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水可覆舟之风波暂歇! 二合一
“带走!”
  
  崔府门前,见王氏终于同意,尉迟敬德对属下吩.网
  
  “喏!”
  
  两个右武侯卫的军士,立刻上前将万金刚给捉住,面对两个宗师高手,万金刚不敢有任何反抗,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
  
  “其余百姓,速速散去!不然一律拿回武侯府~!”
  
  尉迟敬德转身看向一众百姓大声道。
  
  “散了吧!散了吧!”
  
  百姓们架也打了。热闹也看了,听尉迟敬德这么一说,纷纷散去。
  
  余德静朝李泽轩拱手道:“侯爷,那学生告辞!”
  
  李泽轩点头微笑道:“嗯!下次可别这么耿直了,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
  
  余德静略微尴尬道:“学生铭记侯爷教诲!”
  
  今日这场惊心动魄的遭遇,可能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也是他第一次真正认识到李泽轩,这是一个文武全才,真正的龙凤之资!今天以后,他的“偶像”就彻底成为李泽轩了,而不再是所谓的“五姓七宗”!
  
  说罢,余德静转身跟着余家庄的一干老乡离开了。
  
  先前热闹非凡的崔府门前,瞬间就只剩下武侯府的人、李泽轩、王氏、以及崔府的一众“残兵败将”了!
  
  王氏一脸阴狠地瞅着李泽轩,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尉迟敬德道:“小轩,你速速入宫,陛下有事传召你!”
  
  王氏张了张嘴,暗恨尉迟敬德如此多事,不然今日她跟李泽轩之间的冲突绝不会如此简单地就了结。
  
  “好!小侄这就入宫!”
  
  李泽轩既喜又愁,喜的是能这么快脱身,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在来之前,便已经做好了被崔家胡搅蛮缠的准备,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说到底还是尉迟敬德够强势,今天这个事儿右武侯府随便换一个人过来,王氏估计都不会给面子;
  
  至于愁,则是愁李二召他进皇宫,很有可能就是为了今天的事情找他麻烦,他得在路上想好一套说辞才行!
  
  …………………………………
  
  “嘿嘿!德静,你小子可真够幸运的,居然被侯爷搭救了,而且还能跟侯爷说那么多话,你可是咱们庄子的第一人啊!”
  
  一队庄户从长安城东门延兴门而出,队伍里有人如此感叹道,语气之中全是羡慕。
  
  余德静笑道:“钟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当时我差点差点都吓得尿裤子了!再说,侯爷过来可不仅仅是为了救我,他应该是为了救我们所有人!今日若不是侯爷过来插手此事,钟叔你觉得崔家的崔夫人,会饶了我们吗?”
  
  话音落罢,百姓们顿时陷入了沉默,半晌后,姓钟的大汉感叹道:“唉!侯爷是个好人呐!老钟我活了几十年,也见过不少官,可无论是前朝还是现在,都没有一个官像侯爷这般爱民!唯一可惜的是,咱们余家庄太靠北了,不然早就成侯爷的封地了!”
  
  他这么一说,不少人都跟着遗憾地附和道:“老钟说的没错!要是咱庄子也能并到侯爷的封地就好了!遇上这么一个主家,别说让俺当牛做马,就是要俺去赴汤蹈火都行!”
  
  “嘿!人侯爷怎么会要你当牛做马?侯爷对封地的百姓可好着呢!”
  
  余德静摇了摇头,道:“多说无益,侯爷如今的食邑已经算是大唐勋贵中顶尖的了,若想再扩大封地,除非侯爷再立功劳才行!咱们快回去吧!”
  
  ……………………………
  
  皇宫,丽政殿。
  
  李二下了早朝,来这里本是想跟长孙好生享受享受皇宫里新装的暖气,结果有人来报说是一大群百姓,在崔府门前跟崔家的下人厮打起来了,他微微皱眉,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相信尉迟敬德肯定能自己处理好的。
  
  可没过多大一会儿,侍卫便又传来了一个消息,说是李泽轩去往了崔府,并打伤了崔府的护卫,李二这才让人传令尉迟敬德,让其想办法化解矛盾,并传召李泽轩入宫。
  
  “陛下,妾身在想,百姓们忽然前往崔家闹事,是不是因为有人在暗中怂恿?”
  
  长孙皇后凝着眉头,问道。
  
  “观音婢是想说李泽轩在暗中煽动百姓去崔家闹事吧?”
  
  长孙皇后轻点臻首,道:“妾身的确这么怀疑过,毕竟永安侯对于世家的态度一向不好,先前蛇王刺杀事件,矛头直指崔家,若不是陛下从中斡旋,想必他早就已经杀上崔家了吧?”
  
  李二撑着下巴,沉思片刻,摇头道:“不会!这小子如果真打算借助百姓来对付崔家,今日就肯定不会单枪匹马,赶去崔府了!唉!这小子有时候心肠如铁,有时候却又优柔寡断,这是为将帅者之大忌啊~!”
  
  聪明如李二,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问题中的关键,但对于李泽轩不退居幕后、顺势坐收渔翁之利,反而一马当先,冲至幕前,与崔家正面交锋的“愚蠢”行为,李二心里有些恨铁不成钢。
  
  虽然他不打算在这个节骨眼动崔家,但是能借用百姓之力,给崔家找点麻烦,降低降低崔家在民间的声望,他还是非常乐意见到的。
  
  可如今因为李泽轩的一时心软、担忧百姓受伤,而贸然出手,一切都泡汤了!
  
  下次若是想形成这样的舆论优势,可不太容易!
  
  “呵呵!陛下,人非圣贤,孰能完美无缺?妾身倒是觉得永安侯的这个缺点才是真性情,也正说明他重情重义!只有这样的正直之臣,才能不被外邦所利用,才能为大唐建功立业!”
  
  长孙皇后听罢李二的话后,琢磨了半晌,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她微微一笑道。
  
  “陛下!永安侯已到甘露殿!”
  
  殿外这时进来了一内侍,朝李二拱手道。
  
  “嗯!终于来了!”
  
  李二精神一震,他对长孙皇后道:“观音婢你在此稍坐!朕去训训那小子!”
  
  ……………………………
  
  “臣,参见陛下!”
  
  甘露殿内,李泽轩一身常服,朝李二躬身行李道。
  
  尉迟敬德当时跟他说的挺急,李泽轩也没有回家换朝服,便直接奔着皇宫来了。
  
  “免礼!”
  
  上面传来李二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李泽轩站直身体,抬起头,就见李二正坐在上首,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居然敢将崔家的大门给砸了,回头若是崔君绰联合山东士族一起针对于你,到时候看你如何应对!”
  
  李二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但李泽轩却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了些许责怪的意思。
  
  “回陛下,无论结果如何,臣今日所为都绝不后悔!崔家主母唆使家族武士,对普通百姓动用刀兵,当时臣若是晚来一步,定会发生死伤!所以臣不后悔!”
  
  李泽轩沉声道。
  
  “唉!你啊!”
  
  李二叹了一口气,负手起身从上面走了下来,道:“你也是个聪明人,你应该明白孰是孰非到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如今你砸了崔府的大门,屹立千年的崔家被你弄得灰头土脸,你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
  
  依附山东士族的读书人足足占了大唐读书人的一小半,若是崔家铁了心要报复你,这些读书人一人一口口水,也能将你的名声弄臭!到时候谁还敢来你的炎黄书院?谁还会学你的工学?谁还会买你工坊的东西?”
  
  李泽轩眉头深锁,他只想过崔家的人会派一些刺客之类的来报复他,倒是没想过他们会以舆论手段来将他的名声搞臭,不过他也不怕,说到舆论造势,整个大唐还没有人能比他更加擅长!
  
  “陛下!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不是他崔家的天下!崔家是否能联合其他士族还尚且不好说,但即便山东士族同心同力,臣也不惧于他们,因为臣知道陛下会支持臣,天下的百姓也会支持臣!”
  
  李泽轩拱了拱手,朗声道。
  
  李二没好气地瞪了这货一眼,心道朕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你绑在同一条船上了?想得美!
  
  但仔细想想,这条“贼船”他不上也得上啊!因为皇家跟世家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
  
  “空说大话无益,你如今可有什么对策?”
  
  李二顿了顿,道。
  
  李泽轩拱手道:“回陛下,臣没有对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崔家现在还未出招,臣就算有对策也没用,只能等到时候见招拆招罢了!”
  
  李二沉默了,大殿内陷入一片安静,安静的甚至能听到人的呼吸声。
  
  李泽轩低着头,开始数蚂蚁,老李不问他,他便不说话,反正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他一向不喜欢,也不擅长,就交给老李去慢慢衡量吧!
  
  过了许久,李二抬头道:“覆灭突厥前,朕不希望世家乱!你明白吗?”
  
  李二心里很清楚,今天的事情严格来说根本怪不得李泽轩,但李泽轩要是和崔家全面开战的话,他就不得不做出选择,去帮李泽轩应对崔家了!不过一到那时,除了太原王家之外,其余几大世家势必会联合在一起,那样对于李二来说非常不利,对于大唐来说,也是一次极为严重的内耗!
  
  李泽轩心中一动,应道:“臣,遵旨!”
  
  “嗯!”
  
  李二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他貌似不经意地笑道:“你教给将作监的暖气非常不错,本该有赏的,但你现在又给朕捅了这么大的娄子,那就算了!你先回去吧,记得朕跟你说的话!”
  
  非是他不愿意恩赏,主要是如今李泽轩刚砸了崔家,他若是反手给来了一个赏赐,这不是红果果地嘲讽吗?崔家万一这个时候发毛了,来一个鱼死网破,也够朝廷吃一壶的!
  
  李泽轩撇了撇嘴,暗道李二小气,不过他细细一想,也能明白李二的苦衷,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告辞离去。
  
  .…………………………
  
  “啪、啪!”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李泽轩欺人太甚~!”
  
  崔府后院,王氏气急败坏地摔着花瓶,怒气冲冲地咆哮道。
  
  屋内的丫鬟仆役,各个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一会儿,眼见桌子上、柜子上能摔的东西全都摔完了,崔府的老管家上前拱手道:“夫人,您消消气!气大伤身啊!”
  
  “砰!”
  
  “我消消气?这李泽轩先是将玄籍逼回了郑州,接着又害的云寒发配到了琼州,如今竟然过来砸了崔家的府门!崔家这么多年来,何曾受到过如此屈辱?若是老爷还在长安,岂会容他如此放肆~?”
  
  王氏狠狠地拍了拍桌子,怒声道。
  
  王管家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夫人,如今当务之急不是与永安侯置气,而是咱们得尽快减小这件事对崔家的影响!依老奴之见,咱们得尽快去暖唐基金会捐一笔钱,不然永安侯很可能借题发挥,到时候再经过《大唐日报》一宣扬,咱们崔家的名声,恐怕就要臭了!”
  
  不得不说,老管家的眼光还是非常准的,今天的这个事情,除了伤害了崔家的脸面外,更重要的是对崔家的名声,造成了相当大的打击!
  
  五姓七望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地位,主要就是依靠着在民间多年积累起来的声望,尤其是在读书人中积累的声望!
  
  若是他们崔家落得一个恶名,那将来崔家将会失去很多读书人的投奔,这是伤崔家根基的大事!
  
  “捐钱?想得美!那暖唐基金会虽然是以朝廷的名义、挂着皇后的名字,但谁不知道其中真正的主事人是李泽轩那一家人?这小子想通过这种下作手段逼迫崔家捐钱,门都没有!”
  
  愤怒之中的王氏,想也没想地就直接回绝道。
  
  “夫人,可是.....”
  
  “管家你不必多言!我主意已决!崔家非但不会捐钱,今日的事情也决不会善罢甘休!”
  
  老管家还欲再说些什么,王氏却根本不想再听,她撂下这么一句话,便直接离去了!
  
  老管家张了张嘴,满心无奈,只能在心底暗暗祈祷崔家的老太公崔君绰尽快得知消息、并赶回来主持大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