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水可覆舟之初见戴胄!
在李泽轩的强烈要求下,大理寺的军士最终只好心惊胆战地将李泽轩给请到了大理寺最干净的一间牢房,被子换了最新的,还搬过来了一张桌子,几份《大唐日报》,以及一些茶壶、酒杯之内的常用器物,可以说,他们能提供的便利,基本上全给提供了!
  
  李泽轩对面的牢房,正好是今天被他送进来的那些宵小之徒,见李泽轩这边的牢房舒服的跟间客栈似的,那群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但他们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有这待遇的,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地上,等待大理寺的审判了!
  
  “除了这床新被子,把其余的都撤掉吧!本侯是来坐牢的,可不是来住客栈的!几位小哥的心意,本侯心领了!”
  
  令人意外的是,李泽轩竟然拒绝了官差给的特殊待遇,要求大理寺的官差将那些东西全部都给撤了。
  
  至于将新被子留下,委实是他受不了以前那个已经脏的发硬的被子!
  
  但话说回来,他这么一个“大大哥”,要一床新被子讲道理不过分吧?
  
  “侯爷,这您现在还是无罪之身,不必这般虐待自己把?”
  
  那军士一脸为难道。
  
  他们知道李泽轩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不然他们也不会这般费心费力了。
  
  “我意已决,不必再劝了!你们照我说的做,然后各忙各的去吧!”
  
  李泽轩摆了摆手,道。
  
  他来这么一出,不是为了作秀,也不是故意造作,而是如今他身处的这个时代,要求他必须这么做!
  
  这次他虽然以雷霆之势,成功地将崔家打入万劫不复之境地,但所用得方法,就有些犯忌讳了!
  
  因为他裹挟了民意!
  
  在这个皇权大于天的时代,你一个人臣子居然就敢裹挟民意,逼迫帝王干一些不想做的事情,试问你今天是逼皇帝处理崔家,那明天会不会就裹挟民意,直接逼迫皇帝退位啊?
  
  皇权时代,不论君王的心眼是大还是小,都不会喜欢这样的臣子!
  
  心眼大的,可能会容忍你一段时间,心眼小的,直接就将你这个潜在的威胁给杀了!
  
  所以,李泽轩今日没有事了拂衣去,而是主动过来自首了,他得做出这个态度,如今他还管着一大家子人呢,即便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里的人考虑不是?
  
  那军士见李泽轩极力坚持,只好又将牢房内的那些东西又给撤走了。
  
  李泽轩就直接盘坐在榻上,闭目凝思.
  
  ………………………
  
  不知过了多久,牢房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李泽轩睁开了眼,就见一个穿着深红色官袍,腰间绑着一根深蓝色腰带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军士走了过来!那男子一头墨黑色的头发,有着一双漠然的虎目,身材挺直,倒也算得上是仪表堂堂!
  
  “下官戴胄,见过永安侯!”
  
  中年官员让人打开了牢房,然后他冲盘坐在榻上的李泽轩,拱手行礼道。
  
  虽然他比李泽轩年长,但他的官职却在李泽轩之下,既然身在官场,那就应该遵守官场的规矩。
  
  “原来是戴少卿!幸会幸会!”
  
  李泽轩站起身,拱手还了一礼,道:“本侯乃是戴罪之身,戴少卿还是不要多礼的好!”
  
  戴胄摇头道:“侯爷有罪无罪,圣上那儿还未有定论,但仅凭侯爷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丫鬟讨回公道这一点,戴某对于侯爷还是很佩服的!”
  
  这戴胄倒是什么都敢说,现在朝堂上有些头脑的官员,基本上都知道那封认罪书跟李泽轩有关系,但李泽轩的这种手段,显然是犯忌讳的,戴胄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这样公然称赞,若是落到有心人的耳中,说不定还会成为把柄!
  
  “戴少卿说笑了!本侯年轻气盛,办事有些不知轻重,所幸没有酿下大祸,不然怕是余生良心难安呐!”
  
  李泽轩摇了摇头,有感而发地感叹一句,随后又问道:“敢问戴少卿,今日早朝,陛下如何处置的崔家?”
  
  戴胄面无表情地回答道:“王氏残害人命,虽已自尽,但其行为之恶劣,人神共愤,陛下令崔家要将王氏之遗体埋于荒野,不得进入崔家祖陵,更不得专门为其去寻风水宝地!
  
  东郡公崔君绰治家无方,纵容家族侵吞百姓田产,并放纵族中子弟强抢民女,陛下有旨,削去其东郡公之爵位,遣送回郑州,并责令其在一月之内,将近十年来所侵占之良田,全部归还给百姓,强抢过民女的族中子弟,也需在一月之内交由地方官府按照《大唐律》论处!
  
  另外,陛下派尚书左丞魏征前往河南道,彻查近些年来所有包庇或者勾结清河崔氏郑州房子弟的所有官员,肃清当地吏治,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李泽轩听罢,算是松了一口气,老李终于舍得彻底对崔家动手了,他的一番筹谋没有白费!
  
  而且最后派魏征去河南道这一招可谓是最狠的,你崔家以前在河南道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很牛逼吗?不都是因为地方官府照顾你吗?现在我就将照顾你的那些官员给拔掉,看你在河南一带还怎么继续无法无天!
  
  “陛下英明!如此一来,念语姑娘总算可以安息了!”
  
  李泽轩喃喃叹道。
  
  “侯爷,戴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戴胄犹豫了片刻,还是问道。
  
  李泽轩对戴胄的第一印象还不错,闻言微微笑道:“戴少卿请将!”
  
  戴胄挥了挥手,屏退左右,然后目光灼灼地看向李泽轩,道:“戴某相信以侯爷的智慧,肯定能料到此种方法乃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侯爷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法子呢?仅仅是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小丫鬟,真的值吗?”
  
  李泽轩为之默然,沉默半晌后,他开口道:“有些事情,不能单单用值或者不值去衡量!这件事情本侯遇到了,若是无动于衷,我会一辈子良心难安!而且在我看来,良心和正义不是沉默不语,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崔家势大,看似不可战胜,但正义之剑不是为了强者而锻造,它是为了弱者!本侯今日若不站出来,幽冥之下势必会出现更多的冤魂!今日所为,本侯绝不后悔!!”.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