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水可覆舟之太白四鬼!
    “少爷,右武侯府那边有动静了!”
  
      子时一刻,这时李泽轩早就让韩雨惜先睡了,他自己仍在书房看书,屋外,忽然传来了庞非基低沉而又急促的声音。
  
      “进来!”
  
      李泽轩眸光一闪,立刻道。
  
      “吱吖”一声,庞非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崔家派高手去武侯府了?”
  
      李泽轩忙问道。
  
      庞非基抱拳回道:“侯爷料事如神,就在三刻钟前,有一名高手潜入了武侯府,被里面当值的武侯发现!不过那人武功奇高,即便尉迟将军在武侯府内埋伏了三百弓弩手也难伤其分毫,于是守在外面的两位独孤将军连忙加入战局,战况这才得以逆转!”
  
      要说也得亏他以前是在右武侯府混的,要不然这大晚上的,他却在街道上瞎晃悠,不被巡街武侯抓走才怪了!
  
      “战况如何?可有将刺客给抓住?”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问道。
  
      “侯爷!那个潜入武侯府的刺客被包围后,众人才发现外面还有一个刺客在暗中接应,但接应的那个刺客身法太过高明,独孤将军没有追上,让他给跑了!剩余的那个虽然功夫不错,但不是独孤将军的对手,他被独孤将军击败后,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束手就擒,可没想到他直接撞在独孤将军的剑上自尽了!”
  
      “自尽了?”
  
      李泽轩皱着眉头,暗道好生倒霉。
  
      他辛辛苦苦地布了一番局,结果逃走一个,留下的一个还是一具尸体,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砰砰!”
  
      忽然这时,屋外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这种深更半夜的,断然不可能是李府的人过来敲门的,那就只能是府外的人了!
  
      李泽轩给庞非基使了一个眼色,庞非基朝门口靠近,然后小心翼翼开了一个门缝,见到外面来人时,他连忙将门给完全打开了。
  
      “是阿信?”
  
      见到来人是独孤信,李泽轩惊讶地站起了身。
  
      “小轩,今夜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独孤信点了点头,走上前说道。
  
      “嗯,知道了!刚刚非基已经与我说了!阿信你坐下先歇息歇息!”
  
      李泽轩笑着道。
  
      独孤信懊丧道:“小轩,实在抱歉!我们兄弟二人有负所托,竟然没有抓到一个活口!这样一来,咱们即便怀疑是崔家派来的人,也没有实证啊!”
  
      李泽轩要对付崔家这样的千年世家,独孤家族当然是没有意见的,他们一个代表着山东士族,另一个则代表着老牌门阀,再说,隋唐以来,独孤家族的荣耀,一向与当时的帝王息息相关!可以说,他们是坚定不移的“保皇派”!
  
      再加上独孤信、独孤飞鹰两兄弟跟李泽轩的交情一直是相当好,所以一听说李泽轩找他们帮忙干这活儿,他们想也不想地便答应了!
  
      “无妨无妨!这刺客谁也料不到他会突然自杀,怪不得你!再说,其实能不能抓到活口都无关紧要,只要万金刚还活着就成!”
  
      李泽轩笑着安慰道。
  
      说是安慰,其实也是事实,即便没有今夜的刺客,他也一样会对崔家动手的!
  
      “不过这两个刺客的身份,我好像知道一些!”
  
      独孤信摇了摇头有些迟疑道。
  
      “哦?他们到底是何来头?”
  
      李泽轩心里也很好奇是什么刺客,居然能在身法上完胜独孤信。
  
      独孤信皱了皱眉眉,道:“为首之人,应该是魑黎,他还有三个兄弟,分别是魑黎、魅濂、魍殄、魉缳,因为十多年前,他们四人在太白山一带杀人越货、占山为王,被人称作太白四鬼!不过后来天下太平后,就不知所踪了!”
  
      “魑黎、魅濂、魍殄、魉缳!这合在一起,就成了魑魅魍魉,叫他们太白四鬼,倒也恰如其分!”
  
      李泽轩听罢,喃喃地念叨了一句。接着他又问道:“阿信,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是太白四鬼的?”
  
      独孤信回忆道:“那为首的刺客,步法如影如魅,他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最合适的落脚点,当时周围的上千武侯,非但没给他造成阻碍,反而成了助他逃走的屏障!这种步法跟我以前听我二叔说过的五行鬼步十分相像!而这五行鬼步,正是太白四鬼中的大鬼——魑黎的独门步法!”
  
      李泽轩眨了眨眼,啧啧称奇道:“世间还有这种神奇的步法?改天灭了崔家后,得将这个魑黎给抓起来好好拷问一番才是!”
  
      独孤信顿时无语,什么叫做“改天灭了崔家后”?这说话跟喝汤一样!崔家是说灭就能灭的吗?
  
      他虽然相信李泽轩跟崔家对上不太容易吃亏,但绝对不会相信李泽轩能将崔家给灭了!
  
      .………………………………
  
      “太公!太公!大事不好了!”
  
      崔府。
  
      已至半夜,这个时候崔府上下基本上都睡着了,可是却有一个老者急匆匆地冲向东院,临近厢房时,他高声喊道。
  
      厢房内立刻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随后,灯亮了。
  
      “进来说话!”
  
      紧接着,屋内传来了崔君绰的声音。
  
      屋外的老管家连忙进去,然后朝崔君绰躬身道:“太公,魑黎和魅濂行动失败,右武侯府内提前设有大量伏兵,而且独孤家的两个小辈也在场!”
  
      崔君绰面色一变,他咳嗽了两下,颤声道:“那魑黎跟魅濂二人可有被抓?”
  
      老管家苦涩道:“回太公,魑黎身法卓绝,独孤信也追之不上,所以他逃出来了!但魅濂却没逃出来,现在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
  
      崔君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此刻终于出现了几丝慌乱,“完了!魅濂若是落入朝廷手中,崔家这次恐怕真是凶多吉少啊!咱们必须得另做打算,不然过两天连长安城都出不去了!”
  
      老管家张了张嘴,想出声安慰些什么,最终却发现他什么也安慰不了。
  
      “继续留意魅濂的下落,如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老夫!另外,魑黎呢?让他来见我!”
  
      许久后,崔君绰出声道。
  
      只是听他的声音,仿佛又苍老了许多!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