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命悬一线!
“就是这小子欺负你?”
  
  太极宫旁边的一处庭院内,李泽轩头还没抬,就听见李渊在说话,语气之中满是淡然与随意,想必在他这个曾经的九五至尊眼里,要捏死李泽轩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父皇!就是他!当初儿臣只不过是想上云山看看烟花,回宫后好给您讲一讲,可谁知永安侯他仗着皇兄的宠爱,竟然当众将儿臣的四个侍卫给打成重伤!父皇您要为儿臣做主啊~!”
  
  李元昌立马换了一副委屈巴巴的脸色,身上没有一点男子汉的刚强气,反而像个嗲声嗲气的小女孩一样,在给李渊撒娇道。
  
  说罢,他用眼角的余光,阴狠地瞪了李泽轩一眼,那样子像是在说:“让你当初得意?现在就让你跪地求饶!”
  
  李泽轩见状,顿时感觉手痒难耐,若是换个场合,他保准会把这个“小贱人”给打出屎来,不就仗着自己是皇二代吗?等过几年李渊死了,看你小子还怎么牛气!
  
  “哼!小子,竟敢欺负朕的儿子,当真好胆!来人!把他拖出去给朕砍了喂狗!”
  
  没有任何审判过程,直接上来就将李泽轩给定了死刑!
  
  听了这句简单的判决,李泽轩心中顿时升腾起了一股戾气,这老东西想把小爷剁了喂狗?也太不讲理了吧?姑且不论他有没有犯罪,就算是无缘无故地揍了李元昌的属下,也不可能会被砍头!
  
  李渊这个无理取闹的判决,满朝文武不会同意,李二不会同意,《大唐律》不会同意,身为当事人的李泽轩更加不会同意!
  
  他本来以为李渊会给他一次分辩的机会呢,谁知对方从始至终连正眼都没瞧过他,就直接要砍他的脑袋,简直欺人太甚!
  
  “喏~!”
  
  就在这时,两个铁塔般的壮妇,对,真的是铁塔般的,简直比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壮实,跟前世岛国的一些相扑手一样。两个壮妇从旁边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抱住李泽轩的胳膊,就想将李泽轩给拖出去砍头,可是
  
  一下,没抱动,两下,还是没抱动,三下,四下,五下
  
  那两个壮妇累的额头上都冒出一层汗珠了,可是李泽轩仍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开玩笑,宗师境的武道高手岂是寻常人能以蛮力胜之的?
  
  “嗯~?你敢抗旨~?”
  
  李渊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拨开身边的几个美姬,站起身勃然大怒道。
  
  李泽轩抬起了头,直视李渊,不卑不亢道:“敢问太上皇,臣不过是伤了鲁王的几个家奴,依我大唐律,顶多赔些钱财罢了!太上皇何至于要要砍臣下的脑袋?”
  
  李渊不怒反笑道:“凭什么?凭朕是君,你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枉你还读了圣贤书!”
  
  李泽轩反击道:“无缘无故枉杀大臣,此乃昏君所为!十二年前,杨广惑乱天下,太上皇率兵三万起于太原,及克长安,诛锄群盗,天下为一,天心副予,人心归向,可谓是功高盖世,彪炳千秋,臣相信以太上皇的英明,是断然不会滥杀功臣的~!”
  
  说话也要有技巧,任何时代都是存在阶级的,面对封建社会的统治阶级,若是不讲策略,一味蛮干的话,即便是功夫再高,也只有死路一条。
  
  听李泽轩说起当年之事,李渊因为纵欲过度而有些苍白的脸色,此刻变得红润起来,他闭着眼睛,负手而立,脑海中不由回忆起了隋末年间,那段与十八路反王逐鹿天下的峥嵘岁月,末了,他深呼吸一口气,看向李泽轩似笑非笑道:
  
  “你小子倒是会说话,难怪二郎会器重于你!”
  
  他的语气,已经不如先前那般激烈。
  
  李泽轩不由松了一口气,最危险的时刻终于过去了。
  
  一旁的李元昌面色大急,他连忙插话道:
  
  “父皇!您不要被这厮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您!当初儿臣说是想替父皇您去云山看看烟花长什么样,可是他非但不放行,反而还打伤了儿臣的”
  
  搬弄是非,这小子小小年纪就懂得搬弄是非,长大了那还了得?李泽轩眸中寒光一闪,不待李元昌说完,便上前道:
  
  “太上皇!臣下有一事需要与您单独商议,还请您屏退左右!”
  
  “大胆!永安侯你要所有人都退下,难道想行刺我父皇不成?父皇别怕,儿臣来保护您!”
  
  李元昌眼中闪过一丝急色,他立马跳到李渊的面前,指着李泽轩大声道。
  
  妈的,没想到这小王八蛋竟然还是个演技派,李泽轩心里骂了一句,随后他脚步微动,瞬间便到了李元昌的跟前,就在李元昌要被吓得“哇哇”大叫的时候,李泽轩又已经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快的让人觉得就像一场梦!就好像李泽轩从始至终没有动过一样!
  
  庭院内的护卫纷纷大惊,连忙抽出腰间陌刀,跑了过来将李泽轩给团团围住。
  
  面对重重包围,李泽轩面不改色,他看着李元昌跟李渊,道:“臣无心冒犯,臣只是想说,若是臣真对太上皇有歹意,方才便已经动手了!更何况鲁王殿下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保卫太上皇吗?为何裤子却湿了?你方才的胆气去哪儿了?还是说你只是做做样子,想在太上皇面前表现表现自己有多么孝顺?”
  
  放眼望去,李元昌所站的地方流了一滩水,这小子刚刚竟然被吓尿了裤子,此刻他的脸上顿时臊得通红,而且他已经快要被李泽轩给气哭了!
  
  李渊皱了皱眉头,说实话刚刚那一刻,他的确为李泽轩的武艺而感到诧异,他没想到李泽轩小小年纪,武艺竟然比一些老将都要强。不过眼下最让他恼火的是李元昌的表现,都说虎父无犬子,他李渊前面生的几个儿子都是英雄好汉,可是眼前的这个儿子,完全就是一个孬种!太丢人了!
  
  “元昌你先退下!”
  
  李渊脸色发黑地训斥道。
  
  ……………………
  
  第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