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欢乐斗土匪!
“咳咳!雪雁,你小轩哥哥的书院招的全是男学生,你一个女孩子去凑什么热闹?快!乖乖吃饭!这火锅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别院正厅,李道宗一听女儿想要去炎黄书院上学,顿时被噎了个够呛,他连忙呵斥道。
  
  话说虽然炎黄书院不是正统的儒学学府,但那也是李二亲定的大唐“高等学府”,怎么能是一女娃娃想上就能上的呢?李雪雁若是进了炎黄书院,那岂不是在打李二的脸?毕竟无论是大唐的官学还是私学,都还从未有过招收女学生的先例!
  
  “哦!”
  
  可能是李孝恭说话的语气有些重,李雪雁脸色一黯,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
  
  李泽轩这时想了想,看向李道宗,开口问道:“王爷,若是以您之见,炎黄书院以后可否招收女子入学?因为在我看来,同等条件下有些女孩子的学习能力并不比男孩子差!”
  
  其实让女子入学,李泽轩早有这个想法。只是当初建立炎黄书院的时候,他成天被俗务缠身,也不想太过麻烦,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如今大唐最为德高望重的几个老臣就坐在这里,他正好请教请教。
  
  李孝恭却是面色一变,说道:“小轩!你可不要做糊涂事!本王虽不是文人出身,但我知道儒家的“三纲五常”!你的炎黄书院以工学立身,已经饱受世间非议,若是再让女子入学,天下读书人必定会对你群起而攻之,说你破坏伦理纲常,到时候事情闹大了,谁也保不住你!”
  
  “大伯,为什么小轩哥哥让女子入学,别人就要反对?”
  
  李雪雁刚才听李泽轩的意思,是要让女子入学,这让她忍不住既感激又崇拜地看了李泽轩一眼,可随后李孝恭的一番话虽然整体上她没听太懂,但是大意她还是懂了,于是她忍不住抬头问道,问的时候,一张明媚的小脸委屈巴巴的,煞是惹人怜爱!
  
  “雪雁,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李孝恭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解释。
  
  李靖这个时候也发话了,他一脸郑重的说道:“小轩,老夫知道你志存高远,而且你的想法往往会出人意料之外。但是这件事情上老夫劝你慎重一些,先前崔家的事情风声刚过,况且你的炎黄书院,目前根基还并未稳固,你若是想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你得先办好你的炎黄书院、再言其他!等你有一定的实力或者炎黄书院被更多的世人认同之后,那时候再提出女子入学,成功的几率或许会更大!”
  
  传说中的大唐军神,不仅在打仗上很,有一套,而且在做人上更有一套,李泽轩听完李静的一番话后,不由深感佩服。他想了想,点头道:“多谢王爷、多谢李伯伯相劝!这件事情且放在以后再说吧!诸位叔伯先吃菜吧!”
  
  李静说的没错,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环境下,都是以实力来说话,炎黄书院现在刚刚起步,无论是培养出来的人才还是拥有的科研成果都还太少,想要得到更多的话语权那就必须等炎黄书院在百姓、在李二的心中更加有份量才行!
  
  现在并不是提出女子入学的最佳时机!
  
  …………………………………
  
  酒足饭饱之后,众人在别院这边休息了一阵,便提出了告辞。
  
  只不过临别前程咬金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把李怀仁给坑了个惨。
  
  “孝恭,俺记得先前书院好像组织学生们吃过一次火锅宴,可今儿听你的意思,怎么像是第一次见火锅?难道你家怀仁以前没跟你提起过?”
  
  “什么?书院以前弄过火锅宴?”
  
  李孝恭瞪大了眼睛,目中喷火,他怒气冲冲道:“这臭小子!吃过此等美食,竟然连个屁都不吭!老老子回去不揍他!”
  
  若是李怀仁早些跟他说有火锅这种美食,那他从年前回到长安,到年后离开长安前,这段时间保,准顿顿都是火锅。
  
  毕竟岭南那个地方要啥没啥,吃一顿火锅老费劲了,若不在长安这边吃过瘾,去了岂不是后悔死了?
  
  说罢,他跟众人摆手拱告辞,然后气哄哄的离去。
  
  “诶!王爷,下手清点啊!怀仁过半个月他要回来上课呢,千万别把腿给打瘸了。至于其他地方,王爷您随意!”
  
  “噗通~!”
  
  刚走不远的李孝恭,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
  
  送走一屋子的客人后,家里顿时又恢复了安静。李泽轩叹了一口气,他左看右看,将屋子里面给打量了一个遍,仍然觉得这个年过得还差了些什么!嗯,即便是有了烟花,有了饺子,也有了对联,他还是觉得差点意思啊!
  
  除夕那晚的确热闹,几十万人一起在云山上和云山下过年,想不热闹都难,可是除夕一过,又变回原来的那种日子了,显得非常冷清,少了“年味儿”!。
  
  “嘿!对了!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李泽轩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十分得劲又好用过年神器。
  
  想到便去做,李泽轩立刻齐身,一面向后院走去,一边吩咐庞非基给他准备点东西,他自己,也是找来了追风剑,然后去后院了。
  
  在李泽轩将要“开工”的时候,叶法善过来了,他见李泽轩拿着一把剑在后院削木头,大感奇怪道:“表兄,您这是在做什么?”
  
  他跟他祖父、祖母,还有李泽轩的老爹老娘,中午都是在另一座别院里面吃的。
  
  “呵呵!法善你来了?自己随便找地方坐啊!”
  
  李泽轩招呼了一句,这才回答道:“表兄现在在做一种牌,可以打的牌!回头咱们几个正好能凑几桌斗地主,啊,不,是斗土匪!”
  
  没错,李泽轩要做的就是扑克牌,只不过他目前手上没有做扑克牌的硬纸壳罢了,所以便想着凭借他那神乎其神的刀工,借助木材来削一副扑克牌出来!
  
  大过年的,一家人凑在一起打几盘斗地主,岂不美哉?
  
  哦,不能说斗地主,因为他们家本来就是地主,因此,李泽轩灵机一动,把斗地主改成了斗土匪,正好扑克牌中的大王小王,刚好相当于土匪山寨里面的山大王,二大王!
  
  ……………………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