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除夕之夜 中 !

      ?“来来来!都别客气!开吃来吃!”
  
      炎黄书院,食堂二层。
  
      好几张桌子临时拼起来了一张大桌子,李泽轩、阎少宁、李纲、墨槐、李鱼、马周、王绩等,这几家人全部围坐在一起,声势浩大,热闹非凡。
  
      哦,还有韩里正和铁蛋,李泽轩把他俩也请来了!
  
      很早之前韩雨惜就跟他说过,过年的时候要把她爹请到家里一起过年,如今李家选择在云山这边过年,韩里正也就省了跑长安
  
      见酒菜上桌后,李泽轩起身招呼道。
  
      “好好好!大家都开吃吧,不要拂了山长的一片好意!”
  
      这群人里面数孙思邈年岁最大,李纲次之,但孙思邈生性不喜这种应酬,所以李纲便当起这个“开场”人了。
  
      老先生身边做的正是他的儿子、儿媳与孙子,今天这桌子上算得上是好几家人共同团聚了。
  
      众人都很是给李纲面子,纷纷拿起了筷子,包括虬髯客也不例外!
  
      “李先生、王先生、墨先生、张三先生、马兄,诸位在这半年多来为书院的学生们呕心沥血、不辞辛苦,余身为书院的山长,很多时候却未尽到山长之责,书院能平稳运行一学期,全赖诸位从中帮扶!致远今日敬各位一杯!”
  
      李泽轩这时站起身来,冲李纲等书院一众先生,郑重地举杯道。
  
      几人连忙起身,李纲捋须笑道:“山长此话就过谦了!别的不说,书院的教材,几乎全是出自你一人之手,仅是这一点,我们这些人中,怕是难以有人能胜之于你啊!”
  
      马周也笑道:“山长你是为炎黄书院构筑了灵魂,若是没有你,书院不过是一座空壳罢了!”
  
      虬髯客则是养着鼻子,酷酷地哼道:“反正无论如何,某家的功劳一定是最少的,你们就不必再争了!”
  
      众人大笑。
  
      李泽轩道:“张三先生武功卓绝,正是因为有你坐镇书院,那些宵小之辈才不敢在云山放肆啊!何来功劳最低之说啊?”
  
      这话他倒不是在刻意奉承,书院里面有着太多外人想要知道的秘密,比如说望远镜,李泽轩不相信其余势力一点风声都没得到,但他们却不敢贸然来炎黄书院窃取,因为云山上住着当今世上顶尖的三大宗师高手,而且暗处说不定还埋伏着李二设下的精兵!
  
      李泽轩是这般想的,可是虬髯客听罢后却禁不住老脸一红,什么“武功卓绝”,在他听起来简直太刺耳了,当初他也以为自己武功卓绝,便想上云山来教李泽轩这个晚辈一番“做人的道理”,谁知,到最后却被打的亲妈都快不认识了,要不是红拂女、李靖赶到,最后说不定他都下不了云山了!
  
      “呵呵!勿说勿说,美酒当道,唯有饮之!老夫先干为敬~!”
  
      老酒鬼王绩,似笑非笑地看了虬髯客一眼,然后对众人说道。
  
      也不知道他是想帮虬髯客解围呢,还是贪念杯中的美酒!
  
      “哈哈!王先生所言,大有道理!咱们谁也别争了,喝!今晚不醉不休!”
  
      李泽轩大笑一声,仰着脑袋,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众人自是紧随其后,饮尽了杯中的温柔乡,然后各自落座。
  
      李泽轩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向孙思邈举杯道:“孙道长,三月的时候,您救了小子一命,年末您回归长安,您又助小子平灭城内霍乱,小子摘得功名利禄,您却退居了幕后;
  
      来年,您愿意主持医学院和大唐联合医院的大局,助小子实现天下穷人有病可医的理想!正所谓大恩不言谢,孙道长您往右但有差遣,小子就算推山平海,也定会为您办到!小子今日敬您一杯~!”
  
      这老道可是大唐的活菩萨、真神仙,由不得李泽轩不尊敬啊!
  
      孙思邈笑呵呵地起身道:“呵呵!小轩你言重了!有些事情不仅是你的理想,也是贫道的毕生追求!所以,贫道可不是在帮你!不过这杯酒,老道还是喝下了!”
  
      老道说罢,仰头一饮而尽。
  
      李泽轩喝完之后,又倒了一杯,然后看向阎立德、阎立本以及阎少宁三人,他开口道:“炎黄书院的修建,少不了阎家的协助,二位阎叔、少宁,我就先干为敬了~!”
  
      “呵呵!小轩你不必客气!”
  
      阎立德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倒是非常给面子地跟李泽轩喝了一杯。
  
      敬完酒之后,李泽轩便坐了下来招呼大家开吃,今晚的晚宴非常丰盛,王大虎和王二虎两兄弟使出了浑身解数,将他们这近一年来学到的或者自己研究出来的新菜式,全部给做了出来,足足三十多个大菜,十几个小菜,摆满了一桌子!
  
      光是闻着就让人垂涎欲滴,吃起来就更让人迷醉其中了!
  
      一群人边吃喝、边说笑,气氛很是热烈!
  
      “先先生!小鱼儿也敬你一杯!感谢您当初出手搭救!若不是您好心收留,怕是我现在还在流浪街头吧?”
  
      饭至半晌,小鱼儿终于鼓足勇气,站起身举着酒杯,朝李泽轩说道。
  
      别看她以前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但今天在座的,有阎立德、阎立本这样的朝堂大佬,还有李纲、孙思邈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而且她都不是很熟,又怎好过于放肆?
  
      所以开饭至现在,她一般都很少说话,要说也只会跟坐在她旁边的韩雨惜说话。
  
      “咳咳!小鱼儿你不必客气,其实说来惭愧,之前小鱼儿你拜托我打探你爹娘的下落,后来一直太忙,没有一直全力去寻找,明年我定派人好生帮你找找!”
  
      李泽轩面现尴尬之色,对小鱼儿说道。
  
      小鱼儿连忙摆手道:“先生,您不必自责,这人海茫茫的,想要找两个人何其困难,其实小鱼儿现在过得也挺好的,有先生您收留,马叔平常也很照顾我,小鱼儿今年过得很快乐!这一杯既是敬您的,也是领马大叔的!”
  
      “哈哈!好!那这杯酒,先生先干为敬了!”
  
      李泽轩笑着道。
  
      马周则是带着小郁闷地“含泪咽酒”,他心道:“凭什么叫李泽轩先生,却叫我大叔啊?我有这么老吗?”
  
      ………………………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