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请春联!

      “咳咳!李先生慧眼如炬,那小子便实话实说了!”
  
      云山别院,李泽轩尴尬地咳了两声,接着才道出实情:“小子想向先生求几个字,可是由于最近被陛下禁足在家,不便出门,就只好请先生过来一趟了!”
  
      李纲一脸无语道:“咱们两家间隔就几步路而已,你就算出去了,难道陛下还能找你麻烦不成?再说这云山之上又没有外人,谁会闲得慌、将这点小事去告知陛下?”
  
      李泽轩一阵纳汗,谁让他前两天刚被老丈人“苦口婆心”地说了一顿呢,做事自然就会变得稍微小心一些了!
  
      “咳咳!这个陛下既然让小子好好在家闭门反省,那小子自然是要诚心才行!”
  
      “呵!”
  
      李纲摇了摇头,明显不信,但他也懒得再做深究,这时他道:“书法一道,老夫远比不上登善(褚遂良)和伯施(虞世南),山长求字如何会求到老夫这儿来?”
  
      “呵呵!小子求得是先生的意境,也是先生的精神,先生高风亮节,小子得将先生的墨宝挂在家中,时刻学习!”
  
      李泽轩拍马屁道。
  
      实际上这货是想将李纲的墨宝拿来留给子孙后代当传家宝!
  
      虽然李纲的字的确不如虞世南、褚遂良的字名气大,但李纲本人的名气,可是一点也不比那两位小,再说了,他现在正关“禁闭”呢,怎么出门去请虞世南、褚遂良动笔呢?派人将他们请到府上也不现实,因为双方的交情还没到那个份上!
  
      “呵呵!山长你就别给老夫戴高帽了,需要老夫写什么,你且尽管说,到时候别嫌弃老夫的字丑就好!”
  
      李纲摆了摆手,一脸无奈地笑道。
  
      李泽轩冲小荷点了头,后者转身离去,很快就她便返回来,手中端着两列红纸。
  
      李泽轩对李纲说道:“这眼看便过年了,我想挂两幅讨喜字在门前,显得喜庆,就是这字有些难登大雅之堂,所以请李先生过来题字!”
  
      李纲皱眉道:“这好端端的,山长你打算题什么字?”
  
      “我管这个叫做对联,因为马上要过年了,也叫它春联!”
  
      “对联?山长你说来听听!”
  
      这个时代不能说没有对联,只是还没有“对联”这个叫法而已。
  
      其实早在秦汉以前,我国民间过年就有悬挂桃符的习俗。所谓桃符,即把传说中的降鬼大神“神茶”和“郁垒”的名字,分别书写在两块桃木板上,悬挂于左右门,以驱鬼压邪。这种习俗持续了一千多年,到了五代,人们才开始把联语题于桃木板上。
  
      据《宋史蜀世家》记载,五代后蜀主孟昶“每岁除,命学士为词,题桃符,置寝门左右。末年(公元九六四年),学士幸寅逊撰词,昶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
  
      这是对联最早的展现形式,也是我国最早出现的一副春联。
  
      宋代以后,民间新年悬挂春联已经相当普遍,王安石诗中“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之句,就是当时盛况的真实写照。由于春联的出现和桃符有密切的关系,所以古人称春联为“桃符”。
  
      故而李纲听到对联、春联时,才会一脸发懵!
  
      李泽轩早有准备,他不假思索道:
  
      “这上联叫做一帆风顺年年好,下联就叫做万事如意步步高,横批:吉星高照!”
  
      这副对联谈不上什么文采,但突出的就是一个喜庆,算是现代春节里流传的比较广的一副春联了。
  
      李纲闻言,眼睛一眯,沉吟片刻后,他点头赞赏道:“读起来虽然了无新意,但胜在对仗工整,而且这两句话也算是应景!不过老夫怎么觉得,你这对联跟桃符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呢?”
  
      “桃符?”
  
      李泽轩一愣,好在他不是什么不学无术之辈,想了想,总算回忆出某首古诗里出现过桃符,于是他点头道:“没错没错!这个也叫桃符,只不过我觉得对联比桃符更适合它!”
  
      李纲摇了摇头,不可置否。老先生将红纸放在了桌子上,李泽轩连忙让小荷在旁边磨墨,用的是上好的松烟墨。
  
      唐代是制墨技术发展很快的时期,从魏晋时出现的用漆烟、松煤制成的“墨丸”,在唐朝逐渐普及和定型,用松烟和胶汁调制而成的各种形状的固体墨锭,质量越来越精良,像祖敏、李阳冰、奚超、奚廷珪等名家制墨“丰肌腻理,光泽如漆”,都是上送皇室使用的贡品。
  
      李纲握住毛笔,凝神静气,一阵笔走龙蛇,十六个大字顿时跃然纸上,李泽轩凝目望去,发现李纲的字并没有老先生自己说的那么不堪,不同于褚遂良书法的变长为扁、宽绰疏朗,更不同于虞世南书法的端庄洒落、风神俱足,李纲的字圆润如玉,雍容大雅,或许这真是字如其人,君子如玉吧!
  
      “好字!好字!小荷,快送到工坊,让福伯用上等琉璃装裱起来,今年过年的时候,就把这副对联装在咱家门前,世世代代传下去!”
  
      李泽轩抚掌大笑道。
  
      话说他以后的子孙,就算是败家子,可光凭这副对联,也应该足够吃喝无忧了吧?
  
      “是!少爷!”
  
      小荷应了一声,然后她跟小兮小心翼翼地将红纸上的墨迹吹干,拿去工坊了。
  
      李纲一阵失笑,他无奈道:“山长你莫要说笑了,论书法之道,李某人远不如登善和伯施,真是想不明白你为何要老夫前来题字!”
  
      李泽轩摆手反驳道:“先生此言差矣,书法到了您几位的这种境界,何来谁好谁坏之说?顶多是各有千秋罢了!”
  
      “呵呵!论说话的本事,老夫与登善和伯施加起来都不是山长你的对手啊!”
  
      李纲笑着指了指李泽轩,道。
  
      李泽轩无奈,他刚刚说的那些可不是拍马屁,“算了,不说那些了!先生快坐下喝酒吧!”
  
      “嗯!这下老夫总算能放下心喝酒了!哈哈!”
  
      李纲又开了一句玩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