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病来如山倒!

      哮喘病人冬天最大的忌讳就是长久呆在室外,并吸入大量的冷空气。
  
      长乐方才从长乐宫一路跑到了太极宫,速度之快,甚至在李泰、李承乾之上,如此剧烈的运动下,她的气管、肺部自然会灌入非常巨量的冷空气,再加上小姑娘身上的气疾这一年来引而不发,如今迎上这么一个契机,顿时就犹如洪水猛兽,全面爆发了!
  
      病来如山倒!
  
      说得就是长乐现在的这种情况!
  
      在前一刻她还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此刻却只能躺在床上,剧烈地咳嗽,连呼吸都困难!
  
      “太医!太医呢?快叫太医~!”
  
      此刻,李渊的脸上再也不见先前的淡然与轻松,他焦急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并对屋内的奴仆们喊道。
  
      “太医来了也没用~!”
  
      坐在床榻便,正将手搭在长乐皓腕上的李泽轩,这时开口道:“太上皇,长乐这次的气疾来势十分凶猛,我先以真气给她调理气息,您快派人出城去云山请孙道长!”
  
      今日是破五,孙思邈并没有出门去搞义诊。
  
      李渊这时早已放下架子,因为他虽然被囚禁在深宫,但也听说过李泽轩曾经夺血续命救秦琼、一己之力平霍乱的事情,现在完全就是李泽轩说什么,他应什么,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因为长乐不仅是李二、长孙的心头肉,也是他李渊的心头肉啊!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骑快马去云山!将孙道长给朕请过来!长乐今日若有差池,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众太监、宫女、仆妇无不变色,先前带李泽轩入宫的那个老太前连忙上前道了一声“喏”,随即转身就要朝屋外走去。
  
      “皇爷爷!让恪儿去吧!恪儿有武功,而且马术也好!一来一回可以节约时间!”
  
      李恪站了出来,主动请缨道。
  
      李渊眼睛一亮,道:“好!恪儿,你快骑上朕的逍遥马,速去云山请孙道长!”
  
      逍遥马,李渊的坐骑,有一段时间赠送给了李二,不过李二登基之后又将其还了回来。
  
      李恪郑重地抱拳道:“是!父皇!”
  
      说罢,李恪一个闪身,奔出屋外。
  
      床榻上,长乐靠在李泽轩的一只手上,她闭着眼睛,咳嗽已经不像先前那般剧烈,但呼吸仍然十分急促,就好像这一屋子的空气都不够她呼吸一般,
  
      而李泽轩用一只手托着长乐的后背,另一只手则在长乐后背上的一个部位反复推拿,当然不是隔着厚厚的雪绒裘衣推拿,进屋的时候,长乐外面披着的大衣便已经被仆妇给脱下了,里面还穿着白色的丝绸里衣,倒也不算逾矩!
  
      “小子!长乐现在情况如何~?”
  
      形势危急之下,李渊可顾不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说主要是长乐年龄真的还小,所有人都还是只把她当做小孩子。
  
      “太上皇!公主现在的情况,只有孙道长用针灸引气入体,才有可能让她平稳呼吸!臣现在只能通过推拿风门穴,来平抑公主的咳嗽,为公主拖延时间,一切都得等孙道长来了才行!”
  
      李泽轩脑门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有几颗汗珠滚到了眼睛里,他也只是眨了眨眼睛而已,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
  
      刚刚他说的是轻松,但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知道真正做起来是多么辛苦!
  
      风门,别名热府、背腧、热府腧穴,属足太阳膀胱经穴位,为足太阳经与督脉交会穴。风,言**的气血物质主要为风气也。门,是指出入的门户,风门名意指膀经气血在此化风上行,按摩风门穴对于哮喘病的治疗非常有效,李泽轩现在做的不仅仅是按摩,还有渡气!
  
      他在用自身体内的真气,帮长乐理顺体内紊乱纷杂的气!
  
      渡气过急,肯定会伤到长乐的筋脉;渡气过缓,则会极大地影响效果!
  
      而且现在是隔着衣服,就更加难以把控力度了!
  
      饶是以李泽轩宗师境的武道修为,此刻也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吃力!
  
      他不能让长乐死!
  
      一想到小姑娘方才大老远地跑过来,只是为了从李渊手中救下他,他的心里就感到一阵刺痛!这一刻,他有些后悔之前没将孙思邈的那一套金针术给学到手了!
  
      因为此刻若是借助金针、引气入体的话,他不说能将长乐的气疾给彻底治好,但他绝对有把握能将长乐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你们愣着做什么,快去给这小子给永永安侯擦汗!”
  
      李渊见李泽轩如此卖力,心中莫名地对这个后辈生出了一丝好感,于是他对他的一众嫔妃呵斥道。
  
      这些姬妾,不过是他被囚禁期间,招拢来的玩物而已,他是一点都不在乎!
  
      李泽轩眉毛一抖,连忙道:“别别别!太上皇的好意臣心领了!臣现在不能分心,烦请太上皇让无关人等退下!”
  
      开玩笑,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李渊的女人,他可不愿意跟这些女人有半毛钱的瓜葛!
  
      李渊将信将疑地对屋内众人说道:“你们都退下!”
  
      “喏!”
  
      内侍、宫女、仆妇,还有一众妃嫔,纷纷告退。
  
      “长乐!长乐怎么样了?”
  
      没过一会儿,屋外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李二焦急的喊声,接着李二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长孙皇后!
  
      “见过父皇!”
  
      李泰、李承乾纷纷行礼道。
  
      李二摆了摆手,看到床榻上紧闭着双眼的长乐,以及长乐身后大汗淋漓的李泽轩时,他心中一急,看向李渊,道:“父皇!长乐她现在如何了?”
  
      “暂时没有大碍!”
  
      李渊回了一句,随即没好气道:
  
      “哼!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得?明知道长乐有气疾在身,不派人好生照顾,居然还让她在这大冷天的跑来跑去,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女儿?”
  
      “我”
  
      李二一愣,险些就要爆粗口,他心道要不是你将李泽轩给弄到这里,长乐会着急地跑过来?
  
      “儿子思虑不周,请父皇息怒!”
  
      缓了好久,李二终于难得地低头认错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