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冲突!

      夜色下。
  
      四辆皇家马车,从皇城正门急速奔出,一小队极为精锐的禁卫军身披黑色衣甲,紧紧地拥护在为首那辆马车的前后左右。
  
      显然,那第一辆马车里面所坐之人地位最为尊贵!
  
      而细看那马车轮廓,跟奇趣阁的“别摸我”有着八分相像,很大概率就是拿“别摸我”改装而成的。
  
      “父皇,听说炎黄书院今年有好多学生没有回家,就在书院里面过年,这么多人凑在一起,想必这会儿云山上应该很热闹!”
  
      第一辆马车内,坐着的是李二、长孙皇后与长乐公主,李二的后宫虽然不是特别庞大,但后宫嫔妃若是都带来,再多几十辆马车估计都装不下,因此他索性全都不带,只带长孙这个正宫皇后过来了!
  
      长孙皇后在李二心目中无可取代的地位也由此可见一斑!
  
      “呵呵!云山上当然热闹!朕先前听说李泽轩下午还让学生们弄了一场包饺子大赛,青雀自打出生后从未做过庖厨之事,居然都被李泽轩那小子蛊惑着亲自去包饺子了!”
  
      李二躺在马车内的沙发上,眯着眼睛,惬意的说道。
  
      他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火炉,使得整个车厢内部温暖如春。
  
      “饺子?父皇,什么是饺子?”
  
      长乐眼睛一亮,轻声问道。
  
      李二想了想,回道:“这饺子就是馄饨,不过是李泽轩新取的名字罢了,据说是因为今夜子时,为两年之交、迎新辞旧的时刻,具有特殊意义,这饺子,正好是取了“更岁交子”之意!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有这般细腻心思!”
  
      炎黄书院显然有老李的耳目,不然李二怎么可能拥有如此详尽的情报。
  
      “饺子?更岁交子?这名字倒是贴切!”
  
      长乐喃喃念叨一句,随即忍不住“扑哧”一笑道:
  
      “父皇,就青雀哥哥的手艺,长乐倒是很想看看他包出来的饺子会是什么样子!”
  
      说起这个,长孙皇后也忍不住掩嘴轻笑了起来,“本宫也很想瞧瞧青雀包的饺子!”
  
      “嘿!估计你们是瞧不上了!因为那些饺子说不定已经进了学生们的肚子里了!”
  
      ……………………………
  
      “我靠!前面怎么那么多人?”
  
      “而且好像没动静啊!貌似不能上云山了?”
  
      “唉!应该早些来的!”
  
      云山脚下,此刻已经是人山人海,粗略一看,少说也有数万人!
  
      先前李泽轩得到消息,连忙下令封堵了云山的山道,因为这么多人若是蜂拥而上的话,很可能会出乱子,而且眼见梅村外的水泥路上有一排排火光,显然还有更多的人正朝着这边赶来,这种情况下,他就更加不敢开放山道了。
  
      不是他小气,而是人一旦多了起来,就很容易生乱,上次他利用舆论、发动百姓倒灭崔家,一些小混混浑水摸鱼,趁机盗窃、猥亵崔家侍女,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李泽轩一直在心里引以为戒!
  
      更何况待会儿放烟花的时候,百姓们即便站在山下也看得非常清楚,没必要十来万人全部蜂蛹到云山上。
  
      “诶诶诶!墨统领,是我!是我啊!我也不能上去吗?”
  
      登上云山的山道入口处,是墨钟带着书院的护卫在维持秩序,云山的海拔接近两百多米,不算高,但也绝对不低!目前要想上云山、去炎黄书院,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他们在这里设置关卡,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就在这时,拥挤的人群中突然挤出来了一个少年,少年身后还站着一对中年夫妻,穿着虽然普通,但那一身的气势确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褚彦甫?”
  
      墨钟在炎黄书院呆了这么久,书院的学生他大抵都有些眼熟,他定睛一看那少年,不是褚彦甫还能是谁?这孩子前两天便回家准备过年了,没想到今天又返回云山了!至于他身后那对夫妇,身份就更加呼之欲出了。
  
      “墨钟见过褚侍郎!”
  
      墨钟抱了抱拳,朝褚遂良行了一礼,道。
  
      “呵呵!老夫不过是来瞧瞧热闹,墨统领不必多礼!”
  
      褚遂良没摆什么官架子,他捋了捋胡须,笑呵呵地说道。
  
      “彦甫,山长说了,书院的学生若是晚上要回书院,当然是允许的!而且可以携带家人!你跟褚侍郎快上去吧!”
  
      墨钟点了点头,笑着对褚彦甫说道。
  
      褚彦甫开心地道了句谢,连忙带着他老爹老娘上山去了。
  
      旁边围观的一众百姓自是一阵羡慕,那些家里有孩子的人,则是在心里嘀咕:来年一定要让自家小子考上炎黄书院啊!有前途不说,还处处有特殊待遇。
  
      百姓们虽然羡慕,但也没有人心生不忿、借此闹事,毕竟人家学生回自己的书院,根本挑不出刺来。
  
      “少爷,怎么办?他们只让炎黄书院的学生上山,咱们上不去啊!”
  
      路边的一处空地,停放着两辆马车,林家的丫鬟小诗,跑过来对靠后的那辆马车说道。
  
      “既然不能上去,那咱们就在山下看吧!”
  
      林豪还未说话,前面那辆马车里面的林文元便说道。
  
      “爹!别啊!让孩儿上去跟书院的护卫说道说道!”
  
      林豪不甘心就这么在山下看烟花,他跳下马车,“主动请缨”道。
  
      说完,他便抬脚朝朝着山道路口那边走去。
  
      “这位小兄弟,今日云山不接外客,还请见谅并止步!”
  
      墨钟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林豪不是书院里面的学生,他身手拦住去路,优雅而不是礼貌地说道。
  
      林豪有备而来,岂会因为这点小挫折而退却?他眼珠儿一转,笑道:“嘿嘿!这位大哥,我虽然不是炎黄书院的学生,但我的师父是韩立,他是炎黄书院的学生,这么算下来,我也是炎黄书院的学生了!这位大哥你就让我进去吧!”
  
      “韩立?”
  
      墨钟疑惑地嘀咕了一声,随即迅速在脑海中回忆书院是否有叫这个名字的学生,半晌后他摇了摇头,有些不悦道:“小兄弟莫要拿墨某寻乐子,书院之中,并没有叫韩立的学生!”
  
      言语中透露着一丝愠怒,显然他是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在拿来开涮!
  
      “啊?不可能啊!我打听过了,我师父的师父是炎黄书院山长的徒弟,这位大哥你不可能没听过!你再想想!”
  
      林豪傻了眼,随即他又想起了铁蛋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连忙道。
  
      “还请小兄弟速速离开,不要在此闹……山长的徒弟,你说的是铁蛋?”
  
      墨钟见林豪张口分辨,下意识地就想要呵斥其赶快离开,可一听到林豪说韩立是“山长的徒弟”,他心中一动,连忙改口道。
  
      “对对对!我师父的小名就是叫铁蛋!”
  
      林豪连忙兴奋道。
  
      墨钟拍了拍额头,这才想起铁蛋的大名是叫韩立,只是因为平常周围的人一直都“铁蛋铁蛋”地叫着,导致他刚刚才没在第一时间想起来!
  
      “那也不行!山长只是说可以让书院学生的家人上山,可没说过学生的徒弟也能上山!”
  
      墨钟面色一肃,义正言辞地回绝道。
  
      其实主要是他不能确定林豪到底跟铁蛋是什么关系,若是贸然放行了,那后面来了个人随便说其是某某学生的徒弟,他放不放行?
  
      这个口子不能开啊!
  
      “快闪开!闪开!一群刁民,闪开,别挡道!”
  
      就在这时,拥挤的人群好似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从中分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被一群穿着黑色衣甲的军士护着,朝墨钟这边走了过来。
  
      “嘿!非炎黄书院学生不得入内?好大的口气!本王今天非要进去,看谁人敢拦?”
  
      那个衣着华贵的少年,看着墨钟身边立着的那个木制牌子,他冷笑一声,随即狂妄地说道。
  
      话音刚落,他便无视墨钟等人,直接朝着这边抬脚走来!
  
      先前墨钟听这少年自称本王,便忍不住瞳孔一缩,只是他先前一直待在苦寒之地,来到长安也就半年多,对于当朝的一些贵族还不是完全熟悉,眼前的这个少年,他就更加不认识了!
  
      “是鲁王殿下!”
  
      “鲁王?那书院的护卫这下处境不妙了!”
  
      “快退远些!别一会儿打起了!”
  
      鲁王,李元昌!
  
      这少年竟然就是李二同父异母的兄弟,鲁王李元昌!
  
      墨钟不认识来人,周围的百姓却有人认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人群顿时一阵躁动,百姓们纷纷往后退去,显然,他们对这个鲁王相当忌惮!
  
      (这个时候的李元昌还是沿用着武德三年的封号,按照历史,在贞观十年的时候,他会被李二改封汉王!如今汉王的封号还是李恪在用着)
  
      “鲁王殿下,您不能上去,山长有……”
  
      “放肆!什么山长山长的?他李泽轩不过是一阶臣子,就算是他来了,也不敢跟本王这般说话!识相的就赶紧让开,不然一会你要是少条胳膊、少条腿儿的,本王可不负责啊!”
  
      李元昌鼻孔朝天,对墨钟蛮横道。
  
      墨钟脸色一变,但仍然硬着头皮道:“山长有命,鲁王殿下你不能上山,不过墨某可以代为通报,还请鲁王殿下在此稍待片刻!”
  
      “滚!!让本王等他李泽轩同意?想得美!呵!你还敢躲?你特娘的不过是李泽轩养的一条狗而已,还敢躲?来人!给本王拿下!本王倒要看看一会儿你还怎么躲!”
  
      李元昌怒喝一声,抬脚就朝墨钟踹过去,却被墨钟下意识地躲过,这就更让他火冒三丈了,只见他用手指着墨钟,恼羞成怒地吆喝道。
  
      “喏!”
  
      李元昌身边的几个护卫,大声应诺,随即只听“铿”的几声金属鸣响,这几个护卫竟然不约而同地抽出了腰间陌刀,朝着墨钟砍去!
  
      显然,他们也看出来墨钟是身怀武艺之人,想要将其击伤再进行擒拿!
  
      “保护统领!!”
  
      墨钟等书院一干护卫如临大敌,单就这些护卫,他们并不畏惧,但这些护卫背后是李元昌,这就让他们不得不忌惮了,若是出手过重,会给李泽轩招惹一个大敌;若是束手就擒,迎接他们的将是李元昌无尽的羞辱,而他们身为炎黄书院的护卫,也是书院的脸面,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李元昌羞辱,那炎黄书院的尊严岂不是也被李元昌恣意践踏了?
  
      在种种顾忌之下,墨钟等人均不敢全力出手,只是在一面闪避着李元昌护卫的进攻,一面在心里祈祷李泽轩快些赶来!
  
      “我靠!不是,这大过年的,就是看个烟花而已,有话好好说嘛,何必打架呢?”
  
      战斗冲突说来就来,林豪吓了一跳,他可没有武功在身,于是连忙连滚带爬地跑开了,这时他忍不住看着李元昌的方向,抱怨道。
  
      另一边,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况愈演愈烈,李元昌带来的这些护卫并非草包,心存忌惮、不敢全力出手的墨钟等人闪躲的并不轻松,他们的身上已经有好几处轻微刀伤了。
  
      “哼!何人胆敢在云山放肆?统统给本侯住手!”
  
      在墨钟等人的殷切期盼下,李泽轩终于赶到了!山下众人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冷哼,紧接着便见到山道上出现了一连串模糊的人影,下一刻,李泽轩便立在了墨钟与李元昌中间,而李元昌带来的那些护卫已经被振得四散而飞!!
  
      “嘭嘭嘭!”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李元昌还未反应过来他的护卫们便已经全部重重地落在里地上。
  
      他顿时惊骇欲绝,指着李泽轩道:“放……放肆!你……你竟敢伤本王带来的人……你……你小子姓甚名谁,快…快报上名来!本王定不会放过你!”
  
      “愚蠢!”
  
      李泽轩心中既是愤怒,又是一阵鄙视,这小子明明怕的要死,却还在那儿大放厥词、威胁于他,真是作死!
  
      “哼!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云山闹事?快给朕滚回宫去!”
  
      李泽轩正欲说话,人群后方却传来了李二的声音,紧接着,便见李二一脸怒容地带着长孙皇后、长乐等人走了出来!
  
      ……………………
  
      二合一章节!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