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老丈人归来!
老铁^一秒钟^记住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李泽轩今天若是上早朝了的话,肯定会大叫一声“握草”,因为魏征洋洋洒洒说的那千字“箴言”,基本上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谏太宗十思疏》的原文啊!
  
      但历史上的《谏太宗十思疏》是作于贞观十七年,只能说,身为穿越者,有些东西能改变,有些东西却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这是命,同样也是天道循环!
  
      午后,在家中潜心修书的李泽轩收到了李二传来的一封圣旨:暖唐基金会从明年起,义商的名额增加到三个。
  
      圣旨的末尾,居然还警告了李泽轩一句,不要再耍小聪明了!
  
      这让李泽轩很是无语,心道老李这度量也就不过如此嘛!
  
      这货殊不知,就他这所作所为,随便换一个朝代,换一个帝王,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少爷,福管事来了,正在前厅!”
  
      韩雨惜这两天都在暖唐基金会,家里也就只剩李泽轩跟两个丫鬟了,这时,小荷敲了敲书房门,对李泽轩说道。
  
      “哦!我这就来!”
  
      李泽轩应了一声,然后放下笔,朝门外走去。
  
      “少爷,不好意思,打扰您写书了!”
  
      福伯见李泽轩过来,连忙起身,一脸歉意道。
  
      李泽轩笑呵呵地摆了摆手,道:“呵呵!福伯您说的哪里话?写书这种事又不是一两天能写完了?何来打扰一说?您快坐!小荷,烧壶茶过来!”
  
      “是!少爷!”
  
      小荷应声而去。
  
      现在家里有煤炉和蜂窝煤了,烧水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方便!
  
      “少爷,老朽此来是想问问,先前的自行车,最近要不要开始生产?毕竟煤炉跟蜂窝煤的需求开始变少了了,应该能腾出一大批人手用于生产自行车!”
  
      没过一会儿,小荷端来两盏茶水,福伯这才停止了寒暄,说起正事道。
  
      李泽轩怔了怔,思忖片刻,才说道:“既然工坊人手充足,那自然可以去生产自行车。不过如今这个季节,百姓们平常冷得门都不愿意出,会有人愿意买自行车吗?”
  
      福伯闻言笑道:“这个少爷您不必担心,就前些天那些来工坊要求定制暖气的那些老爷,有不少人都在问工坊里有没有自行车卖呢!所以这自行车造出来,绝对不愁卖!”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便放开手脚去造吧!如今工坊不缺铁,不缺橡胶,更加不缺硫磺,赶在年底造出来一批,让商会的会员们赚一笔也好!”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他手下还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商会会员呢!
  
      前一阵的煤炉跟蜂窝煤,虽然利国利民,但对于商会会员们来说,并不能从中得到利益,唯有自行车,才算是暴利啊!
  
      只不过当初为了搞好“暖冬行动”,他让工坊开始集中全力生产煤炉,这也算是变相地牺牲了炎黄商会会员的利益。
  
      现在正好给他们做些补偿。
  
      “好的!那老朽稍后就去安排!模具、材料都是现成的,赶在过年前应该能生产出一批来!”
  
      福伯点头道。
  
      “福伯,小斌在那边过得怎么样?那小子应该给你传信了吧?”
  
      李泽轩笑问道。
  
      听李泽轩提起自家侄儿,福伯满脸笑意,他回道:“有劳少爷挂怀,那小子好着呢!听说他用少爷之前给他的赏钱,在那边置办了一处宅子,并买了几亩良田,说是以后打算给老朽养老!”
  
      李泽轩忍不住笑道:“依我看他自己也想在那边定居吧?”
  
      福伯有些不好意思道:“应该不会,他只是想在帮少爷办事的同时,有个落脚的地方!”
  
      李泽轩摇了摇头,没有深究,他又问道:“那可有我岳父的消息?”
  
      韩里正自从去了河东道之后,就没有给李泽轩或者韩雨惜传回音信,韩雨惜自然是担忧万分,李泽轩心里也有些牵挂,还派人去了趟河东道探查消息,但天大地大,一个人落入人海中,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福伯捋着胡须,仔细回忆了片刻,说道:“老朽记得小斌在一封信上提到过,说是韩里正去了云州一带,其余的就没有多提了!”
  
      李泽轩心中微沉,片刻后,他点头道:“我知道了,那先这样吧!”
  
      福伯拱手告辞。
  
      李泽轩坐在沙发上闭目凝思,忽然,“相公!相公!爹爹回来了!”
  
      门口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以及韩雨惜惊喜的欢呼声。
  
      李泽轩睁开眼一看,就见韩雨惜气喘吁吁地来到了自己的跟前,她的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嘴里喘出来的气息,在空气中形成了一团团白雾,愣了片刻,李泽轩才道:
  
      “娘子你是说,岳父大人回来了?”
  
      一般情况下,韩雨惜管李京墨叫“爹”,管韩天虎叫“爹爹”,李泽轩很敏锐地get到了韩雨惜话语中的关键点!
  
      “嗯嗯!是爹爹回来了!”
  
      韩雨惜一脸开心地点头道。
  
      李泽轩闻言,急忙站起身,道:“在哪儿呢?我们一起去见见岳父!”
  
      同时,他悬着这么久的一颗心总算落下了,只要韩里正人没出事就好,不然自家媳妇儿还不得哭死?
  
      “不必了,小轩,老夫在这儿呢!”
  
      就在这时,韩里正出现在了门口,说道。
  
      原来韩雨惜是跟他一起来云山的,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她太过兴奋,想要早些告诉李泽轩这个消息,所以跑得快些、先到一步罢了。
  
      李泽轩定睛望去,就见韩里正直挺挺地站在门前,他的脸上胡子拉碴的,显得有些沧桑;他的衣服虽然有些破旧,但看上去还算整洁;他的脊背还是像往常一样挺值,只不过他的眼睛里,却多了许多深沉,使得整个人看上去,会带着几丝道不明的忧郁!
  
      “岳父!”
  
      李泽轩上前,笑着招呼道。
  
      “嗯!你跟雨惜近来可好?”
  
      韩里正笑着问道。
  
      “都好!都好!岳父一路车马劳顿,快进来坐下说!”
  
      李泽轩总感觉自家老丈人的笑容背后有着许多故事,估计一趟去往河东道,经历了许多事情吧!
  
      .……………………
  
      第二更!
  
      (本章完)
  
  3`3`小`说`网м.3^3^x^s.cóм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