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凶残的海盗头子!
“李道长,今夜有没有风?”
  
  来到书院,正好碰见了李淳风,李泽轩便顺势Wwん.la
  
  他只是个冒牌的假道士、外加一个假的天文学家,天象、风象什么的,他哪里懂这个?
  
  李淳风只当李泽轩不擅长此道,心中并未存疑,他抬起头看了一会儿天象,道:“侯爷,今夜并无大风!”
  
  李泽轩松了一口气,连忙吩咐人将今晚的夜宴地点给放在了书院操场。
  
  他本来担心晚上起风,先前是将火锅宴的地点给放到了食堂,但既然李淳风都说晚上没风,那他还有什么顾虑的呢?
  
  对于李淳风这个大唐第一道士的“天气预报”,李泽轩是百分之百相信的。
  
  “道长晚上若是无事,一起吃火锅如何?”
  
  李淳风现在虽然不是正式的书院教师“编制”,但由于他经常在云山这边夜观天象,所以李纲便做主给他分配了一间教师宿舍,如此一来,他晚上也不会无处可住。
  
  “侯爷相邀,贫道岂有不去之理?火锅之名,贫道亦是第一次听说,今日正好长长见识!”
  
  李淳风负手而立,笑呵呵地说道。
  
  见这家伙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李泽轩心中有些好奇,不知道一会儿李淳风吃起火锅来是个什么样子!
  
  “哈哈!到时候定不会让道长失望!”
  
  ………………………………
  
  得知晚上火锅宴在操场举行后,书院的学生集体行动了起来,搬桌子的,搬椅子的,搬煤炉的,还有插火把的。
  
  李泽轩带来的一干下人,则是将羊肉、鱼片、豆芽之类的火锅食材,全部给分到了各个桌上,严格意义上说,今晚是八个人围一个炉子,光学生们一共就得八十多个火炉,在加上书院的老师们,基本上就上百了!
  
  这场面简直不要太壮观!
  
  得亏今晚没风,不然就得在食堂举行火锅宴,到时候这么多煤炉放在食堂,还不得中毒?
  
  食材全部上桌,没有任何开场白之类的演讲,李泽轩仅仅是喊了一声“开吃”,围在火炉旁边的学生和老师们便开动筷子了!
  
  准确地说,刚开始只有李泽轩、李泰、程处默、秦怀玉、尉迟宝林等人在吃,因为其他人一看身旁的食材全都是生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吃啊!
  
  不过好在人类的模仿能力是非常强大的,离得近的人,见到李泽轩、李泰等人的吃法后,纷纷有样学样,开始将食材放锅里涮一涮,捞起来蘸酱吃!
  
  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湖面一样,刚开始只有落点附近受到了波动影响,但随着波纹散开,离得远的水面也会受到影响。
  
  没过一会儿,一传十,十传百,操场上的师生基本上都知道所谓的火锅,是个怎样的吃法了!
  
  “唔!唔!好吃!真是太好吃了!这特娘的还是羊肉吗?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羊肉?”
  
  孙子凡涮了一筷子羊肉,蘸好酱料后送进嘴里,羊肉的鲜美配合着蘸酱的咸香,这货顿时差点将舌头给吞了!
  
  “嗯嗯!好吃,的确好吃!”
  
  李泰头也不抬,一边猛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含糊道。
  
  不是他饿死鬼投胎,而是这炉子旁边围得都是一群畜生啊!他要像孙子凡那个傻x一样在那儿愣神回味,保准一会儿毛都吃不到一根,只能喝汤了!书院里可没有人因为他是魏王而迁就着他!
  
  “卧槽!程处默你特娘的是属猪的?宝林你干嘛抢我的菜?小恪你也吃这么快?”
  
  感慨了一阵的孙子凡,低头一看,顿时惊了个呆,只听他鬼哭狼嚎道。
  
  ………………………
  
  “嗯!这种吃法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啊!老夫之前吃了几十年的食物,加起来好像还没有呆在书院一年吃的美食多,炎黄书院可真是人间天堂啊!呵呵!”
  
  李纲、颜思鲁、李泽轩,以及五大学部的部长本来是坐在一桌的,但后来王绩被虬髯客这个酒鬼给叫到另一桌了,李纲的小孙子李安仁便如愿以偿地“上位”了。
  
  此时,李纲尝了一筷子涮好并蘸好酱料的羊肉卷,眯着眼睛赞叹道。
  
  “哈!李文纪,你说的其他话某家可能不赞同,但是这句话某家非常同意!”
  
  整个书院,敢这么称呼李纲的。估计也就只有虬髯客了,这老流氓现在是谁都不服,只服李泽轩,对于李纲这样的大儒,他以前是不屑一顾的,但他相处的久了,也会时常斗两句嘴,乐呵乐呵。
  
  此刻,大胡子吃了一大筷子刷羊肉,又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冰镇的温柔乡,一热一冷,算是将他口腔中的味蕾给全部刺激开了,醇厚的酒香又让羊肉卷的鲜香更加浓郁,虬髯客这一生走遍天下,还真是没有如此享受过,这时听到李纲的感慨赞叹,他便忍不住大声附和了一句。
  
  李纲摇了摇头,没有因为虬髯客的粗鲁而生气,想必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大胡子先生,你的酒为什么还冒着烟啊?是放锅里煮了吗?”
  
  李安仁视力挺好,居然映着火把的光亮就能看清虬髯客杯子上冒着的一缕缕“白烟”。
  
  “嘿!安仁呐!你小子长大以后一定要上炎黄书院,不要跟你祖父一样读一辈子之乎者也知道吗?”
  
  虬髯客冲李安仁笑了笑,道。
  
  “不许你说我祖父!”
  
  李安仁撅着嘴,脆生生地说道。
  
  “嘿!”
  
  虬髯客摇了摇头,他指着手中的酒杯,说道:“知道俺为啥叫你一定要考炎黄书院不?看到没,一般的凡夫俗子见到俺这杯子会冒烟,就觉得杯中之物一定是热的,可是炎黄书院出来的学生,就不只会这么想啊!因为他们知道,冰冷的杯子,在比它热的环境里,也会冒白烟!嘿!你说你祖父学的那些之乎者也,里面有这些东西吗?肯定没有!”
  
  天可怜见,堂堂纵横四海的海盗头子,居然也懂“科学”了,正喝了一口酒的李泽轩,差点没喷出来!
  
  海盗头子要是懂科学了,那海上的那些小岛国还特娘的有活路吗?这可不要太凶残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