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水可覆舟之少年天降!
    “铿!”
  
      就在余徳静闭着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耳边刮过来一阵风,然后便是一阵金属相撞的铿鸣声,紧接着,他听到身旁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谁给你的狗胆,敢当街杀人~?”
  
      余德静就算再笨,也知道自己得救了。
  
      他万般欣喜地睁开了眼睛,就见一个比他还要年轻的男子,手持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剑,正好挡住了那个姓万武士势大力沉的一刀!再然后就见那男子只是轻轻地挥了挥刀剑,姓万的武士就立马被弾飞了老远,“嘭”地一声,就跟一个沙包一样,狠狠地砸在了崔家深红的大铁门上!
  
      “万爷!万爷!您没事吧?”
  
      崔家众家丁与武士大惊失色,纷纷围了上去,关心道。
  
      “呸!老子没事!”
  
      姓万的武士推开了周围人的搀扶,然后来到李泽轩的近前,一脸狰狞道:
  
      “哪儿来的小娃娃,竟然敢管崔家的闲事!怕是活腻歪了吧?识相的现在即给爷爷我跪下磕头,兴许爷爷能让你死的体面....”
  
      “聒噪!”
  
      少年皱了皱眉,众人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就见那个姓万的再一次地飞了出去!
  
      “砰!”
  
      不知那少年是有意还是无意,姓万武士这一次又撞在了同一个位置,崔府的大门同一个地方连续两次遭受重击,终于再也扛不住,“轰”的一声巨响,辉煌了近千年的崔家,其府门第一次被人砸倒了!
  
      崔府门前,看热闹的,先前参与到打架的百姓,以及崔府的家丁、武士,在这一刻,全部都惊呆了!
  
      所有人此时都只有一个想法:疯了!疯了!崔府的大门竟然被人给砸烂了!这是狠狠地打了崔家的脸啊!
  
      “永安侯!他是永安侯!”
  
      “什么?你说这少年是永安侯?怎么可能?”
  
      “真的是永安侯!俺见过好多次了!绝对不会错!”
  
      “俺滴天!永安侯竟然把崔家的大门给砸了!”
  
      “放屁!你特娘的会不会说话?明明是那个姓万的武士自己砸了崔家的大门,跟永安侯什么关系?”
  
      这句话是余德静说的,身处风暴中心,没有人能体会到他此刻心中的震撼!原本自己已经必死无疑,却在关键时候被一从天而降的少年给救下了!特别是得知救他命的少年乃是当今朝廷炙手可热的新贵李泽轩时,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
  
      因为永安侯这三个字,在蓝田县甚至大于天!蓝田县上下几万人,没有人没受过李泽轩恩惠的。
  
      可是在听到有人说李泽轩砸了崔府的大门时,他下意识地就是一个激灵,他虽然崇拜李泽轩,但也知道以李泽轩现在的势力,绝对不是崔家的对手,于是他来了一个偷换概念,想要借此帮李泽轩稍微脱罪!
  
      这个想法看似非常幼稚,但余德静短时间内就只能想到这么“幼稚”的一个方法了!因为急于纠正别人,他甚至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嘿!德静说得对!明明是崔家的自己人砸的大门,不关永安侯的事!”
  
      之前那个姓钟的大汉,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大声地附和道。
  
      “说的没错,是崔家人自己砸的,不关永安侯的事!”
  
      百姓们这时候就算是再蠢,也知道应该怎么说。一时之间,人群里面的声音逐渐统一,再也找不到第二种声音。
  
      崔府的一干家丁、武士,此时均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眼前这个少年,竟然就是近来声名鹊起的永安侯,怒的是这群百姓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是把他们都当做瞎子、傻子耍啊!
  
      “永安侯?你就算是永安侯,也不能知法犯法!”
  
      姓万武士此刻吐了两口血,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李泽轩身前三丈远,愤怒道。
  
      只是他说话的语气,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显然是被李泽轩打怕了!
  
      “让你们的主子出来,你还不配跟本侯说话!”
  
      李泽轩斜了他一眼,淡淡道。
  
      不是他耍“大牌”,而是他真的不屑于跟这种空有勇武、只会被人当枪使的莽汉说话!
  
      “你!!”
  
      姓万的武士瞬间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李泽轩却毫不留情地打断道:
  
      “怎么?不服?那就捡起你的刀吧!不然就快滚回去叫你家主人出来!”
  
      终于,姓万武士脸色大变,再也不敢说任何场面话了,立马灰溜溜地狼狈朝崔府而去。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地方的?”
  
      李泽轩这时装过身,看向先前被他救下的余德静,笑问道。
  
      余德静一愣,因为现在这个热情的李泽轩,跟先前完全判若两人!
  
      “哦!侯爷,学生名叫余德静,家住蓝田县余家庄!方才承蒙侯爷搭救,学生感激不尽!”
  
      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的余德静,朝李泽轩拱手道。
  
      余家庄?若是没记错的话,余家庄应该在刘家庄往北十几里、也就是蓝田县的最北面,这个庄子刚好不属于李泽轩的封地范围,也难怪李泽轩见这年轻人眼生了!
  
      “余德静,方才那大汉砍你,你为何不躲?”
  
      李泽轩微微一笑,道。
  
      余德静嘴角一抽,苦笑道:“不瞒侯爷,刚刚学生也没料到那厮居然如此目无王法,胆敢当街杀人,学生一时错不及防,想跑也跑不了了!”
  
      此言一出,离得他俩不远的一些百姓,顿时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
  
      李泽轩也忍不住一乐,道:“呵呵!你倒也算是实诚!”
  
      有句话他没说,那就是先前那个武士,并不是真的要砍余德静,只是在试探,他的追风剑在接到那武士落下来的刀时,便明白了,正是因为这个,他才留了那武士一条命!
  
      “我道是谁?原来是永安侯!但就算你是圣上亲封的国侯,也不该来砸我崔府大门吧?”
  
      二人说话间,崔府内走出了一个身穿紫裘、有着一双丹凤三角眼的贵妇,那贵妇来到李泽轩跟前,声若寒冰地说道。
  
      李泽轩拍了拍余德静肩膀,示意他退下,然后转过身直视那贵妇,道:“是你派崔府下人出来打杀百姓的?”
  
      .................
  
      第一更!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