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水可覆舟之雪落长安!
    逼供、拓印、设伏、天女散花!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李泽轩基本上将这一天全都给安排的满满当当了,连睡觉的时间,都被他给安排了,看上去就跟在和时间赛跑一样!
  
      没错!他的确是在跟时间赛跑!
  
      崔家底蕴丰厚,手上的能人异士众多,论人力、物力和财力,李泽轩都不是崔家的对手!如若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崔家给弄死、转而打消耗战的话,等待李泽轩的只有失败这一条路!
  
      另外,李二身为一国之君,手下耳目众多,要不了多少时间,他肯定能知道李泽轩在右武侯府提审了万金刚的消息,到时候老李百分之百地要过来阻止李泽轩针对崔家的计划!
  
      所以,无论处于哪种原因,李泽轩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启这项倒崔大计!
  
      “嗯~!相公,你还没睡呢!”
  
      李泽轩吩咐亲卫们若是遇到紧急情况,立刻来找他,然后他便回房了!可能是开门的声音惊动了睡梦中的韩雨惜,她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看向李泽轩柔声问道。
  
      “嗯!是不是为夫吵到你了?”
  
      李泽轩上前抚了抚媳妇儿光滑的简单,略带歉意地说道。
  
      “没!相公!跟你没关系!”
  
      韩雨惜连忙道:“相公您现在忙完了吗?”
  
      李泽轩会心一笑,道:“忙完了!这就睡!明天还有好戏看呢!”
  
      对付崔家的计划,李泽轩也跟韩雨惜讲述过,所以韩雨惜明白李泽轩所说的好戏是什么意思,她一脸期待道:“明日之后,天下的百姓便能看见面具下的崔家了!善恶终有报,崔家应该为他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韩雨惜不仅知道对付崔家的计划,而且还亲眼看过万金刚的认罪书,所以他对于崔家是没有一点好感,心善如她,也希望崔家为恶的人能遭到相应的报应!
  
      “嗯!娘子!咱们早些睡吧!”
  
      李泽轩解下外衣,钻进被窝,拥着媳妇儿说道。
  
      “嗯嗯!”
  
      很快卧房内的二人,便沉沉睡去!而外面,庞非基这个在天上“发传单”的苦逼孩子,还在吹凉风呢!
  
      ……………………………
  
      翌日。
  
      天刚蒙蒙亮,长安城内不少人家的灯火便已经亮了!勤劳的百姓们,新一天的生活便已经开始了!
  
      “娘!下雪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可能下雪?”
  
      “娘!你快看!外面白花花的,就跟下雪了一样!”
  
      长安城内一民坊内,一个早起的小男孩儿,发现院子里落了好多白纸,他兴奋地冲屋内叫了一声,然后他便朝院子里的那些白色纸张冲了过去。
  
      “呀!孩子他爹!快来看!院子里有好多纸张!不知道昨夜从哪儿飘来的!”
  
      一妇女出来一看,顿时也惊叫道。
  
      很快,屋里便出来了一个大学三十来岁的男子。
  
      “爹爹!阿娘!这纸上有字!而且上面这三个字我认识,念作,认、罪、书!”
  
      小男孩儿看着纸上的内容,得意地念道。
  
      这么小的孩子便能识字了,看得出,这家应该也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家庭。
  
      “认罪书?孩子他爹,咱家怎么会有认罪书?”
  
      那妇女闻言疑惑道。
  
      “玉林!快把纸给爹爹看看!”
  
      男子面色一变,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男孩儿近前,取走了男孩儿手中的一张纸,开始认真看了起来,渐渐地,他的脸上布满了愤怒,可随后,他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丝恐惧!
  
      “他爹,这上面写了什么?”
  
      妇女见男子面色数次变换,忍不住疑问道。
  
      “他娘,快将院中的纸张全部收起来!这些东西若是传出去,咱家绝对会有大麻烦!”
  
      男子艰难地涩声道。
  
      “啊?当家的,到底出什么事了?”
  
      “别问!快去!唉!算了,我亲自去!”
  
      男子不想多做解释,直接亲自下场了。
  
      “哇!爹爹!阿娘!你们快出来看啊!咱家院子里面有好多张纸呀!”
  
      就在这时,隔壁院子里也传来了先前类似于小男孩儿说的那些话语。
  
      中年男子为之一愣,妇女上来问道:“当家的,这东西好像不止我们家有啊!隔壁王老爷家应该也有!咱们还要捡吗?”
  
      “不捡了!不捡了!这长安城要变天啊!”
  
      男子一阵失神,喃喃道。
  
      ………………………………
  
      “王八蛋!这崔家夫人真不是个东西!呸!”
  
      “崔家净喜欢欺负百姓、欺男霸女!应该遭天打雷劈!”
  
      “呸!俺昨天见崔家人去暖唐基金会捐钱,还以为他们回心转意了呢!现在一看,崔家一家人全都不是好东西!应该告官,把他们抓起来!”
  
      “猪狗不如!这崔夫人真是猪狗不如!居然能做出此等丧心病狂、人神共愤的事情!真是蛇蝎毒妇!此人不杀,天理难容!”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家发现自家院子里多了几张纸片后,长安一百零八坊内四处都能听见咒骂崔家的声音。显然,这些百姓都从纸片上看到了崔氏子弟这些年来犯下的累累罪行。
  
      “老爷!这些纸片是从何而来,纸片上的内容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房府。
  
      房玄龄整理好衣冠,正欲去上早朝,下人们忽然送了几张纸过来,说是院子里落得。他与自家夫人一人拿了一张,细细看了起来。片刻后,房夫人放下纸片,一脸疑惑道。
  
      房玄龄满脸郑重,他摆了摆手,道:“夫人,要出大事了!老夫得赶快入宫!回来再与你细说!”
  
      “嗯!那老爷路上注意安全!”
  
      房夫人性格虽然善妒,但平常在大是大非上还是很听房玄龄话的。
  
      房玄龄点了点头,快步走出房门,外面下人门已经替他准备好马车了!
  
      “崔家!有人想动崔家啊!在这个节骨眼上,唉!希望长安城不会生乱!”
  
      马车内,房玄龄紧紧攥着那张认罪书,眉头紧锁,一脸忧愁地叹气道。
  
      …………………………………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