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年味!

      临近年关,京城的年味儿越来越隆重了,长安城的街道上,四处可见采购年货的百姓们,东、西两市的猪肉价格悄然上涨,这东西虽然在富贵人家看来是贱肉,可是对于穷人来说却是无上的美味,更何况今年醉仙楼新开发了几种吃食都跟猪肉有关,民间关于猪肉的做法也越来越多样,只是没有醉仙楼做的好吃罢了,但即便这样,民间如今的猪肉菜还是比以前好吃了不知多少倍!
  
      因此,不论是富贵人家,还是贫苦人家,这临近年关,都会往家里囤点猪肉,如此一来,长安城的猪肉需求量自然猛增,猪肉价格想不涨都难了!
  
      不过有了之前“长安布价飞涨,布商被抓”的前车之鉴,卖猪肉的商贩也不敢太过分,猪肉价格总体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除了猪肉,其他商品的销售状况同样火爆,例如布匹、绸缎、玉佛、瓷器等等,小孩儿们玩儿的各种小物件也充斥着各个大街小巷,江湖游商们也想希望乘着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大赚一笔。
  
      云山这边虽然远离繁华之地,但仍然能够感受到年的味道。
  
      李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李少植,留下了李安仁,前些年便夭折了,小儿子李立言一直在外地为官,前两天也回长安了。
  
      老先生在云山住久了,已经习惯了这边的情境幽雅,坚持要在云山这边过年,李立言常年不在老父身边,这大过年的自然要守在李纲跟前尽孝,所以也带着媳妇儿以及一应仆人来云山了。
  
      这夫妻俩在云山别院这边住了两天,竟然有些舍不得回去了,因为别院这边的房子以及家具住起来真是太舒坦了!
  
      临近年关,李立言的妻子也开始张罗着下人置办年货,对于李泽轩这个云山的主人,她跟李立言都很是尊敬,所以置办年货的时候经常会过来问问李泽轩或者韩雨惜要不要帮忙捎带些什么,韩雨惜有时去长安暖唐基金会,也经常会用马车搭载李立言妻子一截。
  
      一来二去,两家人很快便熟络了,颇有几分邻里乡亲的味道。
  
      阎立德最近来云山的次数也频繁了许多,再过几天,朝堂官员便会迎来十分难得的七天“年假”,阎立德也打算携着家眷来云山过年,这人岁数一大,便喜欢清静了。
  
      所以云山这边,阎家的别院也是张灯结彩迎新年。
  
      至于孙思邈,这老道一直独来独往惯了,对于过年什么的,他心中可没有这个概念,不过他有一个好徒弟啊!
  
      胡竟然在邀请孙思邈来自家过年无果后,便请求胡汉云上云山给自家师父置办年货,老胡自然是满口同意,连一向比较“小气”的刘月娥此时都变得大气起来,家里买的猪肉、鱼肉,不要钱似的让胡汉云往云山上提。
  
      胡竟然与胡果然姐弟俩则是在每日义诊完毕后,帮孙思邈将别院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二人声称过年的时候一定会上云山,陪孙思邈一起过年,至于周边其余县的义诊,过几天肯定也要暂停了,等到年后才能继续。
  
      颜思鲁自放假后便回长安了,他在长安还有一大家子人。王绩不愿意去自己兄弟家,便就住在书院,成日里跟虬髯客吹吹牛逼,喝喝小酒,倒也逍遥自在。
  
      马周在长安城租的有宅院,倒也不会无处可去,不过最近他在《大唐日报》编辑部呆的时间倒是更多一些。
  
      墨槐跟墨凌薇,则是下山回了他们在梅村的豪宅了,也就是当初刘世仁父子的宅院。至于墨家的其他人,“文职人员”各回各自在梅村的家,“武职人员”则是在继续守卫书院,因为炎黄书院里面有很多“科研机密”,万一被有心人窃取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其实马周、王绩、颜思鲁、墨槐这些人,在明年年初书院的教师职称评比中,很大的可能会被评为教授,到时候自然就能获得一栋人人都羡慕的云山“现代化”别院了。
  
      李泽轩不缺钱,也不缺别院,他缺人才!如果有一万个马周、王绩这样的人才,他敢全都要,不就是一人“一套房”嘛,在李泽轩看来都是小钱!
  
      不过他这做法,搁在现代就真正是超级土豪老板了!全国首富也不敢像这样玩儿。
  
      “非基!去请李纲先生来一趟,就说我温了一壶好酒,请老先生来品尝!”
  
      李泽轩见家里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可他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忽然,他眼珠一转,想到了些什么,便吩咐道。
  
      “是!侯爷!”
  
      庞非基立刻领命而去。
  
      过了两刻钟,外面传来李纲笑呵呵的声音,“你小子肯定是在诓骗老夫,说是温了一壶好酒?呵呵!怕是有事情找老夫吧?”
  
      人未到,声先至。
  
      李纲虽然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但说话声音仍然中气十足,话音刚落,老先生便已经到了门前,李泽轩连忙起身道:“老先生说的哪里话?你看这炉子上不正是给您温了一壶好酒吗?”
  
      “哟~!还真是!闻这味道,倒不像是温柔乡,更不像是神仙醉,怎么还有股药草的味道?”
  
      李纲轻轻嗅了嗅,脸上顿时写满了疑惑。
  
      李泽轩笑呵呵地伸手道:“这是小子上个月从孙道长那请回来的一个药酒方子,喝之可以健骨强筋、补益气血,而且这泡药酒的方法也颇为独特,导致这药酒的味道也别具一格,李先生您要不要尝尝?”
  
      这个倒不是他信口胡诌,药酒方子是真的,本来是给他老爹喝的,但李京墨觉得自己现在的身子骨还算强硬,没必要喝,喝了几次便没喝了。
  
      如今用来送给李纲喝倒是不错。
  
      老先生这个年龄造血能力不足,筋骨更是老化严重,正需要这样的滋补!
  
      “呵呵!山长你把这药酒夸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老夫又岂能不试上一试?”
  
      李纲坐下身子,捋须笑道,忽然,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山长你还是先说找老夫有什么事吧?不然这酒老夫喝的可不会自在!”
  
      “呃....”
  
      李泽轩的老脸,是小脸,顿时就僵硬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