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水可覆舟之魔鬼少年!
    “侯爷,这人嘴巴紧的狠,从昨天到现在,什么也没说!尉迟将军说明日就将他送到大理寺!”
  
      右武侯府一间黑暗的小屋内,万金刚被缚住手脚,吊在了一根横梁上,披头散发,很是狼狈。一个右武侯府的军士,正在跟李泽轩小声交待着情况。
  
      右武侯府这边是没有监狱的,所以万金刚只能被临时关押在这么一间小屋里。
  
      唐朝的大理寺及各州府县均设有监狱。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是唐朝的三大司法机关。大理寺是唐朝中央的审判机关,负责审理中央百官犯罪及京师徒刑以上案件,大理寺审判一般采取直接面审的形式,因此唐朝沿袭南北朝以来传统,设大理寺狱,作为拘押人犯的场所。作为中央监狱,大理寺狱主要关押诸司犯罪的官吏和京城地区重要案犯。所以万金刚最终是要被送到大理寺去的。
  
      除了大理寺外,实际上唐朝的御史台也是曾设有监狱。唐初的时候,御史台主要起的是监察的功能,但是有时也依据皇帝的诏令,对犯罪官吏进行鞠审,从而直接参与审判活动。
  
      反观作为三司之一的刑部,并不是独立的审判机关,没有设置监狱,也没有典狱官设置,但是刑部却是管理监察全国监狱事务的最高职能机关,无论大理寺还是京兆府都要在每月的二十五日前,将本管囚犯的犯由何关押时间申报刑部。
  
      李泽轩皱眉道:“可有用刑?”
  
      问出这种话,说明他前世古装剧看多了!
  
      果然,那军士面色一变,连忙四下瞅了瞅,见没别人后,他忙道:“侯爷,咱们右武侯府可没有用刑的权利,每次我们将人犯交到大理寺那边的时候,他们还会检查人犯上有没有用刑的痕迹,若是发现咱们动用了私刑,他们肯定会找尉迟将军麻烦的!”
  
      被吊在房梁上的万金刚,此时嘴角浮起一丝嘲弄的笑意,显然这家伙现在是有恃无恐!
  
      “哼!你去拿一个木桶过来!然后再派人去本侯府上取一副针管过来,你直接这样跟王管家说,他肯定会明白的!”
  
      李泽轩面色一冷,对那军士吩咐道。
  
      军士不明所以,问道:“侯爷,您要木桶和针针管做什么?”
  
      李泽轩阴冷冷地笑道:“既然不能给他用刑,那本侯就给他扎扎针,你放心,这伤口比蚂蚁还小,大理寺的人肯定看不出来的!”
  
      军士仍然有些不明白,“侯爷,您给这厮扎针做什么?”
  
      李泽轩脸上露出了一丝恶魔般的微笑,道:“这人的身体各处都有血管,血管里面运送着人体的血液,本侯一会儿将这针管扎在他的血管里,他体内的血就会顺着针管一滴一滴地流在桶里,等啥时候木桶装满了,他也就只剩下一口气了,而且外人还检查不出伤口,你说,是不是很过瘾?”
  
      “唔~!”
  
      军士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跟李泽轩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接着他抱拳道:“侯……侯爷,小的这就去给您找木桶和针管!”
  
      说罢,他逃也似的离开了!
  
      因为尉迟敬德昨天吩咐过他们,李泽轩来了,无论吩咐他们什么,他们就必须得照做,只要不把武侯府拆了就成!
  
      被吊在梁上的万金刚,此刻脸上却满是恐惧,委实是李泽轩描述的那场景太恐怖了!他瞪大了使劲地摇头道:“不不不!永安侯,你可是圣上亲封的国侯,你动用私刑是犯法的!到时候崔家也不会放过你!”
  
      “崔家?”
  
      李泽轩嗤笑一声,一脸戏谑地看着万金刚,道:“你现在不过是崔家的一颗弃子,你觉得崔家会管你的死活吗?哦,不,应该说崔家现在只想让你死,不想让你活!要知道只有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万金刚不愿相信道:“不!我是老太公一力招揽进崔家的,他老人家回长安后,一定会想办法救我的!”
  
      “老太公?你是说崔君绰?他现在在哪里?”
  
      李泽轩目光一凝,问道。
  
      万金刚猛地醒悟了过来,自己刚刚好像不打自招了,他连忙闭嘴,不再多说一句。
  
      李泽轩见状冷笑道:“哼!看来你是还没有认清现实,一会儿给你放点血,让你清醒清醒!”
  
      万金刚咬牙道:“哼!放血就放血!我万金刚这些年流的血还少了不成?”
  
      这明显就是外强中干了!
  
      李泽轩懒得再跟他废话,没过一会儿,先前那军士便提来了一个木桶,并放在了万金刚身旁,李泽轩吩咐道:“用黑布把他的眼睛给蒙住,我怕他一会儿看了受不了,把自己给吓死了!”
  
      “是!侯爷!”
  
      军士跟万金刚都是打了一个寒颤,暗道李泽轩可真狠!
  
      片刻后,军士不知道从哪儿扯了一块黑布,蒙在了万金刚的眼睛上,李泽轩“亲自操刀”,哦,不,是针,还好他长得比较高,站在地面就直接能将针给插在了万金刚的胳膊上。
  
      面对李泽轩这个武道宗师,万金刚倒没有去做那无谓的挣扎,因为他知道李泽轩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失去挣扎能力。他这时只感觉胳膊好像是被虫子叮了一下似的,说不上疼,于是他便冷笑道:
  
      “哼!我还以为会多疼呢!这也就是给我万金刚挠痒痒罢了!”
  
      李泽轩没有动怒,他笑呵呵地说道:“让你疼不是本侯的目的,本侯是想让你在这种不知不觉中,体会着生命的流失,直到最后,你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而在这过程中,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只能慢慢地等待死亡!”
  
      万金刚身子一颤,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恐惧起来了。而旁边的军士,此时见到那淡黄色的橡胶胶管,瞬间就浸染成了深红色,紧接着就听“滴答”一声,血液滑落在了木桶内!
  
      “你去帮本侯拿几份《大唐日报》来,本侯今天就在这儿一边看报,一边欣赏这万金刚是如何被放血放成人干儿的!”
  
      李泽轩强忍着心中的恶寒,吩咐道。
  
      这种故意吓人的“变态”话,其实他自己听着都有些瘆得慌,但为了让万金刚说实话,他也就只能“委屈”下自己了!
  
      “吼~!永安侯,你有种就杀了我!使出这种卑鄙手段,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万金刚一想到自己身上的血要全被放干,而且还有一个人在旁边欣赏这个过程,任他以前杀过不少人,此刻心里也忍不住一阵发毛,他现在只求速死!
  
      右武侯府的军士,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泽轩,心道:这还是大家口中称赞的大善人永安侯吗?怎么像是刚从地狱出来的恶魔啊!
  
      军士正准备去给李泽轩拿报纸,忽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人拽了,他低头一看,发现是李泽轩拽的他,心中纳罕,正要问出声,却见李泽轩闪电般地往他的手里塞了一个纸团,并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那军士也是个机灵人,连忙点了点头,并退了出去。
  
      “周都尉,侯爷这上面写的是啥?您快跟俺说说!”
  
      武侯府一偏厅内,先前在李泽轩跟前服侍的那军士,正抓耳挠腮地围在一个中年人身边,焦急道。
  
      看他这模样,显然是不识字,李泽轩先前给他传的纸条真是白瞎了!
  
      “你啊!将军平日里让兄弟们有空多看看书,沈司戈你就是不听!”
  
      姓周的中年人指了指那军士,埋怨道。
  
      不过埋怨归埋怨,他还是开始帮那沈司戈看起纸条上的内容起来。
  
      “一壶水,一漏斗,外加两个军士?沈司戈,你确定这是侯爷交给你的纸条?”
  
      纸条的内容很简单,周都尉很快就看完了,不过对于纸条上的内容,他却有些不明所以。
  
      沈司戈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兴奋道:“我明白了!多谢周都尉!”
  
      说罢,他便一溜烟地跑了!
  
      ……………………………
  
      “滴答~滴答!”
  
      一间昏暗的屋子里,不时传出“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一个少年坐在门口,好整以暇地翻看着最新几期的《大唐日报》,他的脸上时不时地露出一丝微笑,看得出他此刻心情还不错。
  
      但屋里面那个被挂在横梁上的大汉,此刻心情却一点都不好,他的脸色煞白,由于想要挣脱束缚,他的手腕、脚腕处已经留下了深紫色的勒痕。他的嘴唇发干,此刻倒也没有大吼大叫,因为他先前喊了很久,根本没用,那少年面对他的吼叫声一直不为所动。
  
      也不能说是完全不为所动,当他嘴吐脏话的时候,那少年会狠狠地冲他肚子踹一顿,会痛的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侯爷,您看这都正午了,要不您先去用膳,属下帮您看着?”
  
      临近中午,沈司戈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李泽轩放下报纸,回道:“不用了!你去醉仙楼帮我取一盘狮子头,一盘炒豆芽吧,再来一小壶神仙醉,本侯中午就在这儿吃!让刘掌柜他多准备几份,给武侯府当值的几个弟兄们也开开荤!”
  
      沈司戈诚惶诚恐道:“哟!侯爷您抬爱了!兄弟们正在当值,哪里能饮酒?”
  
      李泽轩讶异地挑了挑眉毛,暗道这边的军纪还挺严明,他摆了摆手,道:“那你就多拿些饭菜来,就当本侯犒赏兄弟们的!”
  
      “多谢侯爷!”
  
      “嗯!至于这个万金刚,中午就别给他吃了!按照他这个流血速度,晚上应该就能差不多将体内的血流完!给他吃了也是浪费!”
  
      “你!永安侯你欺人太甚!”
  
      万金刚自从昨天早上被抓进武侯府,可是一口饭都没有吃,而且今天上午经过李泽轩的这么一番折磨,他感觉自己真的快要筋疲力尽了!这时听李泽轩这么说,他肺都快气炸了!
  
      “别理他!快去吧!”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
  
      沈司戈领命而去。
  
      中午,右武侯府内当值的武官、将士,算是免费“蹭”到了一顿大餐,醉仙楼上等的美食、菜肴,他们平常咬咬牙都舍不得进去吃一盘的,此刻却能大快朵颐地敞开去吃,一时之间,整个武侯府都飘着饭菜香!饥肠辘辘的万金刚,在这种饭菜香以及醉人的酒香中,简直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侯爷,属下方才在外面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崔家今天去暖唐基金会捐了两千贯!嘿!看来他们也开始服软了!”
  
      李泽轩邀请了沈司戈在“小黑屋”门口一起共进午餐,席间,沈司戈笑着说了一个消息,万金刚闻言,眉头不由深深地皱了起来。
  
      李泽轩貌似不经意地叹道:“世人都觉得崔家高高在上,永远都不可能倒,呵呵!那就走着瞧!嗯,不说那些,还是这神仙醉好喝!啧啧!给个神仙都不换啊!”
  
      “咕咕~!”
  
      他在这边好酒好肉地吃着,万金刚的肚子此刻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李泽轩对站在万金刚旁边干着“不为人知”事情的两个军士笑道:“来来来,你们两个换着过来吃点饭,用一个人盯着他别让他咬舌自尽就行!”
  
      二人面面相觑,见庞司戈在朝他们点头,于是便应道:“多谢侯爷!”
  
      于是,屋内只剩下咀嚼食物的声音,以及那非常富有韵律的“滴答~滴答”声。
  
      饥肠辘辘的万金刚,在这两种声音中更是饱受折磨,他的双臂和双腿早已失去了知觉,想必是因为被放了太多血的缘故吧!如果此刻他的手中有一把刀,他第一反应不是砍向李泽轩,而是砍向自己的脖子!
  
      午后。
  
      不知过了多久,“滴答”声忽然停了下来,李泽轩抬起了头,道:“怎么了?难道这么快就流干了?你们两个,快压压他的胳膊,帮他挤一挤,或许还能挤出点血来!庞司戈,你再去帮本侯取一壶“酒”,如此雅事,岂能无酒?哈哈!”
  
      万金刚脸色更加地白了,他用早已沙哑的嗓子,怒吼道:“疯子!疯子!你是魔鬼!求求你杀了我吧!”
  
      “呵!想死?哪有那么容易?你的血还没放光呢!”
  
      李泽轩大笑道。
  
      …………………………………
  
      二合一章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