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水可覆舟之亦可载舟! 上
大理寺牢房。
  
  当朝最炙手可热的永安侯,居然跟大理寺新晋少卿下起了象棋,而且还带赌钱的,说出去估计会惊掉一地的眼球!
  
  戴胄坐在李泽轩的对面,此时他早已收起了笑容,沉思片刻,他上手就来了一步马二进三。
  
  李泽轩自然是不甘示弱,还手就是一个炮二平五。
  
  一般来说,象棋的开局也都是大同小异的,大抵可以分为防守型和攻击型两种,像现在戴胄的这种开局的,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属于谨慎放手型的,而李泽轩则是属于激进主攻型的。
  
  李泽轩仗着从前世网上学来的一些变阵组合,前期在棋盘上大杀四方,好不过瘾,反观戴胄,却一点都不着急,依旧照着自己的思路,慢慢地部署着自己的“防御圈”。
  
  两人行至中盘,渐渐的绞杀在了一起,本来这种绞杀的局面,应该是进攻犀利的一方可能会占据更大的优势,但是从现实的表现来看,似乎是李泽轩逐渐地处于了下风。
  
  李泽轩不由皱起了眉头,他小觑了戴胄的实力!
  
  从棋风上来讲,李泽轩的棋风极为勇猛,步法大开大合,大有上来就要决一死战的意思。他对局往往喜欢追求惊险绝伦的局面,如果站在旁观者的立场,看他的对局是最为“过瘾”的,一句话概括他的棋风,可以称之为:无限风光在险峰!
  
  而戴胄,他的棋风稳健,步法扎实,在他的一番运作下,本来处于劣势的棋局,竟然被他盘活了!不仅如此,随着进一步的厮杀,他把盘面的变化弄得非常复杂,就好像摆了一个龙门阵一般,虚虚实实,好几次都将李泽轩给迷惑了。
  
  三番两次巧设伏兵,诱敌深入,戴胄很快便斩杀了李泽轩的一車一馬,胜利的天平,逐渐在向着他那边倾斜!
  
  “咕咚!”
  
  赵四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如此精彩的棋局,他感觉在旁边就像在看两个绝世高手过招一般,刀光剑影、战马嘶鸣,好不激烈!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刚才跟他下棋的时候,李泽轩是根本没有尽全力。
  
  “呵呵!承让承让!这第一局,侯爷你输了!”
  
  在戴胄的一番精心布局之下,李泽轩前期取得的优势终于全部被抹杀殆尽,而且过程中还损兵折将,经过最后的一场厮杀,李泽轩一方“帅”的所有去路,全部被戴胄封死,最终,戴胄抬起头,呵呵笑道,开心的像个三十几岁的孩子!
  
  “哼!一个是大理寺的少卿,一个是当朝国侯,居然在这监狱里面斗棋赌钱,这若是传了出去,是你们觉得脸上荣光?还是朕会脸上荣光?”
  
  不知何时,李二背着手站在牢房外,貌似已经站了很久,旁边还跟着不停抽着凉气的赵松,大冬天的脑门上都冒汗了。
  
  牢房内的三个“倒霉蛋儿”连忙过来见礼,李二却直接对戴胄说道:“戴卿真是好雅兴!你先出去吧!待会儿朕再找你!”
  
  戴胄满脑门儿汗水,暗道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啊!在自己的地盘上,下盘棋挣点外快居然都能碰上李二,委实倒霉!最关键的是,他刚刚一千文钱都要马上到手了,李二却正好来了,这一会儿再找李泽轩要钱该如何开口呢?
  
  “是!陛下!”
  
  戴胄心里想着如何讨要一千文钱的事儿,朝李二拱了拱手,便带着赵四出去了,顺便,为了避免其他犯人影响到李二与李泽轩谈话,他还命狱卒将附近牢房的犯人全部转移走了。
  
  “朕听说你在这里自省,但现在看来,你在这儿过得还不错嘛!”
  
  李二站在李泽轩跟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泽轩无奈一笑,叹道:“三尺之地,不见阳光,臣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
  
  李二目光一凝,道:“你是在怪朕~?”
  
  “没有!”
  
  “那你是觉得委屈?”
  
  李二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听他又说道。
  
  “也没有!”
  
  李泽轩摇了摇头,沉声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这是臣子本分!但臣这次做的事情,不仅没能为陛下分忧,反而为陛下添了麻烦!若是换在任何一个朝代,臣这项上人头怕是早已离开了身体,如何还能像现在这样,有一方天地,能下棋写书?所以,臣没有怪谁,也没有觉得冤枉,反而还满心感激!”
  
  李二闻言,这些天心中的郁结多少消散了一些,他负着双手,在牢房内踱了两步,说道:“你可知这三天里,皇后找了朕三次,长乐找了朕五次,承乾找了朕三次,他们都是在为你说请!弄到最后,朕若是不放了你,在他们眼里反倒成了昏君一般!”
  
  李泽轩心中感动,嘴上连忙道:“臣感激娘娘、太子、公主殿下的情谊,但入牢自省,是臣自己的选择!为陛下添了麻烦,臣心中万分不安!”
  
  “呵呵!朕早知道你小子如此不让人省心,当初就不应该将你放到朝堂上!”
  
  李二摇了摇头,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没有再说话,这时他留意到床榻上厚厚的一摞手稿,便随口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李泽轩拱手答道:“回陛下,这是书院来年的教材!臣在牢中正好闲来无事,最近便沉下心来修书!”
  
  “这么多?都是你这几天写的?”
  
  李二的脸上顿时惊讶了,因为这厚厚的一摞手稿,就算是三个大学士合力编纂,三天的时间也写不了这么多啊!下意识地,他便上前翻看起来,想看看里面的内容是不是李泽轩胡乱涂鸦充数的。
  
  可打开一看,老李的脸上顿时写了一个大大的“囧”字,因为他翻开的是《化学》第二册教材中的一些内容,里面的那些方程式他根本就看不懂!
  
  “咳咳!没想到你对你那书院还挺上心的啊!身在牢狱,仍然不忘编纂教材!”
  
  李二为了掩饰脸上的尴尬,连忙干咳一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