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水可覆舟之铁胆忠心!

      彘,豕也,即猪。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
  
      与凌迟不同,人彘是宫廷斗争采用的私刑,古人常说,无毒不丈夫,最毒妇人心。在大内皇宫里,妃子之间的斗争历来都不会少,没有安全感的妇人一旦掌握权势,报复起来比男人还狠。
  
      人彘是吕后发明的,当时刘邦当上皇帝之后,渐渐地对年老色衰的吕后不再宠幸,开始对绝世美女戚夫人实施宠幸,碍于刘邦当政,吕后不敢有所行动。后面刘邦去世后,吕后掌权,当年的嫉妒之心一直难于磨平,于是派人把戚夫人抓起来,毒打一顿,挖去双眼、四肢砍断、头发剃光,最后扔进厕所.....
  
      即使做到这个份上了,吕后还不是很满意,最后叫来她的儿子惠帝过来看“人彘”。惠帝从未闻有“人彘”的名目,心中甚是稀罕,便即跟着太监,出宫往观。宫监带着他来到一间茅厕中,开了厕门,指示惠帝道:“厕内就是‘人彘’哩。”
  
      惠帝向厕内一望,但见是一个人身,既无两手,又无两足,眼内又无眼珠,只剩了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那身子还稍能活动,一张嘴开得甚大,却不闻有甚么声音。看了一回,又惊又怕,不由的缩转身躯,顾问宫监,究是何物?宫监不敢说明。直至惠帝回宫,硬要宫监直说,宫监方说出戚夫人三字。一语未了,几乎把惠帝吓得晕倒,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侯爷息怒!”
  
      云山别院,书房。
  
      庞非基看着化为锯末的木桌,忍不住瞳孔一缩,自追随李泽轩以来,他从未见过李泽轩生这么大的气,胆战心惊的他,连忙抱拳劝慰道。
  
      “哼!息怒息怒,你问问那一双被虐杀的母子,他们能不能息怒?都说大家族最是无情,但本侯却没想到崔家竟然能无情、肮脏到这个地步!他们生而为人,却枉为人!”
  
      李泽轩满脸怒容,这一刻,他真的后悔白天的时候,没将王氏给剁了!那个名叫念语的丫鬟本来就是受害者,结果到头来却还要遭受王氏的二次迫害,而且这种迫害,委实不是人类所能做出来的,用蛇蝎毒妇来形容王氏,都有些太轻了!
  
      白天的时候,李二告诉他要忍,忍着等大唐解除外患后,再来解决世家!
  
      但这个时候,李泽轩真的忍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多忍一天,黄泉之下那个被王氏残忍虐杀的丫鬟,就晚一天安息!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王氏这种魔鬼,李泽轩忍不了、他也不想忍!
  
      “侯爷,崔家根基深厚,而且与其他家族多有勾连,您要三思啊!”
  
      庞非基眸子中闪过一丝复杂,他朝李泽轩抱了抱拳,又道。
  
      “嗯?”
  
      李泽轩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猛地转过身,目光灼灼地盯着庞非基,看了许久许久,直到庞非基被看得有些手足无措时,他才开口道:“非基,这些消息,仅仅凭借你手中的那些人,难道就能探察得到?”
  
      庞非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慌乱,“侯爷,我……”
  
      “你若觉得,本侯对你还不错的话,请你说实话!”
  
      李泽轩转过身,背着双手,冷漠道。
  
      庞非基身子一颤,先前那些即将脱口的话语,是再也说不出了,沉默片刻后,他沉声道:“属下有罪,这些消息是属下借助右武侯府的力量,才得以查明的!”
  
      “那你是何时得到这些消息的?”
  
      李泽轩面无表情道。
  
      距离上次他命令庞非基打探消息时,已经足足过去了将近半年,他不相信庞非基是正好就在这几天得知消息的。
  
      “……侯爷,属下……属下在三个月前便得到了消息!”
  
      庞非基的脸色一阵变换,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咬牙道。
  
      “三个月前!!”
  
      李泽轩闻言,眼睛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他回过身,直视着庞非基,一字一句地问道:“那你为何三个月前,不将消息告知于我?你是何居心?”
  
      庞非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慌忙单膝跪地,道:“侯爷,属下有罪!”
  
      “本侯是在问你为何不将消息提早说出来,你特娘的少在这里磕头请罪装可怜!”
  
      李泽轩正在气头上,他见庞非基这幅模样,一时怒火中烧,忍不住将手中的书籍,狠狠地砸向了庞非基的脑袋,庞非基能躲却没有去躲,本来不算重的书本,在李泽轩含怒一击的驱使下,在庞非基的脑袋上,瞬间留下了一个大包!
  
      “侯爷,属下……属下……”
  
      庞非基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是尉迟伯伯吩咐你这么做的吧?”
  
      屋内沉默了许久,李泽轩忽然开口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悲凉,是那种被朋友兄弟背叛的悲凉!
  
      庞非基如遭雷击,呆愣愣了半晌,终于说道:“侯爷猜测的没错,不过尉迟将军只是建议,最终是属下下定决心没有提前告知侯爷的!请侯爷责罚!”
  
      “为何?”
  
      李泽轩的声音逐渐转为清冷,冷得庞非基有点想哭!
  
      对,就是想哭!
  
      “回侯爷,当时属下拿到这份消息时,尉迟将军当面与属下说,若是侯爷您知晓了上面的内容,以您一向的心地善良,定会冲冠一怒、不顾后果地杀向崔家!
  
      那个时候,侯爷您羽翼尚未丰满,而且您刚刚创立炎黄书院,在圣上心中的地位恐怕还不稳,崔家若是全力反扑,很大可能会令侯爷您元气大伤,而且侯爷到时会无暇顾及炎黄书院!
  
      所以尉迟将军建议属下,等到时机成熟时,再将这份消息递交给侯爷!非基自从追随侯爷之后,侯爷对兄弟们的一片情谊大家心里都清楚,侯爷是把兄弟们当做家人看的!这份恩情,非基就算万死,也难以报答!从始至终,非基只希望侯爷一家能平平安安、富贵万世,对侯爷从无二心!
  
      非基心里也清楚,炎黄书院是侯爷非常看重的一份基业,为了不让侯爷冒然去对付崔家,也为了侯爷能一心发展书院,于是,非基便自作主张,压着这份情报,一直等到了今天!非基知情不报,还请侯爷责罚!”
  
      …………………………
  
      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