饭的时候,叶国重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人心难测,这就是人心难测啊!有些时候,你想当好人,却总是能遇到居心叵测之人!”
  
      李泽轩沉默片刻,说道:“但这世上总归是好人居多,咱们不能因为个别老鼠屎,就放弃了心中坚持!”
  
      叶老太太笑呵呵地拍了拍手道:“呵呵!小轩说得好啊!老婆子我始终相信,凡事人在做,天在看!有些恶,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啊!有些善,也是一样!善恶终有报,说的就是这么一个理!”
  
      叶法善点了点头,道:“法善赞同祖母和表兄的话,不管别人如何为恶,我们只需坚守本心即可!”
  
      李夫人笑着揉了揉这个侄儿的脑袋,道:“好了!都别说了,快吃饭菜!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众人这才放下这个话题,开始吃饭。
  
      晚饭结束后,李泽轩、韩雨惜夫妻二人回到西院,但并没有直接睡下,韩雨惜拿出了一本账册,开始翻阅了起来,李泽轩站在一边观看,没过一会儿,便皱起眉头,忍不住道:
  
      “娘子,这今天一天就花了七千多贯啊?”
  
      “嗯!相公干嘛这么惊讶?孙神医带着一众太医署医官义诊一天,花费那么多药材难道不需要钱啊?”
  
      韩雨惜觉得丈夫有些大惊小怪了,于是道。
  
      李泽轩砸吧砸吧嘴,感叹道:“啧啧!我知道药材需要钱,但没想到居然这么费钱啊!这可比送煤炉、送衣服烧钱多了~!”
  
      他心里忍不住感叹道:“看来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看病都挺贵的啊!至少比平常的衣食住行所花费的钱要多得多!”
  
      韩雨惜白了自家男人一眼,道:“这还是孙道长跟一众太医署的医官在开药的时候尽量替换掉了一些名贵药材,要不然七千贯可打不住!不过话说胡竟然今日也算帮暖唐基金会减少了两三贯的损失呢!相公,这孩子现在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胡大叔跟刘婶如今总算不用再替他们姐弟操心了!”
  
      韩雨惜在为韩家庄最近“人才辈出”而欣喜,李泽轩的关注点却不一样,他听到胡竟然帮基金会省下两三贯钱的时候,顿时就惊讶了:
  
      “两三贯?不就是几副治疗热病的汤药嘛?有这么贵?”
  
      特娘的在现代,一颗感冒药也就一块钱吧?如今几副汤药就两三贯,这吃的不是汤药,是特娘的仙草啊!
  
      韩雨惜郁闷地抿了抿嘴,然后嗔道:“相公以为热病那么好治的吗?一般的大夫很难治好的,咱们大唐每年不知道又多少百姓因为热病而死。孙道长医术冠绝,他老人家开出的汤药,别说药材了,仅仅是药方本身的价值,也远不止两三贯啊!”
  
      “呃!”
  
      李泽轩瞬间明悟过来,以前他也听说过感冒发烧对于古代人来说算是大病了,搞不好还会死人,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想了想,他心里暗道:
  
      “看来这个时代的医术传承有点问题啊!小小的一个感冒汤药方子,都没有普及,这样敝帚自珍可不行,医术必须得不断地交流才会进步,估计老孙的《千金方》应该还没开始写吧?得催他快点写才行,顺便给提点意见!正好到时候他一旦静下心来写书,就没工夫四处云游了!还能给大唐所有的大夫,留下一本医学“圣典”,真是一举多得啊!”
  
      “诶!相公,相公?”
  
      想的正出神,李泽轩感觉胳膊被晃动了两下,定睛一看,发现是韩雨惜在叫他,他这才回过神来,“哦哦,娘子,什么事?”
  
      韩雨惜翻了个白眼,无奈只得又重复了一遍,道:“妾身在问相公,你先前在报纸上用“皮侠客”写了《凡人修仙传》,现在要不要也捐一份钱啊?相公你刚刚在想什么?居然想的那么出神?”
  
      捐钱?
  
      “呃…!娘子你是看了今天的《大唐日报》吧?”
  
      李泽轩一听,就知道韩雨惜是看了《大唐日报——大话江湖》上今天发的那一则关于作者捐钱编辑部免收分成的通知,他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敢情自己媳妇是做慈善都做上瘾了?都反过来找自己要钱了!
  
      不过想想也挺有趣的,自己现在是拥有两个身份,韩雨惜是在找“皮侠客”要钱,按理说是没毛病啊!
  
      “娘子,那些作者捐的都是这个月或者下个月收到的打赏啊!你相公我现在都写完了,也没有打赏钱啊!怎么捐?”
  
      主要是他觉得现在的基金会并不缺钱,不然,他肯定会将自己收到的所有打赏的钱全捐出去的。
  
      韩雨惜一听,娇哼道:“谁说没有了?妾身听马管事说,相公的书上个月虽然完结了,但这个月仍然有不少人去给相公打赏,截止到现在,也有好几千贯了呢!”
  
      李泽轩忍不住刮了刮韩雨惜的鼻子,宠溺道:“行行行!都依你!娘子你自去跟马兄说吧!唉!娘子你可真是个小财迷,这暖唐基金会聘请你当副会长,可真是捡到宝了!哈哈!”
  
      可不是捡到宝了吗?哪有慈善基金会的管事人,将自己家里的钱拿来做慈善的?
  
      韩雨惜抓住李泽轩的手,不满道:“相公~!妾身这还不是为咱们以后得孩子积德吗?”
  
      李泽轩一个激灵,脑袋“蹭”的一下凑到韩雨惜的脸前,道:“娘子,你有啦?”
  
      他记得最近安全措施做的挺好的呀!不应该啊!
  
      韩雨惜一怔,待她反应过来后,顿时大羞,道:“相公,妾身说的是以后,你…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有的没的?”
  
      李泽轩大松一口气,道:“呼!没有就好!”
  
      “……”
  
      韩雨惜闻言,幽幽地看了李泽轩一眼,心里则是轻叹了一口气。
  
      …………………………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