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就职演说!
临近傍晚,云山别院。
  
  李泽轩看着手上那一方金黄色的丝绢,无奈地露出了一丝苦笑,只听他喃喃自语道:
  
  “魏征啊魏征,这次不是我要跟你过意不去,是陛下,也是百姓啊!”
  
  说罢,他拿起桌上的纸笔,草草地写了几行字,然后将之装进信封后,起身出了书房,叫来庞非基,道:“非基,速去将这封书信送到工坊,交给马周!”
  
  今天都初七了,工坊那边早就恢复生产了,相应地,《大唐日报》的编辑部,早在两天前便已经开始正常工作,所以一些常年在外地公干的长安人氏,趁着这两天,也算是享受了两回什么叫做“刚出炉”的、还散发着墨香的《大唐日报》。
  
  “是!侯爷~!”
  
  庞非基躬身领命道.
  
  ………………………………
  
  “马先生,这是侯爷让庞某交给您的!”
  
  新工坊,《大唐日报》编辑部,经过宋小四通报,庞非基见到了马周,并将李泽轩给的信交了出来。
  
  马周这会儿正在写申请评比教授的材料,今年元宵一过,书院的先生们便会提前开学,新学期的第一件事便是教师职称的评比大会,李泽轩前几天便叮嘱马周开始准备了。
  
  这时,他接过书信,打开一看,顿时愕然,要不是书信上的字迹的确跟李泽轩的一模一样,他都怀疑是庞非基在假传李泽轩的手书了!
  
  “……行了!劳烦告知侯爷,马某这边没问题!”
  
  收起书信,马周面色一阵古怪,随后对庞非基闷声道。
  
  “好!那庞某告辞!”
  
  庞非基见状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知道有些东西能问,有些东西却不能问,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便告辞离去。
  
  “唉!真不明白侯爷这是要弄哪一出哦~”
  
  庞非基走后,马周一脸笑意,自顾自地感叹道。
  
  ……………………………
  
  第二日。
  
  《大唐日报》的头条新闻,让刚过完年、热闹了好几天的长安城,再次沸腾了起来。
  
  “臣李泽轩听闻陛下欲赐臣蓝田一县之地,臣诚惶诚恐,因以国侯之身,获一县之封地,实属有违常制,亦会惹众同僚非议!但身为陛下臣子,臣愿为陛下分忧,并做出如下承诺:
  
  若臣在三年之内,不能让蓝田县百姓人人穿得起衣,食得起肉,看得起书,臣自愿交出手下所有封地,欢迎大唐所有百姓、官员,对臣以上所述进行监督。
  
  李泽轩,贞观二年正月初八!”
  
  这封短短的通告,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就职演说,但古代人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形式的通告,不由颇觉新鲜,但更让人感兴趣的是通告里面的内容,看意思李二竟然要把蓝田县全部封赏给李泽轩?这可是一个大新闻啊!
  
  “我……我没听错吧?圣上要把蓝天赐给永安侯当封地?”
  
  看到报纸后的百姓们纷纷惊呼出声,尤其是那些家住蓝田县或者有亲戚住在蓝田县的百姓,一个个地激动地都差点要跳起来了。
  
  “这……太好了!圣上英明啊!从今往后,俺也是侯爷封地里的百姓了啊!哈哈!以后俺家娃娃说不好也能上学堂,甚至考上炎黄书院了!”
  
  “哈哈!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俺要回去告诉娃子他娘,中午得好好庆祝庆祝!”
  
  “嘿!老钟,你们这次真的是走运了呀!以前还在说你们距离侯爷的地盘远,成不了侯爷的封地,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哈哈!回头可得去你家蹭酒喝!”
  
  “那没说的!老杨头你啥时候去都有酒喝!咱身为侯爷的庄户,可不能小气!”
  
  “钟叔,这头条新闻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余徳静,之前在“倒崔运动”中担当“急先锋”、被李泽轩救下来的那个读书人,今日正好进城买书,因为他听说奇趣文化这边最近搞了一些“打折促销”的活动,买书会比平时要便宜不少,路上听人在议论报纸上的头条新闻,他索性便也买了一份报纸,然后将报纸上的内容念给了与他一起进城的同村人。村里人听到报纸上的内容都忍不住喜形于色,而他却忍不住皱了起眉头来。
  
  “咋了?小静?这不是好事吗?有啥不对劲儿的?”
  
  余家庄的里正,也就是余徳静口中的钟叔,一脸不解道。
  
  “对啊!余秀才,你书读的多,给咱们分析分析有啥不对劲的?”
  
  同村之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余德静,七嘴八舌道。
  
  看得出来,这个秀才在他们村里很受尊敬。
  
  “钟叔,你们想想,若是圣上真的将蓝田县分给了永安侯,这么大的事情,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圣旨发出?而且永安侯也没必要将这番话放在报纸上,我想这背后定有深意!”
  
  余秀才皱着眉头,沉声道。
  
  钟叔闻言,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点头道:
  
  “……唔~!小静你说的有道理!这里面是有些反常啊!但不论怎么说,咱们庄子马上就要并到侯爷的封地里,这可是一件大喜事!”
  
  余徳静摇了摇头,道:“钟叔,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您看,侯爷在报纸上说,以国侯之身,获一县之封地,实属有违常制,亦会惹众同僚非议!所以我猜测,应该是有朝臣在反对圣上将蓝田县划给永安侯当作封地!”
  
  “啥?有人反对?谁敢反对?这不是在要咱们的命吗?好不容易有机会成为侯爷的庄户,要是被他们给整没了,那咱们余家庄的人啥时候才能吃得起肉,穿得起衣?”
  
  钟叔闻言,眼睛一瞪,音量都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八度,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钟叔说得对!余秀才,到底是谁反对?这可是咱们庄子大喜事儿,可不能让人给搅黄了!”
  
  庄户们一个个均是义愤填膺,面对着都要到了碗里的幸福,没有人想要眼睁睁地与其失之交臂。
  
  余徳静想了想,道:“究竟是谁想要阻止陛下将蓝田县分给永安侯,咱们分头去打听打听便知!”
  
  ………………………
  
  第一更!
  
  感谢盟主纪年的万赏!老朋友好久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