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鸿门宴!
    正月初五,这一天俗称破五。
  
      据《封神榜》所说,姜子牙封神,把背叛他的妻子封为“穷神”,有令她“逢破即归”。神话传说中,姜子牙的妻子是很让人讨厌的背夫之妇,封了穷神以后,就更让人讨厌了,还没听说有谁是喜欢穷神的是不是?所以人们就在初五这一天“破”她,让她“即归”----马上滚回去吧!
  
      “破五”意为“破五前诸多禁忌过此日皆可破”。一般说来,从除夕至初五期间,有许多节规和禁忌,如不能做新饭、不能出门称忌门、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不能扫地洒水、店铺不能开门等。但到了初五,所有的禁忌都打破了。
  
      春节期间,长安城内的大小店铺从大年初一起关门,而在正月初五这天选择开市,因为正月初五也被人们称作为财神圣日,认为选择这一天开市必将招财进宝。
  
      巳时刚过,关闭了多日的东、西两市坊门终于被打开,沉寂了许久的长安城百姓,终于又可以去各大店铺开心地买买买了!而且现在年关刚过,那些平常有家人在外地公干的家庭,现在都还是处于阖家团圆的状态,东、西市一开,正好可以带着家人去逛逛街,弥补平日里的亏欠。
  
      在这一天,长安城又重新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云山上。
  
      李泽轩今日倒没有跟家人“斗土匪”,那东西不过是他的一时的玩闹之举罢了,对于玩过过各种电子数码设备的他来说,扑克牌的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强,倒是李泰、叶法善等人,最近倒是挺痴迷这个的,昨日李泽轩索性将家里的两副牌全送给他们了。
  
      据说昨夜炎黄书院的学生宿舍非常热闹,李泽轩也懒得管,正所谓堵不如疏,反正是在放假期间,而且他也勒令过李泰不允许用扑克牌在书院内赌钱,这帮学生想玩就让他们玩吧!
  
      会玩的孩子成绩才会好!
  
      这是李泽轩非常奉行的一个理念,前世他身边的学霸都比他会玩,篮球、足球、电子游戏那是一个都不落下。
  
      打发走了那群“小赌徒”,别院这边顿时清静下来,李泽轩这会儿正在书房内修改图纸!
  
      贞观二年到了,他手中好多之前没有开动的“大项目”必须也要跟着启动了。
  
      水坝、机床、发电站,这都是重头戏、大工程,其中牵扯到的问题非常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全部考虑全面的。
  
      “少爷!王家大公子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凝眉沉思间,小兮敲响了书房门,并轻声说道。
  
      “哦?快些拿进来~!”
  
      书房内,李泽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连忙道。
  
      “吱吖”一声,小兮携着一封书信走了进来,将信件递给李泽轩,道:“喏!少爷!是冷姑娘骑马送过来的,这会儿他已经下山了~!”
  
      李泽轩心中似有所感,他朝西北方向望了望,半晌后道:“行了,我知道了!”
  
      小兮福身一礼,退出了书房,并十分体贴地将房门顺便关上。
  
      李泽轩低下头,撕开信封,从中拿出一张宣纸,上面写着一行小楷:“初一不出门,破五不回家!此去岐州,道阻且长,吾定当谨记君之教诲,清正廉明,克己奉公,造福一方!今日一别,尚不知何时相见,他日君若莅临岐州,定当与君把酒言欢!珍重!——王仁表亲书!”
  
      “唉!没想到仁表这么快就去岐州赴任了!祝他一路顺风吧!”
  
      李泽轩收起书信,看向西北方向,轻声感叹道。
  
      在年前的时候,王仁表就跟他说过,年后要去岐州赴任,只是李泽轩没想到他大年初五就走了。
  
      岐州位于长安城西北方一百多里,算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州县,王仁表此去岐州,很可能就是按照王家的安排去“镀金”的,所以基本不会出现什么状况。
  
      “圣旨到~!”
  
      好巧不巧的是,李泽轩刚放下书信,屋外便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接着便传来了小荷急促的呼声:“少爷,宫里来人了!”
  
      “嗯!来了!”
  
      李泽轩眉头一皱,起身出门而去。
  
      “永安侯接旨~!”
  
      门口站了一个老太监,目光阴桀,一身阴冷之气让他周围的空气都幽冷了几分。
  
      李泽轩眼睛一眯,眼前的这个老太监他从未见过,看起来相当眼生。
  
      “臣李泽轩,听旨!”
  
      压下心中的疑问,李泽轩躬身道。
  
      “圣山召您即刻入宫觐见,永安侯您快收拾收拾,随咱家入宫吧!”
  
      那老太监端着拂尘,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泽轩面露疑惑道:“本侯遵照圣上谕令,在家中禁足反思,不知陛下因为何事,又要召本侯入宫?”
  
      老太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永安侯你想差了,是太上皇让你入宫赴宴,可不是当今陛下!”
  
      太上皇!李渊!
  
      李泽轩瞳孔一缩,暗道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除夕之夜刚揍了李元昌那小子的属下,对方的爹便过来找茬了!还入宫赴宴,这特娘的是鸿门宴吧?
  
      “太上皇已然退位,中旨缘何可以出宫?公公这莫不是在假传圣旨了吧?”
  
      李泽轩抬起头,直视那老太监,沉声道。
  
      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容二君,李渊是太上皇不假,但如今既然是李二当政,李渊自然就不可能在国事上指手画脚了!他最多就只能在宫里“横一横”,他的旨意,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传出皇宫!
  
      老太监面色一变,他寒声道:“永安侯你大胆!太上皇即便已经退位,那也是九五之尊!岂容你如此藐视~?”
  
      “呵呵!本侯何曾藐视了?本侯只是在怀疑这封圣旨的真实性罢了!”
  
      李泽轩斜了他一眼,毫不示弱地针锋相对道。
  
      “你!”
  
      老太监勃然变色,他的胸膛急剧起伏了片刻,最终强忍住心中的怒气,说道:“这的确不是圣旨,但是太上皇的意思!太上皇想请永安侯你入宫赴宴,莫非永安侯你还不敢去不成~?”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