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长安多土豪!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自然就会有矛盾!
  
      李泽轩并不想跟老李发生矛盾,但很多事情并不能以他的主观意志而转移!
  
      李府内。
  
      听到李泽轩的苦笑声,长乐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她说出了一句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话:“那好吧!不过小轩哥哥你下次跟我父皇闹矛盾的时候,记得提前跟我们说哦,这样我和太子哥哥才能提前想好说辞,第一时间在父皇面前帮你说情!”
  
      李承乾满脑门黑线,这个妹妹到底是向这自己家,还是向着别人家啊?
  
      “咳咳!长乐,这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吧!要不然,父皇母后该担心了!”
  
      坚决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了,不然自己的妹妹一会儿还只不准会说出什么吓人的话呢,虽然他自己很想留下来再跟李泽轩聊两句,但他总感觉长乐看李泽轩的眼神儿有些不大对!
  
      “啊?太子哥哥,现在才不到申时,哪里晚了?你跟小轩哥哥这么久没见面,难道就不想多叙叙旧吗?”
  
      长乐看了看天色,不甘心道。
  
      李承乾差点吐血,心道明明是你自己想要叙旧的好不好?干嘛非得扯上我?
  
      心里虽是这般想,但这些话是不好说出口的,毕竟在外人面前总得给自家妹妹留点面子不是?
  
      “呃!长乐说的极是!我确实有很多事情要跟小轩说,那咱们就再呆两刻钟!”
  
      无奈之下,李承乾只好妥协。
  
      李泽轩心中忍不住一乐,这景象跟前世很多人在网吧续钟的情景倒是非常像!
  
      “老板,再给五号机器续俩钟头!”
  
      啧啧,画面不要太美!
  
      “嘻嘻!”
  
      长乐感激地看了李承乾一眼,随后对李泽轩道:“对了!小轩哥哥!上次长安城传唱的那首《爱的奉献》是你谱写的词曲吧?”
  
      李泽轩点头道:“嗯!是我!怎么了?”
  
      长乐两眼冒着小星星,兴奋道:“哇!真的是你谱写的吗?这首歌可真好听!韵律、歌词都跟以前的词曲儿大不相同,但就是好好听!没想到小轩哥哥你还通音律,太厉害了!”
  
      正巧这时,韩雨惜端来了三杯冒着热气的暖茶,并笑着招呼道:“来来来,天气干燥,二位殿下喝杯茶、润润嗓子!相公!你也喝杯水吧!”
  
      李承乾和长乐兄妹二人连忙起身道谢,长乐走过来亲热地拉着韩雨惜的手,道:“都说了多少次了,雨惜姐姐你叫我长乐就行,怎生还这般客气?”
  
      李承乾看的是嘴角一抽,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妹妹明明向来安静温婉,可来到这里却是熟络地跟到了自己家一样,或许这就是李泽轩家里独特的地方,这里的人都很快乐,气氛一直都很温馨!
  
      “呵呵!怪我怪我!长乐你快喝茶吧!”
  
      韩雨惜没有在这个小问题上纠结,她笑呵呵地道:“先前你们都在聊什么呢?我进来的时候,见你们聊得那么开心!”
  
      “哦!我们是在聊前一阵长安城内广为传唱那首《爱的奉献》呢!小轩哥哥真厉害,学问好,武功好,还会作词谱曲,雨惜姐姐你可真幸福!”
  
      长乐捧着茶杯,双眼亮晶晶地说道。
  
      韩雨惜吃味儿地看了李泽轩一眼,她也承认那首《爱的奉献》的确好听,但李泽轩教的人不是她,而是百花楼花魁方菲烟,虽然她平日里嘴上没说,那心里难免还是有一些酸酸的。
  
      “长乐你可别再夸了!再夸你小轩哥哥就要上天了!”
  
      韩雨惜嘴角噙着笑意,说道。
  
      “扑哧~!”
  
      长乐莞尔一笑,道:“哪有雨惜姐姐你说的这么严重?对了,小轩哥哥,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新曲儿啊?到时也好热闹热闹!”
  
      “呃,过年的歌?”
  
      李泽轩一愣,脑海中忍不住回响起宋阿姨的“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他连忙摇了摇头,在古代搞这首歌,画面是不是有些太违和了?
  
      “没有没有!近日也抽不得闲,哪有时间想这些?”
  
      “噢!”
  
      长乐微微失望地“噢”了一声。李承乾这时顺道:“小轩,说到过年,奇趣阁工坊今年可是挣了不少钱啊!而且没想到这临近年关,居然还来了好多笔大生意,这可是个好兆头,来年奇趣阁肯定会更加辉煌!”
  
      奇趣阁是有李承乾的干股在里面的,也有长乐的,所以见到奇趣阁这一年来日进斗金,李承乾都有些乐的合不拢嘴了!
  
      “最近有好多笔大生意?什么生意?我怎么不知道?”
  
      李泽轩听到最后,却是一脸疑惑道。
  
      “相公,是这样的!”
  
      韩雨惜此时连忙接过话头,说道:“前两天福伯来咱家找过你,但当时你不在,我问福伯什么事,福伯说不知道暖气的消息为什么忽然传出去了,好多人去了工坊,请求福伯给他们家也定制一套暖气,价钱都好说,这里面还有不少人背后都代表的是当朝官员,福伯不好开罪,便过来寻求相公您的意见!”
  
      “那娘子你答应了?”
  
      李泽轩问道。
  
      韩雨惜点了点头,道:“若是不答应,赚不到钱是小,开罪人是大!咱家既然敞开门做生意,那就没哟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将人给得罪了!”
  
      “嗯!娘子你说得有理,只是这样一来,工坊的煤炉和蜂窝煤产量,还能跟得上吗?”
  
      他一开始没打算这么快将暖气推入市场,因为需要每家每户定制,很麻烦也很浪费时间,不过现在既然有这么多人挥舞着小钱钱过来求购,他也没必要将人拒之门外!
  
      “这个妾身也问过福伯了,他说完全跟得上!”
  
      韩雨惜答道。
  
      “哈哈!小轩,你就知足吧!工坊现在给一户人家定制一套暖气,少说也能挣近千贯,这等好生意上哪儿找去?不过话说你得感谢我父皇,要不是他让人在太极殿也装上暖气,文武百官们哪里会知道暖气的好呢?”
  
      李承乾哈哈大笑道。
  
      李泽轩暗暗咋舌,定制一套暖气可以挣近千贯,这长安城的土豪就是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