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魏征的爆发!

      捐钱赏赐义商称号,一些文官们得到这个消息后,反应还是非常大的。
  
      在他们看来,此举跟当年的汉灵帝卖官没什么区别。
  
      虽然所谓的义商并不是官,可单纯地以捐款多少来决定是否赏赐义商称号,这样会损伤朝廷公信力,而且会间接地抬高商人的地位。
  
      于是,众多言官纷纷在家起草奏章,打算明日早朝请李二收回圣命!
  
      没错,这个时候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但就是没有人怀疑暖唐基金会是在“假传圣旨”的!
  
      因为在所有人的心中,暖唐基金会不会有这么大的胆,暖唐基金会背后的李泽轩也不会有这个胆子。
  
      李泽轩捅出来的篓子,终究还是要李二来擦屁股!要不然若是李泽轩落得一个假传圣旨的罪名,大唐帝国就将永远失去这么一个绝世天才了!
  
      “相公,今天上午仅半天的时间,基金会便收到了十余万贯的善款,这告示的威力可真是太大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韩雨惜对李泽轩兴奋道。
  
      现在家里就剩他们俩了,其余人都还在炎黄书院,想必是上午游玩的太嗨了,中午就顺势在书院的食堂吃饭了。
  
      “嘿!那当然!”
  
      李泽轩一边吃菜,一边理所当然道:“都说文人重名,商人重利,其实啊,文人、商人都重名且重利!因为名有了,利自然就来了!”
  
      韩雨惜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点头道:“相公所言有几分道理!不过我家相公好像不重名,也不重利啊!”
  
      李泽轩哈哈一笑,道:“重那些作甚?咱们一家人只要能开开心心地活一辈子就成了~!娘子你说是也不是?”
  
      “嗯嗯!”
  
      韩雨惜重重地点头,成了婚之后,她才明白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团圆和谐才是最重要的,“对了,相公,早晨的这份告示,真的是陛下准许的吗?妾身以前怎么从未听您说起过?”
  
      李泽轩微微纳汗道:“这个,陛下的确说过,只不过还没有正式下圣旨罢了!反正娘子你别担心就是了!”
  
      他之所以现在就将这条消息放出来,无非是想让暖唐基金会年底冲一波“业绩”而已,反正老李也同意了给每年捐款最多的人颁发义商称号,那今年开始,或者是明年开始又有什么区别?
  
      第二日。
  
      早朝刚一开始,果然就有言官奏请李二收回成命,并言之“如若不然,国将危矣”!
  
      李二倒是早有准备,他当朝让孔颖达给文武百官讲了“子路拯溺”和“子贡赎人”的故事,随后道:
  
      “朕登基以来,日日励精图治,唯恐重蹈前朝覆辙,虽说当下大唐四海升平,可是仍有不少百姓难以解决温饱,朕心念百姓疾苦,特地设立暖唐基金会,就是想集大唐所有富人之力,来救济穷人!
  
      但若是想让民间商人长久地坚持行善,朝廷不拿出点像模像样的好处如何能行?所以朕便立下此规矩,给每年的“首善”颁发义商称号!更何况这所谓的义商称号,不过是一名头罢了,他没有实权,更不会受到任何特殊优待,诸卿为何要如此反对?”
  
      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肯定不能再将责任推脱到李泽轩身上,李二在上朝之前便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来对付有些顽固不化的腐儒,其实,他的这套说辞,基本上全是当初李泽轩说服他的那一套说辞!
  
      但这个梁子老李是记下了,至于以后会不会找机会给李泽轩穿小鞋,那某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陛下圣明!老臣赞同陛下的义商赏赐制度!”
  
      一个连李二自己都没有料想到的人,居然站了出来力挺李二的义商制度,不是魏征还能有谁?
  
      崔家已倒,崔君绰暂时由大理寺收押,一到年后,魏征将会带着崔君绰,前往河南道,清吏治,并彻查崔家这些年所做的恶事。
  
      “臣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源不深而望流之远,根不固而求木之长,德不厚而思国之安,臣虽下愚,知其不可,而况于明哲乎?人君当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将崇极天之峻,永保无疆之休。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德不处其厚,情不胜其欲,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长也
  
      陛下此举,乃是为民,虽有瑕疵,但有利社稷,老臣认为陛下此举大善,甚至,还可将每年的义商名额再增设两个,这样一来,暖唐基金会便能广收天下善款,救济天下黎民!往后即便大唐境内出现天灾,朝廷也不必穷尽国库而救灾,暖唐基金会可一力任之,保我大唐百姓万世安宁!”
  
      令李二没想到的还在后面,以往喜欢喷人的魏喷子,此刻化身为一贤德大能,当堂作文,来给他,也给满堂诸公,上了一堂重视民生的治国课,洋洋洒洒,将近千言,让李二都忍不住拍案叫好。
  
      “好!好!好!魏爱卿一番所言,深得朕心!朕认为,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朕会时时刻刻以这句话自省,同时希望诸公亦能以此为诫,做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官!保我大唐万世之太平!”
  
      李二拍案而起,洪声说道。
  
      这一刻,他是越看魏征越顺眼了,心中甚至有些隐隐后悔明年将魏征给派到河南道了!、
  
      没错,当初将魏征给派到河南道,一部分是为公,因为论公正清廉,满朝上下,没有几个能跟魏征相提并论的;另一部分则是出自于李二的私心,他想耳根子清净两天。
  
      但是现在嘛,老李心中有点后悔了。
  
      魏征这面“镜子”若是离开了,他到时候会不会得意忘形而做出糊涂决定呢?
  
      “魏左丞所言,字字珠玑,老臣闻之,如同醍醐灌顶!老臣也赞同陛下的义商赏赐制度!”
  
      “文官老二”房玄龄站了出来,拱手道。
  
      “文官老大”长孙无忌见状,也连忙站出来道:“老臣附议!”
  
      这两人都这样力挺李二了,其余大臣就更加翻不起什么浪花了,朝堂之上,顿时全是一片“附议”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