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虬髯客的魔障!
    程咬金在家闲的没事打儿子,李泽轩在云山上正琢磨着如何改进烟花呢!
  
      过了黄昏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暗淡了下来,在兰儿的“怂恿”下,李泽轩又放了一盘烟花,有漆黑的夜空当做背景,烟花冲至天空后发出了极为明亮的火光。
  
      兰儿是兴奋的不得了,小手都拍的红通通的了,李泽轩则是有些不满意,因为这烟花对于古代人来说的确是很新奇,但对于他这个现代人来说,颜色却是有些单调了。
  
      现代的烟花不仅颜色上姹紫嫣红,形态上也多种多样,绽放在夜空中的时候,总会让人目眩神离!而李泽轩做的这个初代烟花,说的不好听些就是几个加强版的冲天炮而已!
  
      “砰砰砰~!”
  
      “喔~!”
  
      西面书院的方向也传来了一阵烟花爆炸声,以及学生们的欢呼声,想必下午来这边做烟花的学生,今晚都将烟花“贡献”出来给放了。
  
      只是希望墨钟他们晚上能加紧巡逻、别偷懒,不然万一烟花引起了火灾就不好了!
  
      “相公!你怎么了?难道是对这爆竹不满意?”
  
      韩雨惜见李泽轩面色不对,她眼珠转了转,试探地问道。
  
      令她没想到的是,这随便一猜,还真猜对了!
  
      “嗯!的确不满意!”
  
      李泽轩意兴阑珊地回道、
  
      “啊?”
  
      韩雨惜瞠目结舌,道:“相公,这爆竹已经很厉害了啊!妾身和兰儿都是从未见过能飞那么高,而且还那么响的爆竹!相公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兰儿眼睛一亮,小孩子有时候也是很贪心的,尤其是涉及到跟玩乐有关的方面,“哥哥!这爆竹是不是还有更好玩的?”
  
      李泽轩轻笑一声,揉了揉兰儿的小脑袋,道:“当然有更好玩的!其实哥哥管这东西叫做烟花,按照我原来的设想,它在天上爆炸之后应该跟一朵花一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有一团黄色的光!”
  
      “哇!这个好玩!这个好玩!哥哥你能不能做一个真正的烟花给兰儿玩?”
  
      兰儿一听,立马兴奋地叫道。
  
      韩雨惜满脸地不可置信,她拽了拽李泽轩的衣袖,呐呐道:“相公,这世上真有如此神奇的东西?”
  
      李泽轩笑道:“那当然!赶明儿为夫就做一个,不过是再里面多添加几种材料罢了,不难不难!”
  
      从原理上来讲,要想得到他刚刚说的那种烟花,的确不难。
  
      .……………………………
  
      “那爆竹里面不过是装了这些黑乎乎的粉末,竟然能伤着某家?端是奇怪啊!”
  
      亥时左右,炎黄书院的教师宿舍内,虬髯客的房间仍旧亮着灯火。
  
      虬髯客端坐在凳子上,双手环抱于胸前,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身前书桌上那摆放着的一小队黑色粉末,末了,他不解地喃喃感叹了一句。
  
      下午那一幕,固然让他愤怒,可是愤怒消散、冷静之后的虬髯客,脊背纸上猛然冒出了一层冷汗,他,怕了!
  
      他自幼拜师,习武已有几十年,方得有如今之成就——跻身当今天下武林高手前五之列,他之一生,不是在追求自由,就是在追求力量!
  
      可是他追逐一生的东西,今日却差点因为一个小小的玩物而被“破防”,这如何不让他既惊又恐?
  
      若是这么发展下去的话,那以后是不是说一个习武数十年的高手,都不是一个“身怀爆竹”的孩童的对手?
  
      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如此一来,他们这些习武之人,不分寒暑地练武,还有什么意义?
  
      说出来别人可能会不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一枚小小的烟花,一场小小的意外,竟然让凶名赫赫的虬髯客给陷入了茫然,陷入了魔怔!
  
      “明日问问山长吧!他也是一个武者!”
  
      就这么一直坐到了子时,虬髯客还是没有走出魔障,他终于放弃了继续想下去。
  
      ……………………………
  
      “非基,你再去工坊给我拿些东西回来!”
  
      第二日早晨,李泽轩吃过早饭,又对庞非基吩咐道。
  
      “是!侯爷!”
  
      庞非基应了一声,然后微笑道:“侯爷是还想做爆竹吗?”
  
      显然,昨天燃放烟花的时候,这货也在旁边观望,他当时心里还在一阵惊奇呢,他想不明白他昨天带回来的那几样材料,为什么经过李泽轩一捣鼓就能上天而且爆炸呢?
  
      李泽轩瞟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就你机灵!你小子若是嘴上没个把门的,看我回头不收拾你!”
  
      可以说,当今天下除了他李泽轩,就是庞非基最为了解烟花的制法了,若不是出于信任,李泽轩是绝对不会将烟花的火药配方交到庞非基手上的。
  
      庞非基连连抱拳道:“嘿嘿!侯爷放心,俺老庞这嘴巴可紧的詪,就算用铁棍撬都撬不开!”
  
      李泽轩能将这种事情交给他,庞非基显然也能明白这里面的看重,所以这货心里兴奋得很。
  
      “快去吧!废什么话?”
  
      “嘿嘿!属下这就去!”
  
      庞非基拿着新配方,连忙告辞离去。
  
      “哟!张三先生早啊!”
  
      刚一出门,庞非基差点一头撞上了大步向这边走来的虬髯客,他连忙客气地打招呼道。
  
      无他,虬髯客的资历跟辈分在那儿摆着,由不得他不尊敬,况且先前军训的时候,虬髯客还曾指点过他的武艺,这就更令他感激了。
  
      “嗯!山长在否?”
  
      虬髯客紧锁眉头,直截了当地说道。
  
      “嗯!侯爷在里面!”
  
      庞非基抱拳答道。
  
      “嗯!”
  
      虬髯客点了点头,转身就朝别院里走去。
  
      “奇怪,张三先生的面色看起来不大对劲啊!难道是昨天被炸出内伤了?额滴乖乖,这爆竹的威力也太大了吧?”
  
      庞非基走了一阵,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不想了,赶快将侯爷交代的事情办了才是正经!就是不知侯爷这新配方做出来的爆竹,威力会不会更大啊?”
  
      庞非基摇了摇头,嘀咕了两句,又朝山下走去。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