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
“叫土匪~!”
  
  “不叫~!”
  
  “不叫~!”
  
  “超级加倍~!”
  
  太极宫,李渊所处的宫殿内,三人围成一桌正不亦乐乎地斗着土匪,长乐在一旁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桌上变幻的牌局,当然她那小眼神儿也会时不时的往李泽轩身上瞟。
  
  值得一提的是,李泽轩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堆盖着红色印章的小纸条,这东西是他临时制作出来的类似于银票的东西,一张一百贯,上面盖着李渊的私印,每人分了五千贯的“银票”,等到牌局结束后一起结账。
  
  毕竟这个时代银子不流通,他们的牌局玩得比较大,底注是一百贯,有时候赶上炸弹什么的还加翻,而仅仅是一百贯的铜钱就能装一车,照他们这个打法就算是满屋子铜钱,也不够他们玩上半天的!
  
  李元昌这个倒霉孩子此刻是痛并快乐着,快乐的是这斗土匪的乐趣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已经彻底玩上瘾了;当然痛的是他现在输出去的钱少说也有三、四千贯了,这可都是他的私房钱,而且他又不像李泰、李承乾一样有奇趣阁或者奇趣文化的干股,每年光享受分红都能有好几万贯,他平常获得钱并不容易,这三、四千贯已经都有些让他伤筋动骨了。
  
  但若是这时候退缩不玩儿了,他又觉得弱了志气,会被李泽轩瞧不起,所以他真是痛并快乐着在咬牙坚持!再说他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那就是翻本、甚至再赢李泽轩一些钱。
  
  “诶~!三带一对儿,我只剩一张牌了~!”
  
  李泽轩随手扔出了五张牌,然后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元昌,他虽然不在乎钱,但凡是能让敌人痛苦的事情,那就值得他高兴。这小子之前故意坑他,他今天怎么着也得让其大出血才行!
  
  “我……”
  
  李元昌张了张嘴,一阵无力感顿时袭上心头,因为这都是被李泽轩算计好的,现在场上剩下的牌根本管不住这三个圈带对十啊!
  
  “……要不起!”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李元昌摇头道。
  
  李渊也跟着摇了摇头。
  
  李泽轩毫无悬念的又获得了一场胜利,入账两百贯,话说估计整个大唐也找不出几个比他现在挣钱速度更快的人了,一局不过一两分钟,运气好便能挣得一两百贯,这理财收益真是简直了!
  
  “哈哈!这斗土匪端是有趣!永安侯你的牌技也令朕刮目相看啊!”
  
  一局结束,长乐充当起了“美女荷官”,在一旁帮忙洗牌,李渊这时哈哈大笑道。
  
  李泽轩微微一笑道:“太上皇过奖,臣只不过是玩得多、更熟悉一些罢了!”
  
  其实玩了这么久,李渊倒是没输多少钱,李泽轩主要是把火力集中在了李元昌身上,所以相对而言,李渊更加能体会到牌局中的乐趣。
  
  “呵呵!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今日的牌局就先到这儿!长乐你快回去休息吧!”
  
  李渊抬头朝外看了一眼天色,然后笑呵呵地说道。
  
  长乐点了点头,她在一旁旁观了一下午的牌局,也是看出来了李渊对李泽轩并没有恶意,所以她此刻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便起身告辞道:“那皇爷爷、小轩哥哥,长乐就先回去了~!”
  
  “嗯!长乐保重!
  
  李泽轩点了点头,目送着长乐离去。
  
  “呵!四喜,过来给朕算一算谁该给谁多少钱?愿赌服输,这可不能马虎!”
  
  李渊抬眼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曹公公,吩咐道。
  
  李泽轩摇了摇头,其实不用曹四喜去算,他自己心里已经知道结果了。毕竟他好歹也是大家眼中的算学宗师,这点本事没有那哪行?不过虽然他心里清楚,但他也没有出言制止。
  
  曹四喜应了一声,然后招呼来两个小太监帮忙一起数,片刻后,曹四喜拱手,小心翼翼道:“太上皇,结果出来了!鲁王殿下一共输了四千四百贯,您输了一千二百贯,就只有永安侯一个人赢了,共计获得五千六百贯!”
  
  李渊听后并没有生气,他指了指李泽轩,好似责备,但更多的却像是在半开玩笑,道:“好啊!永安侯~!没成想朕今天叫你来,竟然最终是给你送钱来了!你打算怎么感谢朕?”
  
  五千多贯绝非是一个小数目,以唐朝初年的物价水平,要是搁在一个比较贫穷的小县上,这五千六百贯基本上就是一个县一年的税收收入了!
  
  李泽轩心中一动,回道:“臣多谢太上皇赏赐!祝太上皇龙体安康!”
  
  “哈哈!好!”
  
  李渊大笑一声,然后对李元昌道:“元昌,明日便将你输的钱与朕输的钱一起送到云山去!愿赌服输,做人不能言而无信,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李元昌今日倒显得很老实。在整个牌局的过程中,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刻意地去给李泽轩制造麻烦,或者在一旁煽风点火,此刻他乖乖地点头道:“父皇放心,这些事情儿臣明日自会去办!”
  
  李渊又道:“嗯!那你先回去吧,朕跟永安侯还有些话要说!”
  
  “……儿臣告退!”
  
  李元昌抱拳离开,李泽轩却目光一闪,暗道今日的正题总算来了!下午的牌局只算是开胃菜啊!
  
  “永安侯,昨日你救了长乐,朕心中很是感激!朕今日还有一事相求,不知你可否答应?”
  
  果然,李渊一开口,便没啥好事儿!
  
  李泽轩抱拳道:“太上皇言重!臣能力有限,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太上皇但有所求,臣定会尽力去做到!”
  
  李渊闻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可真是个小滑头!罢了!朕也不与你拐弯抹角了,你很年轻,未来的前途也无可限量!朕只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希望在朕百年之后,你能稍微照顾照顾元昌,也算是为二郎减轻一些罪孽吧!”
  
  李泽轩心头一跳,暗道这种话估计整个皇宫也就只有李渊敢这样说吧?他皱眉凝思半晌,然后一字一句道:
  
  “太上皇,臣可以不与鲁王为难,但有句话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鲁王殿下未来的生死不在臣手里,也不在陛下手里,只掌握在他自己手中!”
  
  …………………………
  
  踩点,2019年第一更!
  
  祝老铁们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