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试制烟花!
    “非基,去帮我把这些材料弄些过来!”
  
      送走李纲后,李泽轩在书房内写写画画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了一页材料清单,对庞非基吩咐道。
  
      庞非基看也没看,就接过来抱拳应道:“是,侯爷!”
  
      说罢,他转身出门。
  
      李泽轩连忙叫住他,一脸严厉地吩咐道:“这单子你给本侯保管好,若是丢了或者被人看了去,你就算拿命顶都顶不了!知道吗?”
  
      庞非基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郑重地说道:“明白!侯爷!属下定会保护好机密!”
  
      走出别院,他从怀里拿出李泽轩给他的材料清单一看,顿时有些傻眼,“这!这……侯爷要这些东西做什么?难道留着过年吗?”
  
      先前李泽轩请李纲写对联,庞非基虽然没在现场,但也猜测到李泽轩是在准备过年呢,可是清单上的这些东西,跟过年有什么关系呢?
  
      “算了!不管了!俺只要将这些东西给侯爷寻来,并确保这单子不被别人看见就行了!”
  
      庞非基挠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最终只好将单子又小心翼翼地放入怀里,朝山下走去。
  
      吩咐完庞非基后,李泽轩回到书房,继续修书。
  
      其实书院第二学期的教材,他几个月前已经编了一部分了,经过这么多天的闭关修书,总的来说,基本上第二册的教材都写的差不多了,现在他主要的工作是在校对上。
  
      家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以及两个小丫鬟,韩雨惜早上去了长安,其余人则是陪同叶国重、叶老太在游览书院。
  
      没错,这帮人在书院逛了好几天竟然还没有逛腻歪,李泽轩有时候都有些想不明白,不就是一堆钢筋水泥建筑吗?就有那么吸引人?
  
      这货纯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也不想想,叶国重、叶老太都是土生土长的唐代人,看到高大的水泥建筑,能不觉得新鲜吗?这就跟现代人第一次看到古代宅院一样,不觉得新鲜才是怪事。
  
      “砰砰砰!”
  
      “侯爷!您要的东西属下全给您找齐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庞非基的敲门声,李泽轩放下手中的文稿,抬头道:“进来!”
  
      “吱吖”一声,庞非基这货竟然提着一个麻袋进来了。
  
      李泽轩见状皱眉道:“你把所有东西都混装在一个麻袋里了?”
  
      庞非基忙放下麻袋,并打开麻袋口,说道:“没有没有!侯爷你看,这里面都是用纸一小包一小包地包着呢!”
  
      李泽轩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行!干得不错!你去前院守着,本侯要到后院做点东西,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来后院!”
  
      庞非基点了点头,应道:“是!侯爷!”
  
      随后他又忍不住问道:“侯爷,您到底要用这些东西做什么?呃....”
  
      说罢之后,庞非基顿时就后悔了,在大家族,最忌讳的就是知道的东西太多啊!
  
      李泽轩倒是没有生气,他抬眼瞟了瞟庞非基,道:“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对了,先前那个单子你毁了吗?”
  
      庞非基见李泽轩没有责怪自己,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然后答道:“单子在这儿,还没销毁!”
  
      李泽轩单手提起麻袋,朝门外走去,并淡淡道:“一会儿记得将单子烧了!”
  
      庞非基愣了愣,才道:“是!”
  
      可这时他身旁哪里还有李泽轩的身影?后者早已去后院做东西去了!
  
      ...................
  
      “相公,妾身回来了!”
  
      临近正午,韩雨惜从长安城回来,一进屋,便习以为常地朝里面喊了一声,可里面却没有回应。
  
      这时小荷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道:“少夫人,少爷一个人在后院做东西呢!”
  
      “哦!那我去看看!”
  
      韩雨惜放下手中的一个包裹,然后拍了拍手,抬脚就朝后院走去。
  
      守在前院的庞非基当然是听见了,可他却不会傻傻地去阻拦,李泽轩虽然吩咐他不要让外人进后院,但韩雨惜明显不是外人啊!
  
      “娘子你回来了?”
  
      后院,李泽轩正用胶水粘制一个有一个的厚纸筒,纸筒的孔径大概比大拇指要粗上一点点,筒高大概有二十多公分,他的身边散落着一地的材料。
  
      说起胶水,很多人下意识地以为古代没有胶水,其实是有的,只不过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化工胶水!
  
      李泽轩现在用的胶水是鱼鳔胶,顾名思义,是用鱼鳔制成的。鱼鳔经过蒸,熬,捣烂,过滤等程序,最后得到鱼鳔胶。使用的时候,隔水加热,融化了以后涂在木头表面,待冷却干燥后,即可粘合成功,论黏性,要比现代大多数胶水要强许多!
  
      除了鱼鳔胶,还有猪皮胶,就是用猪皮,经过熬煮,变成像胶水一样的东西,使用时候也是隔水加热,跟鱼鳔胶的使用方法相同。
  
      可以说,古人在工具材料等方面的智慧,并不像大多数人想得那般弱鸡!
  
      正在院子里捣鼓的李泽轩,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地就出声道。
  
      闻声识人,这就是“老夫老妻”之间的默契啊!
  
      “嗯!相公,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韩雨惜见地上躺了一根根纸筒,还有其他散落得到处都是的材料,她忍不住好奇道。
  
      李泽轩想了想,说道:“唔...为夫在做一种类似于爆竹的东西,只不过它不仅比爆竹响,而且还比爆竹好看!娘子你刚回来,快去歇着吧,为夫这儿一会儿就快做好了!”
  
      没错,李泽轩就是想做烟花,这个时候用纸皮裹火药的“鞭炮”还没出现,只有“爆竹”或称“爆竿”,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竹竿儿,由于竹竿里面一节一节都是封闭的,遇火受热,里面气体膨胀,如果持续受热就能把竹竿胀爆,所以会被称之为爆竹。
  
      一般过年的时候,熊孩子们最喜欢玩的就是这东西,经常能看到大街上有熊孩子三五成群地往火堆里面扔竹竿,他们主要是要听个响罢了!
  
      正式的火药鞭炮在北宋才有记载,当时也叫“编炮”。
  
      李泽轩现在做的这种借助火药才能升空的烟花,唐代肯定就更没有了……
  
      ...............
  
      第二更!
  
      上个月连续爆更的后遗症终于爆发了,所幸梦到孙道长给开了一副药方,侠客晚上回来在药店按照药方抓了一副药,回来熬制后泡手,泡了半个时辰,感觉好多了,又能浪几天了!孙道长牛逼!
  
      好吧,说人话,药方是之前医院的老中医配的,俺只是记住了药方,按方抓药而已!hhhh!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