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天降异象!
“陛下,据皇城守卫来报,炎黄书院方向似乎有冲天火光!”
  
  甘露殿,这个时辰李二当然没有去休息,他还在苦逼地“加班加点”批阅奏章呢!
  
  正在这时,赵松从外面走了过来,朝李二躬身道。
  
  “嗯?为什么说似乎有冲天火光?有没有火,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还不能确定吗?”
  
  李二心思何等敏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赵松话语中的“漏洞”,他皱眉问道。
  
  赵松回道:“陛下,老奴也上城门去看了,云山方向并不单纯是火光,除了火光之外,还有红、橙、绿、青、蓝、紫,各种颜色的光,看上去就好似远古传说中神仙下凡所伴随的七彩神光一般!”
  
  “七彩神光?”
  
  李二悚然动容,他站起身道:“随朕去玄武门城楼一观~!”
  
  “诶!陛下您披上这件狐裘大衣!”
  
  赵松从墙边的架子上取来一件大衣,连忙说道。
  
  如今这大殿里面烧着暖气,李二基本上是只穿了一件单衣,这样出去不感染风寒才怪!
  
  “嗯!”
  
  李二点了点头,待“武装”完毕后,主仆二人出了太极宫,朝着北面的玄武门城楼而去。
  
  李泽轩要是知道自己放的烟花,被李二和赵松误认为是七彩神光的话,估计会笑掉大牙。同时,这也说明了李二追求神仙之道的心还未全死,若是他相信了李泽轩的“无神论”,这大晚上的岂会大动干戈、去看那所谓的“七彩神光”?
  
  “参见陛下!”
  
  李二带着赵松快步来到了玄武门城楼,城楼上的将官见到是李二,赶忙抱拳行礼,李二却不为所动,他径直将目光投向了云山方向,入眼所见却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因为云山那边的烟花,此刻早已放完了。
  
  “嗯?不是说有七彩亮光吗?为何什么都没有?”
  
  李二皱眉不悦道。
  
  “回陛下,云山方向的七彩光芒方才刚刚消失!”
  
  赵松看向守城将士,守城将士连忙上前答道。
  
  “哦?”
  
  李二脸上一阵失望,他看着云山方向,沉默半晌后,说道:“明日派人去云山打探打探,看看到底生了何事!”
  
  赵松躬身道:“是,陛下!”
  
  李二甩了甩袖袍,转身下了城楼
  
  这个时代还没有霓虹灯,晚上自然也不存在光污染,一般除了月圆之夜,天空都是漆黑一片的,云山上的烟花表演染红了一片天,这个在黑夜里是相当明显的。所以这处夜空的“七彩神光”奇景,不只是赵松以及皇城将官看到了,长安城内的不少百姓也都看到了。
  
  第二日一早,城内的百姓立马就议论开了。
  
  要说这临近过年,多数人间都在准备年货,一年四季忙碌下来,也就只有这个时候能落个清闲,早上与邻里邻舍唠两句八卦,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诶!老卢,昨夜东面有七彩神光你看到了没?俺还隐隐听到那边有打雷声呢!”
  
  “诶?老霍你也看到了?俺还以为就俺一个人看到了呢!”
  
  “嘿!你说那会不会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带来的神光啊!”
  
  “哟!还真有可能!不过那个方向不应该是云山吗?难道说昨夜有文曲星降临云山?”
  
  “嘿!你这话说的在理!炎黄书院的学生那么出色,保不准里面还真有一两个文曲星呢!”
  
  “啧啧!炎黄书院果然是神仙学府啊!俺家那臭小子要是能考进去,俺卢大力就算立马死了,也算值了!”
  
  在临近过年的这种热闹气氛烘托与渲染下,昨夜长安城东面天空出现五色天光的事情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各种猜测五花八门,有说神仙下凡的,有说天降异象必有大灾的,更有人说有异宝出世的,各种说法不一而出,但流传最为广泛的一众说法,就是云山上的炎黄书院有文曲星降临。
  
  口口相传之下,炎黄书院这一次算是被彻彻底底地推上了神坛,这是李泽轩万万没有料到的。
  
  “陛下,昨夜臣用饭后,听府内下人说东面天空有异象,臣登楼观之,见东面天空竟然出现了五彩神光,臣猜测,神光降落处必有真仙临世,此乃祥瑞之兆啊!臣为陛下贺!为大唐贺!”
  
  太极宫,早朝。
  
  君臣见完礼后,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官员上前朝李二行了个大礼、并洪声道。
  
  一言既出,群臣愕然,他们之中的确有不少人昨晚看到了东面天空的异象,但看到归看到,这么说出来岂不是在红果果的拍马屁?
  
  哦,不,是在拍龙屁!
  
  魏征脸色一黑,勃然大怒道:“许舍人休要胡言,子不语怪力乱神,区区异象,何来祥睿之说?”
  
  说罢,他朝李二拱了拱手,大声道:“陛下!老臣弹劾中书舍人许敬宗,谄媚君上,妄言天神,请陛下重惩此巧言令色之辈,否则,有伤陛下之英明!”
  
  许敬宗,这人竟然就是中书舍人许敬宗,那个在李治时代位极人臣、官居宰相之位的许敬宗!
  
  “陛下,臣冤枉!臣不过是一番推测,何来谄媚君上之说?敢问魏左丞昨夜有无见到东面的天光?”
  
  被魏喷子一顿狂喷,许敬宗没有丝毫着恼,反而和颜悦色地为自己申辩,并反问魏征。
  
  魏征吹胡子瞪眼道:“看到了又如何?有天光难道就是真仙临世、祥瑞之兆?许舍人你在没调查清楚之前,不要随意妄下定论!大唐能有如今的四海升平,不是依靠天降祥瑞,而是靠当今圣上与文武百官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拼打出来的!”
  
  贞观年间的吏治相当清明,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在李二的领导下,朝堂上正直的大臣还是占了绝大多数的。魏征的一番话言之凿凿、振聋发聩,顿时就收获了不少直臣的好感。
  
  孔颖达上前道:“臣同意魏左丞之言!祥瑞一说,不可尽信!大唐能有今日的承平,也跟祥瑞无关!”
  
  许敬宗张了张嘴,正欲上前跟老孔分辩两句,却听见上首传来了李二略带恼怒的声音:“退下!大唐周围,群狼环伺,何谈天降祥瑞?诸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