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徒手接天雷!
“丑牛、青雀、小恪、小冲、宝林?你们没回长安,在学校踢球呢?”
  
  一群学生说好听点,是像风一样呼啸而来,说难听点,就是跟一群土匪一样,风卷残云般奔驰而来!
  
  李泽轩看了看程处默抱着的足球,以及这群个个满头大汗的学生,问道。
  
  书院如今是已经放假,离得近的学生是可以自由回家的,程处默这群人不回家准备过年,却要在书院里浪,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程处默抹了一把汗,说道:“回家哪里有在书院有意思?在书院的话,人多了还能凑一块儿踢球,回家了就只能逛青楼了!哎哟~!山长你打俺干嘛?”
  
  程处默前半句话倒说的是实情,在书院呆了半年,他们这群长安城纨绔二代,基本上都已经习惯了书院的“群居”生活了,这里所有人都不用顾忌身份,可以一起奋斗,也可以一起打闹,相比于从前的那种溜鸡逗狗逛青楼的日子,他们无疑更加喜欢现在的生活,每一天都是充实的,都是快乐的。
  
  李泽轩瞪了这夯货一眼,没好气道:“打你?看我将你刚刚的话告诉程伯伯后,他老人家会不会削你!”
  
  程处默顿时就蔫了,他忙道:“呃?俺刚刚说什么话了?俺怎么不记得了?”
  
  李泰一干人纷纷与这货拉开了距离,表示不认识这人。
  
  “山长,刚刚的响声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恪抬头正色道。
  
  “喏,就是张三先生脚下的那东西!”
  
  李泽轩指了指不远处的虬髯客,说道。
  
  学生们立马朝那边蜂拥而去,兰儿也好奇地跟了过去。
  
  “就这个东西?这不是用纸糊的吗?它怎么发出响声?咦?上面怎么还有燃烧的痕迹?”
  
  李泰抱起燃烧完的烟花筒,上下大打量了一番后,忍不住一脸失望地嘀咕道。
  
  “就是嘛!几根破纸筒而已,怎么可能发出那么大的响声?山长肯定在诓我们!”
  
  程处默也在嘀咕道。
  
  “我哥哥才没有诓你们呢!刚刚兰儿都亲眼见了,哥哥将这东西点火后,砰的一声,一个东西会从里面冲出来,冲到天上还会爆炸!青雀哥哥你们刚才听到的响声就是从这里面来的!”
  
  兰儿身为当事人之一,她抱着胳膊,一脸优越地给眼前的这群“凡人”讲解道。
  
  李泰一听,眼睛大亮,他激动地问道:“兰儿妹妹,你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有东西从这里面冲出去并爆炸?”
  
  兰儿点了点头,脆生生地道:“当然是真的!这东西在天上爆炸的时候还能看得到火光呢!”
  
  程处默听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垂涎道:“握草!那岂不是说,俺要是有了这玩意儿,以后还不是想炸谁就炸谁?”
  
  “啪!”
  
  “哼!程处默你小子也忒坏了吧?这东西怎能用来炸人?”
  
  站在程处默旁边的虬髯客,闻言毫不犹豫地给了程处默一巴掌,他也是书院的先生,当然有资格教训程处默。
  
  “哎哟!”
  
  程处默痛呼一声,见打他的人是虬髯客这个大高手,他哪里敢造次?连忙解释道:“呵呵!张三先生,俺只是说着玩儿的,您老别当真,别当真!”
  
  李泰没鸟这二人,小胖子抱着烟花筒来到李泽轩跟前,道:“山长,这东西您还有没有?可不可以给我们几个长长见识?”
  
  “对啊!山长,让我们也开开眼界呗?”
  
  长孙冲也起哄道。
  
  李泽轩无奈道:“都别瞎想了,没了!上午做的那些已经放完了!”
  
  李泰立马就急了,他连声道:“放完了那就再做呗?山长您是不是缺人手?我们都可以帮忙!”
  
  “嗯嗯!我们都可以帮忙!”
  
  其余学生立马异口同声道。
  
  说到底他们还都是一群熊孩子啊,哪里能抵得住烟花的诱惑?
  
  李泽轩想了想,片刻后点头道:“那行!你们都来吧!墨先生、张三先生,你们要不要一起来?”
  
  “还有我!还有我!山长!”
  
  “诶!小轩,还有我呢!”
  
  “小轩哥哥!安仁也想看你们做烟花!”
  
  王绩,以及李泽轩的“邻居”阎少宁、李安仁,不知什么时候全都来了。
  
  “行行行!都来都来!”
  
  李泽轩招了招手,掉头朝别院走去。
  
  …………………………
  
  少顷后,一群人在前院开始了造烟花,当然,是在李泽轩的指导下。
  
  李泽轩其实一点也不担心这些人将烟花的制作方法给学了过去,因为烟花里面用到的两种火药的配方,都掌握在他手里呢!
  
  “山长,这就成了?这东西能飞到天上爆炸?”
  
  李泰做了两个单个的烟花,犹不相信地朝李泽轩问道。
  
  李泽轩瞅了瞅,点头道:“嗯!没错!青雀你要不信的话,点火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嘿嘿!那好!”
  
  李泰正有此意,他嘿笑了一声,连忙拿着自己的两个作品,朝远方走去。
  
  按照李泽轩交待的,他将烟花固定好后,用颤抖的手,将引线点燃,随即连忙后退。
  
  “嘭嘭!”
  
  两声巨响顿时差点震破了众人的耳朵,李泰腿都有些哆嗦了,既是吓的,又是激动的。
  
  “握草!厉害啊!青雀!”
  
  程处默朝李泰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他拿着自己的“作品”跑到李泰跟前,问道:“青雀,你帮俺看看,俺这个行不行?”
  
  李泰大致瞅了瞅,道:“应该差不多了!”
  
  “嘿嘿!好嘞!俺也去放爆竹了!”
  
  程处默得意一笑,抱着两根烟花,朝先前李泰“埋雷”的地方走去。
  
  “哈哈!都准备好捂耳朵啊!俺要放了!”
  
  程处默拿着火折子哈哈一笑,扭头对众人道。
  
  学生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将耳朵捂住。
  
  程处默这才转过身,可这一看顿时大惊失色,“雾草!怎么就点着了呢?快跑!”
  
  原来他刚刚扭头跟学生们说话的时候,手中的火折子不小心碰到了引线……
  
  这货顿时啥也顾不上了,撒丫子就跑!
  
  可好巧不巧的是,他跑动的时候,正好带动了脚旁边的泥土,那冒着烟的烟花,就这么倒了,而倒的方向,正是虬髯客所在的方位!
  
  “咻!”
  
  说时迟,那时快,烟花筒倒地的瞬间,一粒弹丸瞬间就朝着虬髯客激射而出,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虬髯客身前!
  
  还没跑远的程处默甚至听到了破空声!
  
  “呔!”
  
  虬髯客一脸凝重,他大喝一声,调集全身的内力,在身前凝聚了一圈力场,弹丸在他身前三寸停了下来,再也难进分毫。
  
  就在虬髯客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嘭”的一声,弹丸轰然炸开,而虬髯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