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水可覆舟之暴风将临! 二合一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时机适合对崔家动手~?”
  
      庞非基的一番表忠心的话,让李泽轩有些触动,但同时也有些恼火。上位者都不喜欢自己的属下擅作主张,李泽轩虽然来自于现代,接受的是“人人平等”的教育,但他仍然不喜欢别人来替他做决定!
  
      可以说,庞非基的所作所为若是放在其他大家族里面,早就被家主赐死了,虽然他也是为了家族的长远利益考虑。
  
      李泽轩做不到那么冷血,但对于庞非基的擅作主张他心里同样很不愉快!主要是他一想到那被王氏做成人彘的丫鬟,他心中更是怒火滔天!
  
      “侯爷,是今日的百姓冲撞世家,让属下觉得世家目前正在离心离德,而侯爷这边,正是民心可用啊!相比以前,侯爷现在的胜算绝对大了许多!”
  
      庞非基跪在地上,抱拳道。
  
      李泽轩轻笑一声,道:“这也是你们的尉迟将军跟你说的吧?”
  
      他叫的是尉迟将军,而不像先前一样叫尉迟伯伯,显然他对于尉迟敬德的背着他“安排”庞非基的做法,心中很是不舒服。
  
      庞非基听明白了李泽轩话中的弦外之音,他一脸苦涩道:“侯爷,这些话的确是尉迟将军跟属下说的!将军还说,若是侯爷与崔家全面开战,尉迟家愿与侯爷同生死、共进退!”
  
      尉迟敬德早年不过一打铁匠,对于世家门阀,他同样没有好感,而且,对于李泽轩这样一个潜力无限的后辈,他一直都非常看重!因此,在这件事情上,尉迟敬德才会无条件地站在李泽轩这边!
  
      李泽轩听到尉迟敬德愿意与他“同生死、共进退”时,脸色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
  
      庞非基见李泽轩不说话,连忙又道:
  
      “侯爷,在这件事情上,属下自作主张,实属有罪,但这和尉迟将军无关,当时得知崔家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后,属下自己也犹豫过要不要将其告知于侯爷………”
  
      “行了!我都知道了!”
  
      李泽轩摆了摆手,打断了庞非基的话,顿了顿,他面无表情道:“先前书院的军训你都参加过,你应该也知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论你的出发点是好是坏,但你这番作为,就不配当一个好军士!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本侯的亲卫……队长,队长一职,暂且空置,日后你若是再犯同样的错误,本侯绝不姑息!你明白了吗?”
  
      李泽轩话语中出现了一个大拐弯,让庞非基还以为李泽轩要把他逐出亲卫军呢,吓的他脊背上都沁出了一层冷汗,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待听到后面半句,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惩罚,但他不想离开李家!
  
      “谢侯爷开恩,属下日后绝对不会再犯!”
  
      庞非基抱拳朗声道,语气中,颇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
  
      “行了!你下去吧!”
  
      “喏!”
  
      庞非基走后,李泽轩独自一人,坐在书房内,闭目沉思,许久许久,只听屋内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树欲静而风不止,本不打算将事情闹大,但地狱冤魂不答应,世间百姓也不答应!这次是真的要抗旨了啊!”
  
      ……………………………
  
      翌日,《大唐日报》上的头条新闻,毫无疑问地又成了长安百姓的话题热点。
  
      “清河崔氏从未捐款,百姓怒堵其门,险些丧命!”
  
      “嘶~!崔家被人堵了?这是啥时候的事儿?俺咋不知道呢?”
  
      “嗤~!昨天那么大的动静,王怀化你不知道吗?”
  
      “啥动静儿啊?俺昨天去城外了!”
  
      “嘿!啥动静你不会看报纸吗?上面说的清楚着呢!”
  
      “哟~!原来这崔家从未给暖唐基金会捐过钱啊!这也太吝啬了吧?俺虽然算不上有钱人,但也捐了五百文呢!也难怪崔家会被人给堵了呢!要是俺昨天在城里,肯定也去崔府门前吐口水了!”
  
      “你可别吹了!你没看见昨儿个有个书生差点被崔家的护卫给砍死了吗?”
  
      “这崔家真是太不像话了!不捐钱就算了,还敢公然砍人!多亏了永安侯及时赶到啊!”
  
      “为富不仁、表里不一,说的就是崔家啊!”
  
      “什么狗屁五姓之家,这德性连咱们这些没读过圣贤书的老百姓都不如!”
  
      “俺家那小兔崽子成天想着以后能依附到崔家,再娶个五姓女,将来光宗耀祖!我呸?回去老子就把他给揍一顿!依附什么崔家?娶什么五姓女?哪有考进炎黄书院、当永安侯的学生来的光荣?”
  
      “老王你这话说的没错!我听说城外石头村的穆老三,他家以前那穷的是有上顿、没下顿的,可是他儿子后来考进了炎黄书院,他们村的那个大地主,都想把闺女嫁给他儿子呢!”
  
      不知不觉地,百姓们心中的价值取向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润物细无声!指的不仅仅是春雨,还有人情!
  
      李泽轩这一年来,为百姓们做的善事,所有人都铭记在心里,相比于崔家,李泽轩更能代表正义,更能代表人民的民意!如今崔家的这条负面新闻一出,百姓们直接用脚投票,想也不想地就站在李泽轩这一边了!
  
      “你们这帮愚民,只会听信谗言!崔家辉煌千年,不知做了多少善事,帮助了多少穷困潦倒之人,岂是小小的一个永安侯所能比拟的?”
  
      一群百姓在大声议论着崔家的不是,忽然一个中年文士从此经过,听到他们对话后,那中年文士忍不住不满道。
  
      “切!你说崔家做过好事,那你列举几个出来啊?我先前还听人说过崔家子弟在河南道欺男霸女呢!”
  
      “就是!崔家为富不仁,众所周知,你却在这儿帮崔家说话,我看你跟崔家是一伙儿的吧?”
  
      “诶?我道是谁?这不是崔家的门客朱文涛朱先生吗?难怪要帮崔家说好话呢!”
  
      “昧着良心说话,亏你还是读书人呢!我呸!”
  
      “呸!揍他!”
  
      与崔家有关的读书人,以前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过在此刻,他们却遭殃了,彻底成为了过街老鼠!
  
      …………………………
  
      舆论风暴很快由平民才行刮到了文人圈子。
  
      炎黄书院这边,学生们一边在给穷人“送温暖”,一边就议论开了!
  
      “小恪,你说山长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打架竟然不叫上我们几个!咱们第二大队一上,崔家那些土鸡瓦狗谁能挡得住?”
  
      程处默嘴里衔着一根不知名的草,吊儿郎当地跟李恪说道,他们在早上吃饭的时候,都看过报纸了。
  
      话说这货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由于他们第二大队的任务就是运送煤炉、蜂窝煤、衣物,所以当初挑选队员的时候,挑选的都是一些身强体壮的学生,相比于其他队的队员,第二队的人无疑要壮实很多!
  
      李恪翻了个白眼,在一起相处的久了,他也知道程处默骨子里是潜藏着“暴力因子”,他翻了个白眼,道:“丑牛,山长的意思你难道还看不明白?他不愿意任何人受伤,要不然就不会亲自去了!当然,他更不可能让我们几个去!”
  
      “唉!山长这次把崔府的门都给砸烂了,我感觉崔家不会善罢甘休的,山长这下估计有麻烦了!没想到崔家小气就算了,居然还这么嚣张!”
  
      孙子凡拍了拍马屁股,叹气道。
  
      程处默撇了撇嘴,道:“切!子凡你才知道崔家是什么德行吗?俺听说那个崔善福,先前不止一次地找过山长的茬,得亏他被外放到岭南去了,要不然这会儿他肯定在朝堂上弹劾山长呢!”
  
      孙子凡吐了一口唾沫,道:“呸!什么狗屁五姓七宗,老子以前还想着娶个五姓女光宗耀祖呢,现在嘛,俺只想着将来娶个五姓女做小妾,嘿嘿……”
  
      李恪失笑道:“呵~!子凡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
  
      长安城内,某酒楼,几个年轻人坐在一起一边吃酒菜,一边议论纷纷。
  
      “王兄,这崔家委实太不像话了!仗着五姓之名望,为富不仁,而且还当街砍人,实乃目无王法,我等圣人子弟,也当共厌之!”
  
      “说的没错!崔家辉煌千年,掌士林之牛耳,引无数英才竞相投奔!可他们如今之作为,委实不配窃居此位,实乃人神共厌!先前我听说曹兄过几日想要去依附崔家,我今日得去好生相劝!”
  
      “嗯!没错!没错!这样的崔家,谁与之为伍,必将遭受世人唾弃!我有一好友两年前便进入崔家做事,这两天说什么也也要让他赶快脱离崔家!正所谓回头是岸啊!”
  
      “是极是极!我等苦读圣贤书之人,应该深明大义才是!”
  
      在这一刻,不论这些书生支不支持工学,但是他们对于崔家的所作所为,都毫无例外地在口头上表示了反对,这与学术派别无关,因为他们学的圣学也是教他们与人为善!
  
      崔府内。
  
      老管家拿着一份最新一期的《大唐日报》,找到王氏忧心忡忡地说道:“夫人!大事不好了!永安侯真的把昨天的事情登在《大唐日报》上了,现在城内的百姓都在说崔家为富不仁啊!”
  
      王氏接过报纸,面色猛的一变,她寒声道:“哼!此子真是下作,净会干些暗箭伤人的事情!既然她无情,就别怪我无义!管家,吩咐府内的先生们,让他们立即撰文抨击李泽轩,我要把这小子的名声彻底搞臭!”
  
      老管家急道:“夫人,老奴觉得,为今之计是得赶快去暖唐基金会捐些钱财,这样才能堵住百姓们的悠悠之口啊!不然崔家经营千年的名声,很可能就毁于一旦啊!”
  
      “住口!”
  
      王氏的脸色忽然狰狞起来,她咆哮道:“你住口!让崔家去给那小子送钱?想都别想!上次那什么豆芽,崔家上了那小子的恶当,直到现在都没有将三千贯的本钱给挣回来!还想让我去捐钱?没门!”
  
      “哼!依我看应该是你住口!”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个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王氏面色一白,老管家却目露喜色,连忙转过身行礼道:“见过老太公!”
  
      “儿媳见过父亲大人!”
  
      王氏深呼吸了几口气,福身行礼道。
  
      没错,外面来人,正是崔家的老太公崔君绰,老家伙收到消息,一大早便从城外的庄子里赶回来了!
  
      “哼!老夫若是不回来,这个崔家会不会被你弄得家破人亡?”
  
      崔君绰走进屋内,在丫鬟的搀扶下,坐在了上首的檀木椅上,紧接着,他瞪向王氏,怒道。
  
      王氏连忙下拜,道:“父亲大人息怒,这一切都是那李泽轩上门找事,不关儿媳的事啊!”
  
      “砰!”
  
      崔君绰猛地一拍桌子,他虽然年事已高,但这一下拍的还很用力,吓得王氏再也不敢说一句话,“那我来问你,昨日你为何要万金刚他们去打杀百姓?京城重地、天子脚下,是谁给你的胆子妄动刀兵?你以为现在的崔家还是十几年前的崔家吗?
  
      还有,为何昨日百姓散去之后,不派人去暖唐基金会捐一笔钱?是那点钱重要?还是崔家的脸面重要?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看看其他几家是不是都在暗地里嘲笑咱们?鼠目寸光的东西!善福娶了你,真乃家门不幸!”
  
      这话说的就有些重了,王氏这些年来之所以能颐指气使,还不是仗着她是崔家的正室夫人?此刻听崔君绰这么说,她的脸顿时就煞白了,“父亲,儿媳知错!儿媳知错!还望父亲息怒!”
  
      “哼!”
  
      崔君绰哼了一声,连忙急喘了两口气,看得出来,一下子说这么多话,他有些乏了,这时他略过王氏,将把目光投向老管家,道:“王永,你去账房支取两千贯,现在就捐到暖唐基金会去!”
  
      老管家连忙答应,“是!太公!”
  
      崔君绰这时又看向王氏,沉默半晌,道:“崔家跟李泽轩的仇怨,先暂且放下,等这两天风波平静后,老夫自会找他算账!你给老夫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许坏事!”
  
      “是!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