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小媳妇儿上门!
    太极殿内。
  
      听到李二蕴含怒气的斥责,许敬宗有些愕然,他不明白李二为何这般果断地就否决了他的观点,这还是那个好大喜功的李二陛下吗?
  
      他却不知,李二在今早起床的时候,便收到了云山那边传来的消息,昨夜那边只不过是李泽轩在放一种新式爆竹罢了!
  
      一想到这个,老李脸上就火辣辣辣地疼,别人在云山放爆竹,他竟然以为那边有真仙带着七彩神光降世,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这个人间帝王岂不是会被人笑掉大牙?
  
      如今许敬宗这番马屁,算是彻底拍在马腿上了,“天降祥瑞”这四个字在李二听来是无比的刺耳,他没有当堂将许敬宗给打入牢狱,已经算是克制的了!
  
      “陛下圣明!”
  
      魏征、孔颖达等人,满意地朝李二拱了拱手,奉承了一句。
  
      老李若是做出其余选择,估计魏喷子应该会直接喷“你个无道昏君”吧?
  
      “臣,遵旨!”
  
      这个时候,再继续犯颜进谏无疑是不理智的,许敬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拱了拱手,老老实实地退了下来!
  
      想他当年不过是李密帐下的一个秘书郎,后来李密在大混战中被王世充击败,自己都成了丧家之犬,瓦岗寨自然也就土崩瓦解,他也成了丧家之犬,不过好在他满腹诗书,颇有些才气,就被二给发现了,很快,他抓住机会,进入了李二的文学馆,成为了十八学士之一。
  
      不过郁闷的是,虽然同为李二的幕僚,但他比起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人来说,官运就差了点,人家都当宰相好几年了,可他才混了个五品的中书舍人,在当年的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中,他算是最为籍籍无名的存在吧?
  
      他当然不甘心,可是论谋略,他不如房玄龄跟杜如晦;论底蕴,他不如长孙无忌;论犯言直谏,他不如魏征。所以,想来想去,他只能走走这旁门左道,以期能让李二记起他这个秦王府十八学士还没有被委以重任呢!
  
      李泽轩要是知道许敬宗怎么想,说不定会大笑一声道:“老许,别想的这么复杂啊!你还年轻,熬,等熬到朝堂上的其他贞观老臣都“退休”了,就是你的出头之日了!位极人臣也不是梦!”
  
      事实虽然不全是这样,但亦不远矣!
  
      许敬宗最后能官至宰相,当然有他这个人比较“没节操”的因素在里面,不过更多的则是他能熬啊!资历都是熬出来的!
  
      ………………………
  
      云山别院。
  
      纵然外面“天翻地覆”,李泽轩也只在家里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
  
      昨晚的烟花,给兰儿、韩雨惜、李京墨等人都留下了非常大的震撼,在得知李泽轩打算多做一些烟花、留着过年用的时候,李夫人是双手赞成,兰儿则是双手双脚都赞成,李京墨这个时候,是怎么也说不出反对的话了,甚至他心中下意识地觉得,过年若是少了烟花,那将会少很多味道。
  
      三宝、阿福等等这些李家的忠仆,全都被召到云山这边帮忙做烟花了。
  
      吃过早饭,李泽轩吩咐庞非基去准备大批烟花原料,他自己则是把三宝、阿福叫了过来,传授他俩做烟花的步骤,正巧福伯一大早也赶过来了,李泽轩就干脆一并传授了。
  
      反正这三个人的忠心都是毋庸置疑的,李泽轩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将秘密传出去。
  
      “少爷,不如将烟花的生产地放在工坊,毕竟这东西万一存放不当、引起爆炸,还是很危险的!”
  
      接受完“培训”之后,福伯向李泽轩建议道。
  
      昨夜别人是在看热闹,他则是从热闹中,看到了烟花危险的一面。
  
      李泽轩想了想,觉得福伯说的有道理,便点头道:“嗯!那就这么办!但烟花的制作方法必须完全保密!三宝和阿福最近就跟着去工坊,福伯你有什么机密的事情,就安排他俩去做!我交给你们三人的秘方,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决不能泄露!”
  
      要求配方保密,这个并不是李泽轩担心别人得到配方,仿制出烟花从而影响到工坊赚钱,或者用烟花里面的火药伤人,李泽轩其实一点都不担心这个,因为一来别人就算知道了配方,没有奇趣阁工坊成熟的工艺条件也很难大批量生产;二来,烟花里面的那种火药威力极小,不足以造成大规模杀伤力!
  
      李泽轩真正担心的是有心之人通过烟花的配方,推敲出火药的配方!
  
      虽然说这个概率极低,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有人得到火药秘方后,那对于大唐来说就是一种灾难了,到时候不知有多少好儿郎会死于火药!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李泽轩给了福伯、三宝、阿福各自三分之一的配方,如此一来,除非他们三人同时背叛,而且得到完整秘方的人乃是一个化学方面的绝世天才,真正的火药秘方才会外泄。
  
      事实上,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少爷放心!老朽明白!”
  
      福伯也大致猜测到了李泽轩所忧心的问题,他拱了拱手,应道。
  
      “嗯!三宝、阿福,你俩的嘴巴最好放紧些,这是少爷我第一次给你们委以重任,希望你俩不要让我失望!”
  
      说罢,李泽轩又看向三宝、阿福二人,交待道。
  
      这两人也算是同他共患难了,当时飞蛇在城外暗杀他时,他俩也险些丧命,论忠心,他俩自然不会有问题。
  
      “少爷放心,三宝(阿福)定不会让少爷失望!”
  
      二人均是一脸郑重地说大。
  
      “嗯!去吧!”
  
      李泽轩笑着挥了挥手,道。
  
      三人退了出去,外面这时又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李泽轩出门一看,正是李泰带着书院的一帮学生找过来了。
  
      “山长,您也太狡猾了吧?敢情前天教我们做的都是劣质爆竹,您昨夜放得那才是上好爆竹啊!”
  
      李泰一上来,就跟个幽怨的“小媳妇儿”一般,委屈巴巴地说道。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