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水可覆舟之闲敲棋子!

      已经过了整整一夜,可是孙子凡的脑海中仍然回响着昨晚他老爹给他讲的那一番话。
  
      他不明白,为什么好人好过头了,就必须去蹲大牢;
  
      他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把李泽轩身陷牢狱的消息给传出去,让更多的人来帮忙;
  
      他更加不明白为何孙伏伽连他要去探监的请求都给拒绝了!
  
      他一宿都没怎么睡着,因为他最崇敬、最钦佩的人还关在大牢里,他心里很不舒坦。
  
      “青雀,你说得没错!山长真的被关在大牢里了!唉!”
  
      早上的时候,孙子凡没在家里吃早饭,直接跑到暖唐基金会了,学生们刚从云山上过来,正在这里吃早饭,他与李泰、李恪蹲在大树下,一边啃着馒头,一边郁闷道。
  
      “放心!山长肯定没事!我父皇不会把山长怎么样的!”
  
      李泰拍了拍孙子凡的肩膀,嘴里一边嚼着东西,一边说道。
  
      显然,关于李泽轩的消息,孙子凡是从他这儿听说的。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爹跟我说……”
  
      孙子凡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将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他说完之后,李泰跟李恪都是一阵默然,最终李恪开口道:“子凡,你爹说的是对的!这个时候,知道山长在大理寺大牢的人越少越好!”
  
      “为啥?”
  
      李恪顿了顿,还是说道:“因为以山长在民间的声望,百姓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说不定又会大闹一场!那个时候,山长将会成为挟民意而逼宫的奸臣,永世不得翻身!!”
  
      孙子凡忍不住一愣,他不笨,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紧接着,他的后背上猛地冒出一层冷汗!他这时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才明白昨晚他老爹也没有骗他,李泽轩现在的情况真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咕咚!”
  
      孙子凡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小声而郑重道:
  
      “青雀,小恪,咱们得想办法替山长隐瞒此事,以后若是有学生问山长去哪了,我们就说……就说山长在闭关修书!对!就是闭关修书!你们觉得如何!”
  
      李泰点了点头,应道:“嗯!就这么说!不过依我看,山长在大理寺肯定呆不长久,过几天肯定就会出来了!”
  
      孙子凡忧心忡忡地叹气道:“希望如此吧!”
  
      ……………………………
  
      “赵四,你确定要往那儿走?”
  
      “呃…不确定,不确定,侯爷您容小的再想想!”
  
      “你想得美!正所谓落子不悔,你小子就这棋品,还下个屁的棋?”
  
      大理寺牢房内,李泽轩与一个军士对立而坐,两人中间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个棋盘,二人正在下象棋。
  
      这几天来,李泽轩在牢狱中不是在跟人下棋,就是在埋头写书,说来也巧,孙子凡先前拿来糊弄人的理由,竟然成真了,李泽轩还真的就是在闭关修书!修的是书院明年的教材!
  
      只不过他这个闭关,就显得忒不专业了!哪有闭关期间还找人陪下棋的?
  
      此刻,只见李泽轩对面那个名叫赵四的差役,一脸快哭了的表情,心道:您既然不让我悔棋,那您先前还问个屁啊?
  
      “啪~!”
  
      “哈哈!本侯将你的军!”
  
      李泽轩一个单“車”,直捣黄龙,将了赵四一军。
  
      “啊?又将军了?”
  
      赵四挠了挠头,一脸的郁闷,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在棋盘上,思索着破局之法。
  
      李泽轩见状,笑道:“呵呵!不用看了!你已经无路可走了!快拿钱吧!”
  
      赵四不甘心地又看了两眼,结果还是看不出生路,他只好从衣兜里掏出一文钱,送到了李泽轩的手里,并不服气道:“再来再来!这回就差一点点,下次俺一定能胜过侯爷!”
  
      一局一文钱,哦,不,准确地说,应该是赵四如果输了,给李泽轩一文钱,李泽轩输了,则给赵四一百文钱!
  
      为了吸引人过来陪自己下棋,李泽轩便摆了这么一个一倍付出,百倍回报的赌局,这几天下来,居然赢了几十文钱,当真是虐菜无情!
  
      前世李泽轩并不是什么象棋高手,主要是他小时候在同村老人的影响下就开始玩儿这个,后来长大了,会玩儿电脑了,也经常去企鹅游戏里面虐菜或者被高手虐,偶尔也在究几个残局,对于现代那些职业象棋选手而言,他是非常菜的,但对于没经历过信息爆炸时代的唐朝人来说,他已经可以称作是高手了,至少完虐整个大理寺监狱的人,是没多大问题的。
  
      “滚!你小子就那点微末技俩,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让本官来!”
  
      就在这时,戴胄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赵四的背后,并冲赵四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道。
  
      这间牢房很特殊,没有上锁,所以戴胄才能无声无息地走进来。
  
      “诶!属下见过戴少卿!戴少卿你请!”
  
      赵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不仅不生气,反而嬉皮笑脸地冲戴胄道,搁在现代,这货妥妥地就一舔狗!
  
      “永安侯,戴某陪你下几局如何?”
  
      戴胄笑着道。
  
      李泽轩对戴胄印象还不错,这是一个刻板但又不失风趣的人,于是他笑道:“戴少卿既然有雅兴,那便战上两局?”
  
      戴胄笑的更开心了,他没有去收拾棋盘,而是道:“那这赌注,不知可否提高十倍?”
  
      “嗯?”
  
      李泽轩一怔,忍不住笑道:“哈哈!看来戴少卿是想从本侯这儿挣钱啊?只是这棋局还未开始,戴少卿便这么笃信自己能赢?”
  
      戴胄摆手道:“不能赢又如何?也就一局十文钱罢了!可若是赢了,戴某便能获得一千文,这等买卖当然做得!戴某就不信,一百局里还赢不了一局不成?”
  
      这货言语之中丝毫不掩饰自己要从李泽轩这里捞些外快的意思,听得李泽轩真是既好气又好笑。
  
      “呵!百局肯定不行,本侯就陪戴少卿下三局吧!”
  
      李泽轩微微一笑道。
  
      他如果记得没错的话,戴胄是个好官,也是个清官,如果这人真的有本事的话,李泽轩丝毫不介意输点钱给戴胄补贴家用,但如果他真的菜的话,那李泽轩也不会故意放水!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