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骑虎难下!
    “徒法不足以自行,徒善不足以为政!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圣上将蓝田一县之地全部封给永安侯,明显不合国法、欲辟西周分封制,此乃乱国之祸患!老夫身为帝国重臣,岂能坐视不理?”
  
      魏府门前,魏征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百姓,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他对余德进大义凛然地说道。
  
      余徳静闻言,眉头一皱,沉声道:“魏左丞此言差矣!只是蓝田县一县之地,与西周分封制有何关系?永安侯仁心仁德,其封地百姓个个对他爱戴有加,如今听闻蓝田县其余村庄有机会成为永安侯封地,无数百姓趋之若鹜,此乃民之所向!魏左丞您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国法尊严,但您却罔顾了民心,伤害了蓝田县数万的百姓!”
  
      被一个后进学生这般说道,魏征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他拂了拂衣袖,恼羞成怒道:“竖子糊涂!大唐建国十余年来,对本朝王公贵族的分封一直有颇多限制,老夫从未听过有人能以国侯之身,获得上万户的食邑!此例一开,怕是大唐以后会出现诸多藩王,西汉的“齐王之乱”,西晋的“八王之乱”亦不远矣!这种乱国之政,老夫是绝对不会苟同的!”
  
      去年七月的那场分封风波虽然被平息,但魏征一直都在担心李二再次重提,他的担心其实也不无道理,按照历史,后来在贞观十三年,李二果然旧制重提,不过当时换了个名字,叫做封建,所谓封建就是像西周时分封诸侯一样,让诸王、功臣永久性在一地担任长官,并可由子孙世袭,此事显然是在开历史的倒车,所以,遭到房玄龄、魏徵、长孙无忌、马周、李百药、于志宁的极力反对。
  
      后来在众臣反对无效的情况下,还是已为人妇的长乐公主亲自出面劝说,才让李二收回成命的。
  
      分封制,这一制服有其优越性,但也有很大的弊端,唐朝末年的安史之乱,正是地方节度使权力过大而引起的政权动荡,使得雄霸世界的大唐王朝,实力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再也难以恢复往日的巅峰盛况!
  
      所以分封制到底是好是坏,很难一言以蔽之!
  
      此时,面对昔日的精神偶像,余徳静心里莫名地生出了些许失望,他愤怒道:“魏左丞您难道仅仅为了坚持自己的政见,就视蓝田县上万百姓民生疾苦于不顾吗?如此这般,即便您实现了您的政治抱负,那又有何意义?学生记得永安侯说过,炎黄书院所有人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魏左丞您今日作为,不如永安侯远矣~!”
  
      魏征脸色铁青道:“住口!从古至今,只有国家稳定,民生才会繁荣,老夫之政见是为了保我大唐社稷稳固,竖子只看清了眼前利益,却看不到未来的天下大势,实乃鼠目寸光之辈!”
  
      余德静此时也顾不上客气了,他反唇相讥道:“魏左丞当真是好辩才!学生不明白将蓝田县赐给永安侯,如何就影响到社稷稳固了?您所担心的无非就是往后永安侯会像西周的诸侯一样逐渐势大,但蓝田县景紧邻长安,您与其怀疑永安侯的忠心,不如担心担心长安周边其他县百姓的生活!
  
      再说永安侯也曾说过,若是在三年之内不能让蓝田县所有百姓吃得起肉,穿得起衣,读得起书,那便自动退让出手下所有封地!由此可见永安侯一心只是想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而不是为了争权夺利、图谋不轨!
  
      而对我们庄户人家来说,我们只想在永安侯的治理下过上好日子,一不犯国法,二不损私德,魏左丞您为何要苦苦相逼?”
  
      “对!我们只想跟在永安侯后面过上好日子!”
  
      “我们只想过上好日子,求魏左丞成全!”
  
      余德静最后一句话算是说出了所有庄户们的心坎里,顿时魏府门前几百个庄户立马七嘴八舌地说道。
  
      “你~!哼!!”
  
      魏征心里长年的坚持,却被余德静说的一文不值,他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却对上了百姓们那如刀子一般的目光,他只好拂了拂衣袖,转身进了家门。
  
      因为他这个时候心底也生出了一丝迷茫,想他魏征一生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不就是为了能让天下百姓过上好日子吗?可是如今他却成了百姓们万夫所指的对象,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
  
      “老爷,你没事吧?”
  
      魏府前院内,裴氏过来一脸温柔地看向魏征,关心道。
  
      “唉!没事!”
  
      魏征摇了摇头,一脸疲惫地叹了口气,这一刻,他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裴氏欲言又止,她刚刚魏征见状苦笑道:“夫人也是想劝老夫放弃吗?”
  
      裴氏犹豫道:“老爷,您的抱负妾身都懂,可这人有时候必须得懂得变通,永安侯获取更大的封地,只会让更多的百姓而受益,这正符合了老爷您当初兼济天下的初衷啊!您何苦要因为以后还未发生的事情,而固执己见、得罪这数万的百姓呢?”
  
      魏征艰涩地开口道:“可是,夫人!国法不可违,比例不可开啊………”
  
      “老爷,永安侯掌控蓝田,对于大唐来说是福是祸尚未可知,您为何不等两年再看看呢?况且永安侯也说过,他若是三年之内做不出政绩,自愿退出所有封地,换句话说,这三年其实他只是在帮圣上、帮朝廷管理蓝田县而已,老爷您还有什么担忧的呢?”
  
      裴氏温言细语地说道。
  
      魏征一听,心中不由有些豁然开朗,因为照这么说,三年之内,李泽轩的确只是在帮朝廷管理蓝田县啊!只要是干的不好,李二随时可以收回他所有的土地。这个跟世袭罔替的分封制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夫人所言,字字珠玑!为夫会仔细考虑的!”
  
      魏征默然良久,之后回过神来,冲裴氏摆了摆手,然后朝着里屋走去,他的背影,此刻却显得有些佝偻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