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二次相邀!

      翌日。
  
      长安城外,十里长亭!
  
      自秦汉时,一般的主城外便每十里设有一亭,以后每五里有一短亭,供行人何处,亲友远行常在此话别,
  
      今日,魏征带着禁卫军,押送着崔家一干人等,正和朝中的文臣武将们告别。
  
      虽然吧,平时魏喷子这嘴巴挺遭人恨的,但他的德行,还是令大多数的人都感到敬佩。
  
      “陛下驾到~!”
  
      今日的早朝非常简短,目的就是为了给大臣们腾出时间去给魏征送别,下朝后,李二在宫里收拾了收拾,便骑着马赶了过来。
  
      “臣等参见陛下~!”
  
      众臣躬身行礼。
  
      李二道了一声“免礼”,然后径直来到了魏征跟前,语重心长道:“魏爱卿这一去山高路远,而且还可能危险重重,无论如何,魏爱卿都要保重身体,大唐不能没有你啊!”
  
      对于魏征,李二的“感情”相当复杂,当他被魏征指着鼻子骂的时候,他曾无数次想要杀了眼前这老头,毕竟他身为九五之尊,也是需要面子的呀!但每每事后,他总会庆幸魏征能在关键时候犯颜直谏,这人就好像是他的一面镜子,总能找出他的不足。所以总的来说他对魏征是既爱又恨!
  
      虽然将魏征给派到了河南道存在一部分私心,但更多的还是为了公事。他也不希望魏征在河南道出事,少了魏征,他会觉得生活缺了什么。
  
      感受到李二话语中蕴含的感情不似作伪,魏征心中有些触动,他抬起头面无表情道:“陛下放心,不管前路如何艰难,老臣定会不辱使命,一举肃清河南道吏治!时辰已不早,老臣就此告辞,还请陛下保重!”
  
      说罢,魏征冲李二以及所有大臣拱了拱手,随即转身离去
  
      “太上皇又让本侯入宫?”
  
      云山别院,午后的时候,李渊身旁的那个曹公公又来了,李家众人心中均是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警惕,几天前李泽轩被曹公公请到皇宫,一直快到晚上才回来,而且回来的时候一脸的筋疲力尽,显然在皇宫的经历并不轻松。虽然李泽轩嘴上说没啥事儿,但是李京墨、李夫人他们心里或多或少地都猜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今日曹公公再请李泽轩,李家的人心里都有些排斥。
  
      “呃……永安侯不要误会,太上皇只是想请您入宫陪他老人家说说话,没有别的意思!”
  
      感受到李家身上众人散发出来的那种警惕气息,曹公公瞬间明白了过来,连忙道满脸和善地赔笑道。
  
      “嗯!那公公稍待,本侯收拾收拾,就随您入宫!”
  
      李泽轩点了点头,转身朝里屋走去。
  
      韩雨惜和李夫人连忙不动声色的跟了进去,李夫人上前拉住李泽轩的胳膊,忧心忡忡地问道:“轩儿,太上皇不会还对你怀恨在心吧?”
  
      李泽轩微微一笑,道:“娘!您放心,在上次的时候,太上皇已经与孩儿冰释前嫌,这次想必真的只是找孩儿说说话而已,您和爹他们不要胡思乱想!”
  
      经历了上次长乐的事情后,李泽轩相信李渊应该不会再对他不利了,这老头有时候虽然霸道了点,但是好坏还是分得清的。
  
      “若真是如此,那为娘便放心了!”
  
      李夫人闻言,长舒一口气,笑道。
  
      “那相公,妾身帮您更衣!”
  
      韩雨惜开心地上前道。
  
      “嗯!”
  
      ………………………………
  
      穿上朝服,李泽轩随同曹四喜骑马赶往长安城。
  
      其实,李渊若是对他没有恶意的话,他还挺喜欢这老头传自己进宫的,因为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无视禁足令,名正言顺地下云山了!
  
      “呵呵!永安侯你来了?不必多礼!坐吧!”
  
      穿过太极宫,来到李渊所在的庭院时,不像上次那样的冷言冷语,这一次李泽轩得到了李渊的热情招待。
  
      而李元昌那个小东西居然也在,父子二人围坐在一个桌子旁边,桌上还放了一副木制卡牌,李泽轩拱手行了一礼,然后坐在了里面的对面。
  
      “朕从青雀那儿听说了这种斗土匪玩法,今日闲来无事,便想找永安侯你来一起玩上两盘!”
  
      李渊见李泽轩将目光放在了桌上的木牌上,便笑着道。
  
      李泽轩不着痕迹地看了旁边李元昌一眼,然后对李渊道:“太上皇既然有此雅兴,那臣当然乐意奉陪~!”
  
      李渊开怀大笑道:“哈哈~!听说这斗土匪必须得有一个彩头才有意思,永安侯你家资巨万,肯定也不是缺钱的人!不如咱们以百贯为底,玩上几盘如何?”
  
      李泽轩忍不住乐了,心道这好不容易出门一趟,居然还遇到有人想主动送钱,这种事儿他要是不答应那还真是脑子有问题了,“臣没有异议!太上皇玩得开心便好!”
  
      应该是输得开心便好,李泽轩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虽然他不知道李渊的牌技如何,但是他这个斗地主,啊,不,是斗土匪的创始人,自信对规则和技巧的把握肯定完胜场上这二人的。再说了凭借他强大的精神力,他的脑袋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记牌器啊!面对他这个人形外挂,李渊和李元昌凭什么跟他斗?
  
      “嘻嘻~!皇爷爷,长乐来给您请安了!咦?小轩哥哥也在?”
  
      就在这时,长乐裹得严严实实地从外边走了进来,见到坐在庭院中的李泽轩,她的脸上恰到好处的出现了一丝“惊讶”。
  
      李渊何等人物,岂会看不出长了心中的小九九?不过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慈祥,“呵呵!长乐来了?快进来!外边凉,可别冻着了!正巧你皇爷爷要跟永安侯玩两局斗土匪,你在旁边学学,学会了以后经常过来陪皇爷爷玩啊!”
  
      “嗯嗯!那长乐就跟皇爷爷好好学学!”
  
      长乐脆声应了一句,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李泽轩,眸中的复杂感情一闪而逝,“小轩哥哥,那日多谢你出手搭救,要不然长乐……”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