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宿命,送钱!

      仔细想想,李渊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他今日先叫李泽轩过来打牌,但牌桌上的人还多了一个李元昌,那目的就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了,他想通过牌局让李泽轩跟李元昌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顺便输一些钱,不着痕迹地送一些人情,最后再跟李泽轩提出这项请求。
  
      整个事情一环套一环,李渊的如意算盘可谓是打得叮当响!
  
      做出这番布局,无非是李渊昨日听了李泽轩的一番话后,意识到了李元昌将来可能会面临的结局。
  
      正所谓知子莫若父,现在整个大唐,了解李二的除了长孙皇后之外,就非他莫属了!他很明白以李二的做事风格,将来等他驾鹤仙去的时候,李元昌如果还像如今这副秉性,那肯定又会是一场兄弟相残的结局!所以他方才说他这份安排是为了给李二减轻罪孽!
  
      但李泽轩可不会着了这老家伙的道,大唐在李二陛下的英明领导下只会越来越强,他没必要去帮扶李元昌这一滩烂泥巴,到时候吃力不讨好不说,搞不好还会惹得一身骚!更别说他跟李元昌之间本来就存在一些不愉快,李渊想凭借今天下午的这点儿小恩小惠,来化解他与李元昌之间的嫌隙,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李渊目光如电,盯着李泽轩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喃喃地感叹道:“初生牛犊不怕虎!少年人果然还是有朝气!其实,朕并无他求,只是想委托永安侯你在关键时候,救下元昌的一条命就行了,其他的你不必管,全看他的造化吧!”
  
      若是搁在以前,有人敢当面拒绝他,对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但时至今日他大权旁落,且英雄迟暮,心中早已没有了当年的豪气与霸气,他心底深处所求的不过是儿女平安罢了!
  
      前年的那场玄武门之变,鲜血不仅染尽了皇宫,更浇灭了他的一颗雄心壮志,使得他顿时心如死灰!因为这世上,想必没有什么比亲眼见到骨肉相残更加悲惨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经历过,所以才会心有所惧!李泽轩前些天的那一番进言,让失去皇位后一直处于醉生梦死状态的他,顿时清醒了过来,有些事情并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
  
      李泽轩摇了摇头,道:“太上皇恕罪!臣能力有限,有些事情臣可以帮忙,但有些事情臣真的帮不了!还是那句话鲁王殿下的生死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如果他以后真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那普天之下谁也救不了他!时辰已经不早了,臣得尽快出城,告退!”
  
      说罢,他行了一礼,然后缓缓地朝殿外退去,李渊注视着李泽轩的背影,并没有出声阻拦,他的面色一阵变幻,许久后他轻声感叹道:“兄弟争斗、互相残杀,这难道是我李渊的儿子,永远都走不出的宿命吗~?”
  
      ……………………………
  
      “陛下,就是这些了!”
  
      甘露殿内,赵松将李泽轩下午在李渊那儿经历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和李二说了一遍,显然李渊那里也布着李二的眼线!
  
      “嘿!这小子今儿敢情是跑皇宫来挣钱来了,还一挣就是五千多贯!真有他的!”
  
      听完赵松的讲述后,李二很是肉痛的笑骂一句。
  
      李渊的晚年生活极度奢华,那都是他李二从指甲缝里面抠出来的钱啊!去年在大唐国库最困难的时候,李二都不曾短了李渊的用度。因为他虽然夺得了皇位,但李渊毕竟还是他爹!
  
      在孝道上,李二从来不敢打马虎眼,所以今天李泽轩赢得那些钱,可以说都是李二的钱啊!因为李元昌的钱大多数都是从李渊那讨来的,因此总的来说,都是李二血亏了!
  
      “父皇还跟李泽轩说了些什么?”
  
      摇了摇头,李二又问道。
  
      他对李泽轩很是看重,对李渊虽然孝顺,但心中还是存着那么一丝提防之心的,如今李泽轩跟李渊越走越近,他难免会心生警惕。
  
      赵松拱手答道:“回陛下,方才永安侯在离开之前,****与他单独相处了半炷香的时间,但具体说了些什么老奴无从得知!”
  
      李二闭目沉思片刻,随后摆了摆手,道:“好了!朕都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赵松拱手告退,大殿内陷入了一片安静。
  
      “单独相处了半柱香?父皇啊,父皇,你跟李泽轩交待了一些什么事情呢?”
  
      李二坐在龙榻上,目光闪烁,并低声喃喃道。
  
      ……………………………
  
      第二日午后,李元昌果然亲自带人,给李泽轩送来了几十车铜钱,浩浩荡荡的车队看起来很是壮观。
  
      韩雨惜和李夫人在昨天晚上便得知李泽轩在皇宫陪李渊斗土匪赢得了五千多贯钱,因此今日这边的下人们与账房先生们早就严阵以待,就等着李元昌来送钱了!
  
      “永安侯,这是五千六百贯,你让人清点下吧!”
  
      李元昌拱了拱手,道。态度上早已没有了除夕夜在云山脚下的那份桀骜不驯。
  
      “呵呵!那有劳殿下了!”
  
      李泽轩笑眯眯地还了一礼,然后道:“鲁王殿下言而有信,这么快便将钱送来,本侯深感佩服啊!来人,快给殿下沏杯热茶,暖暖身子!”
  
      李元昌的心中既是肉疼又是老路不过他还是很好的将这些负面情绪掩饰了下来,面上没有流露出丝毫异常。
  
      “本就是愿赌服输,没什么好说的!倒是除夕之夜无意冒犯,实属不该,今日正好过来赔罪,还望永安侯能不计前嫌!”
  
      李泽轩见李元昌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忍不住一阵狐疑。如果一个人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性情大变,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的人生突逢大变、一朝顿悟,要么就是迫于外界某种压力故意伪装自己。
  
      根据他的判断,李元昌绝逼是属于第二种情况。
  
      虚情假意,这小子应该是私下里被李渊给教训了一顿,要不然今天怎么可能来道歉呢?
  
      “鲁王殿下多虑了,那晚的事情我早就不记得了!”
  
      李泽轩懒得跟这个小屁孩儿飙什么演技,他要忙的事情还多着呢,他现在只想趁早将其打发了,只要李元昌以后不主动招惹他,他肯定也不会主动去找李元昌的麻烦!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