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水可覆舟之三勿三不!
    李泽轩自缚于大理寺的消息,很快六就传到了皇宫,传到了李二的耳朵里。
  
      “哼!他这是做样子给谁看?且不理他,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样!”
  
      李二的目光冰冷似水,他听赵松汇报完后,烦躁地在大殿上走来走去,背在身后的手一会捏成拳头,一会儿又彻底摊开,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还没有等到皇权发威,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崔家就轰然倒塌了!他心里没有除掉世家的欢愉,反而生出了些许忌惮,因为李泽轩所能带动的力量太过恐怖,甚至恐怖到能够威胁到他的皇权!
  
      杀?亦或是不杀?
  
      李二在这一瞬间,心中翻转出了各种各样的念头,最终他摆了摆手,很是气愤地说道。
  
      “……喏!”
  
      赵松在心中哀叹一声,拱手应诺。
  
      李泽轩不顾己身荣耀、为民除害,赵松是打心眼里佩服的,但最终落得这么一个身陷牢狱的下场,赵松心里既是惋惜,又是懊恼,懊恼李泽轩为何会如此糊涂!
  
      …………………………
  
      永乐坊,李府。
  
      “娘,哥哥怎么还未回来?兰儿的肚子饿了……”
  
      全家人都在等着李泽轩回来吃午饭,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人,兰儿忍不住揉了揉肚子,可怜兮兮道。
  
      “快了…应该快回来了!”
  
      李夫人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心中难安,此时见李泽轩还没回来,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就更加强烈了,她拍了拍兰儿的小脑袋,随后又唤道:
  
      “三宝,你两个时辰前不是说崔家的动乱已经结束了吗?为何轩儿还没回来?”
  
      三宝急道:“回夫人,两个时辰前,崔府的动乱的确已经结束,不过少爷押了一群人去大理寺,大理寺距离敦化坊路途遥远,少爷现在估计还在大理寺呢!”
  
      李夫人点了点头,可是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仍然没有消散。
  
      “爹!娘!不好了!我在屋里发现了相公留下的一封书信!”
  
      就在这时,韩雨惜拿着一封信,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急声说道。
  
      “雨惜,轩儿到底怎么了?他留一封书信是什么意思?”
  
      李夫人立马慌神了,她下意识地就以为李泽轩出了什么事。
  
      李京墨素来冷静,他拍了拍自家夫人的手,然后道:“雨惜,信里都写了什么?”
  
      韩雨惜看了看四下,轻声道:“三宝,小荷,你们都先下去吧!”
  
      不是她不信任府里的下人,而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少夫人!”
  
      虽然三宝他们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啥事,但女主人的话,他们还是不得不听的。
  
      厅堂内的下人全部出去后,韩雨惜道:
  
      “爹,娘,外祖父,外祖母,相公信上说,他要去大理寺自省几日,只要我们勿想、勿念、勿声张,不出十日,他便会回来!”
  
      “自省几日?轩儿为何要去大理寺自省?老爷,轩儿是不是出事了?”
  
      对于寻常人来说,大理寺可不是什么好去处,毕竟一般人都不想沾惹官司,因此,李夫人听罢之后,顿时六神无主了。
  
      “唉!终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叶国重人老成精,如何读不出这封信背后的含义?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李夫人道:“玉竹,你跟京墨倒也不必忧心,小轩虽然灭了崔家,但所暗藏下来的隐患也颇大,如今他自缚于大理寺,以退为进,或许还能为自己化解危机!我们只能照着他说的做,勿想、勿念、勿声张,只有这样,才是在帮他!”
  
      李京墨一点就透,他虽然忧心儿子,但这时候却不能说出来,只好强自镇定地安慰道:“没错!夫人不必忧心!轩儿做事一向极有把握,他说不会有事,那就一定不会有事!我们且照着他信上所说就成!快吃饭吧!”
  
      ..........................
  
      李泽轩不声不响地“住”进了大理寺,当然知情的人也少之又少,他的家人没有声张,知道他入狱的官员,基本上都是朝堂上的大佬,自然不会闲的蛋疼、四处乱说。
  
      崔家这尊庞然大物轰然倒塌,让百姓们一时还有些适应不过来,当然,这件事情也成为了贞观元年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也可以说是贞观元年最大的新闻了。
  
      三天已过,可是民间百姓议论崔家的热情仍然丝毫未减,当时参与到“倒崔”行动中的那些百姓,这三天跟周围的人吹牛逼吹得嘴皮子都快破了,可他们仍旧乐此不疲,毕竟他们可是将千年世家——崔家给打趴下的牛人呐!
  
      当然,这三天里,百姓们并不知道李泽轩已经被关押在了大理寺的牢狱里,炎黄书院的学生同样也不知道。
  
      大唐朝廷的高层,在这件事情上,无一例外地都选择了冷处理,选择了“三不”政策:不谈、不问、不说;而李家的人,则是坚决执行着李泽轩的“三勿”政策:勿想、勿念、勿声张。
  
      如此一来,旁人自然是难以知道李泽轩入狱的消息了。
  
      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不知道。
  
      “爹!我们的山长是不是被你关在大理寺了?”
  
      这日晚上,孙子凡回了一趟家,找到了他老爹,满脸愤怒地问道。
  
      炎黄书院的学生在参与暖冬行动期间,原则上离得近的学生晚上是可以回家的。
  
      孙伏伽眉毛一抖,沉声道:“凡儿,这消息你是听谁说的?”
  
      问出这句话,即代表孙伏伽默认了李泽轩在大理寺的事实。孙子凡不由瞪大了眼睛,道:“不会吧?爹?你们真把山长给抓起来了?不是,山长那么好一个人,你们为什么要抓他啊?”
  
      孙伏伽自知失言,板着脸训斥道:“这事情你小孩子不要插手!正因为永安侯这个好人当的太好了,所以他近日必须在大理寺的牢狱里待着!这是在为他消灾解祸!你若是真为你们山长好,那就给老夫好生保守这个秘密,若是声张出去,你们的山长只有死路一条!听明白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