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爱是守护!

  
      “岳父,我听说您前一阵子是去了云州?”
  
      云山别院,韩天虎坐定后,李泽轩问道。
  
      韩里正回道:“是去了趟云州,看望了昔日的兄弟!”
  
      李泽轩听韩里正的语气有些不对,便问道:“岳父,可是生了什么事情?”
  
      韩里正面带苦笑,他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不提也罢!老夫回来的时候,听说崔家倒了?可有这回事?”
  
      李泽轩见自家老丈人不想提云州的事情,也不好去追问,他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
  
      韩里正一阵感慨,随即他面色一变,道:“小轩,你老实与岳父说,崔家的事情,背后有没有你暗中推波助澜?”
  
      关于崔家事件的真正主谋,了解内情的人,整个大唐不超过十个,韩里正之所以能猜出,完全是因为他知道李泽轩跟崔家素有过节。
  
      李泽轩迎上老丈人咄咄逼人的目光,只能无奈道:“是有那么一些关系!”
  
      韩里正急问道:“那陛下可否知道这件事情?”
  
      李泽轩苦笑道:“陛下若是不知情,小婿怎么会被禁足两月?”
  
      韩里正面色顿时就白了,他有些生气道:“禁足两月?禁足两月小轩你还不知足?你做的那些事情可都是犯忌讳的啊!也亏得当今陛下仁心大度,不然你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小轩,往后做事,岳父希望你能三思而行,不要意气用事!
  
      现在你可不只是代表着你一个人,你的背后,有雨惜,有你爹你娘你妹妹,甚至还有书院的学生们!很多事情也不是只有一种解决方法,莽撞冲动,往往只会后患无穷!
  
      皇权大于天!小轩,岳父是过来人,岳父知道你生性不喜欢约束,但你既然下了龙虎山,入了世俗,就得对皇权保持敬畏之心,不然一旦陛下对你起了猜忌,李家的一切,包括现在的炎黄书院,全部都会化为乌有!
  
      昔年家父便是对皇权失了敬畏,一时鬼迷心窍,随同杨玄感犯上作乱,最终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岳父希望你能引以为戒,尽量少去意气用事!”
  
      韩天虎“现身说法”,给李泽轩灌输了一番“皇权至上”的理念,李泽轩听完自家老丈人描述的一番场景后,脊背忍不住生出了一层冷汗,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当初的确有些过于莽撞和自私了,他只考虑到自己灭了崔家心里能得到一时的爽快与慰藉,却没考虑到他身后的家人甚至学生们会受他的牵累!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固然爽快,但他若是无牵无挂那还好,可他身后还有一群老弱妇孺呢!他老丈人说的没错,他的确失了敬畏之心,做事太过莽撞了。
  
      “岳父大人说的是,小婿定当时刻引以为戒,日后做事定会三思而行!”
  
      李泽轩郑重拱手道。
  
      他不是听不进别人意见的人。
  
      韩里正眼里既是欣慰,又是复杂,只听他叹道:“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引起陛下的猜忌,不然小轩你以后在这朝堂上将会举步维艰!”
  
      “岳父不必忧心,陛下如今已经罚我禁足两月,纵然心里再是猜忌,顶多是罢了小婿的官爵而已,到时候小婿正好安安心心当一富家翁和教书先生!”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李泽轩倒是很看得开,自己一没谋反,二没篡位的,李二顶多就是摘了自己的官帽,让自己回家种田罢了!纵观整个贞观一朝,除了造反的之外,还没有哪个大臣因为触怒了皇帝而被杀头的,这个时代君主对于臣子还是挺宽容的,远没到清朝时候那种因一言过失就被杀全家的地步。
  
      自己只要不触碰那条红线,性命肯定无虞!
  
      “唉!只好如此了!老夫刚回来,家中还有许多事情,就先回去了!小轩你保重!”
  
      韩天虎长叹一口气,起身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然后就要走了。
  
      李泽轩莫名地感受到了一阵沉重,他总感觉自家老丈人去了一趟云州之后,整个人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变得更加深沉了!
  
      “相公,爹爹他可能想得比较多,您别太放在心上!”
  
      韩雨惜见李泽轩拧紧眉头,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她忍不住有些心疼。
  
      李泽轩叹了一口气,将媳妇儿揽入怀里,道:“娘子,抱歉!前一阵子为夫太过意气用事,只图自己一时心念通达,却忽略了你们,险些连累整个李家陷入火海!往后为夫再也……”
  
      “相公!您别这样说!”
  
      李泽轩还未说完,韩雨惜便将葱葱玉指放在了李泽轩的嘴前,急声道:“妾身既然嫁给了相公,自然愿意跟相公荣辱与共,相公无论做了什么,妾身都支持,无论有什么后果,妾身都愿意与相公一起承担!”
  
      看着眼前目光纯净、一脸诚挚的美娇娘,李泽轩的心忽然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忍不住又将韩雨惜紧紧地抱进了怀中,无言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心中则是暗暗想道:
  
      “娘子,为夫这辈子定会守护好你!也会守护好爹、娘,以及兰儿!”
  
      ………………………………
  
      韩里正的一番话让李泽轩幡然醒悟,做人不能莽撞,尤其他还是一家之主,身上干系着一大家子人的命运,就更得小心谨慎了。
  
      但不莽撞并不意味着下次再见到不平事就默不作声了,韩里正说的没错,有些事情的解决方法不只有莽撞一种方法,冲冠一怒、不管不顾地去报复固然是霸气和痛快,但带来的“后遗症”同样是巨大的!李泽轩觉得自己以后做事的确是应该更加稳重一点了。
  
      毕竟这是封建社会啊!
  
      无论以后如何,当下的日子还得一天一天地过,又过了两日,腊月二十四,暖冬行动全部结束,李泽轩宣布学生们全部放假,离得近的就回家,离得远的就留在书院过年,这期间书院将免费为所有学生们提供美食。
  
      如此诱人的条件,让一些距离云山不太远的书院先生都忍不住要留下了,毕竟书院的美食,完全比得上外面的酒楼了啊!
  
      李泽轩知道了也是忍不住啼笑皆非,话说,除了给留下过年的学生免费美食外,他还准备了另外一样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